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二十三(完结章)

卷二十三(完结篇)


三天后,天宇集团的酒会如期举行。


这种以商业联姻为目的的酒会在商业圈里太过普遍,虽然表面上仅仅是为了宣布两个郎才女貌的年轻人喜结良缘的消息,但是这往往意味着他们背后大财团的接洽与合作。单单这一个消息便能给艰难维系着平衡的商圈带来巨大的动荡,将前一段时间建立起来的格局打破重组,进而产生新的平衡。直到下一次某件或大或小的事搅乱局面,如此循环往复。


项允超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会随着商界的变化而起起伏伏,像他父亲一样娶一个自己看着顺眼或是天宇集团看着顺眼的富家小姐,偶尔出去聚聚餐、喝喝酒,有个孩子之后将天宇集团交给他,然后一生就这么...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二十一(下)

我感觉自己好勤快啊~~~快夸我快夸我【你个臭不要脸的。。。】


卷二十一(下)

项允超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他死死地盯着何瀚,抱着一丝微弱的侥幸等着何瀚跟他说:其实我在开玩笑。


只可惜,侥幸终究是侥幸。


想来也是,何瀚一直自诩为不老不死的怪物,可是他却迟迟没有变回人类,背后肯定有不能言明的苦衷。只是项允超没有想到,何瀚会用命来赌。


“不行,我不同意!”见何瀚似乎已经下了决心,项允超不容置疑地提出了否定。


“你不同意?”何瀚歪了歪头,一边的侧脸被煤油灯映照着显得光亮无比,另一边却被隐藏在了阴影之下,看不清表情。...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二十一(上)

最近家里不是没有网嘛,我就尽量写一点放一点,这个是上、上、上(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尽量下午抽时间把后半段脑洞出来


卷二十一(上)


“什么……什么意思?”项允超以为和何瀚在一起之后已经经历过足够多的惊喜和意外,早就能练就波澜不惊的本事,但是此刻的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修为’可能远远不够。


不久前女巫的占卜瞬间出现在项允超的脑海,他之后悄悄在网上查到了高塔的含义,再联系眼前的场景……。


何瀚保持着附身的姿势,抿了抿他嫣红的嘴唇说:“我可能只想要你一句承诺吧。”


项允超在何瀚的目光下点了点头,他知道,别说一句承诺,面对何瀚的...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二十

卷二十


何慕一接到项允超的电话心里就觉得要坏事,所以他也没听项允超解释,二话没说就赶到了项允超家。


“你怎么这副鬼样子,我哥呢?”何慕见项允超开门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便好心问了一句。不过他敏锐地嗅到了一丝诡异之处:被‘公婆’找上门的应该明明是何瀚,项允超这边不爽个什么劲。


虽说项允超还不知道何瀚被何慕认作了哥哥,但是他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到何慕指的是谁,就往厨房方向奴了奴嘴:“厨房做饭呢。”


听到门口声响的何瀚此时也刚好从厨房出来:“小慕你过来了。手表我给你在了卧室的床头柜上,你要不要留在这里吃个晚饭?”


何...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九

卷十九


何瀚看着门口的一老一少迟疑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在决定回到项允超住处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何瀚微微侧身将二位请到了屋子里,刚想问两位需要喝点什么,项景淞就先开口了:“允杰,人家是客人,你去给何先生倒水。”


项景淞什么意思何瀚再清楚不过,只是他也没有被冒犯的感觉,他将项景淞让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然后搬了张椅子心安理得的坐在项景淞对面享受着项家大少爷难得的服务。


项景淞看何瀚既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也没有自卑怯懦,更没有气急败坏,从看见他们那一刻就表现得不卑不亢、镇定自若,让他这个...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八

前言:我其实没有看过项总的那部电视剧,所以里面的情节也好、人物性格也好完全是我自己臆想的,和原来的电视剧没有一点关系,你们就当是借了个人名吧。


卷十八


何慕晚上去接两个人的时候又毫无防备的被秀了一脸——不过这次项允超和何瀚真心是冤枉,何瀚脸皮薄,不可能和项允超在公共场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但是何慕就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与过去大为不同的气场,就像有了一种特殊而无形的bond,除非从内部破坏,否则外力无法将两个人分开。


何瀚见接他们的是何慕心里也是很高兴的,虽说现在何慕还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那种不用言明的血缘联系让他们彼此都有亲近之...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七

卷十七


两个人那天回来的比较早,所以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浪费在床上。项允超许是许久没有开荤,外加上何瀚这吸血鬼体力也好,两个人便从浴室折腾到床上,又折腾回浴室,直到后半夜才真正睡下。所以也不怪项允超早上被何慕电话吵醒的时候心里有多不爽。


“你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等我回去你就死定了。”


“我说你这是什么节奏?”被项允超莫名威胁了一通的何慕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他还是特意算准的时差给他打的电话,怎么这个点还没起?


“你小子不懂了吧,这叫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项允超看了一眼还在睡的何瀚,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间,还不忘日行一虐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六(本章有肉)

卷十六

“阿瀚,刚才究竟怎么回事?什么高塔、good luck? 难不成占卜结果不好?”项允超看着从店里出来就忧心忡忡的何瀚,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太大的事儿,别问了。”何瀚不想让项允超为占卜的结果烦心,思虑了一下决定还是瞒着他为好。


从店里出来后两个人也没有了游玩的心情,他们匆匆解决了午饭之后便打道回府,直到回到了宾馆,何瀚的心情也没有变好起来。


“阿瀚,洗澡水放好了,你先去洗吧。”


“嗯。”


项允超看着心不在焉的何瀚走进了浴室,自己心里默默盘算了起来。


即使知道何瀚是吸血...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五

明天竹子出远门,所以没法更文,今天就稍微更的长一些了


卷十五


“起床了。今天陪我去个地方。”做完早饭的何瀚发现项允超居然还在睡觉,无奈之下只好亲自把他叫醒。


“唔”项允超费劲从床上爬起来,觉得自己昨天走断了的双腿到现在还没有愈合。


“你不会现在体力还没有恢复过来吧?”何瀚自己也有一点点心虚,毕竟昨天是他有意带着项允超走那么多的路,他也不清楚人类的极限究竟在哪里,但是看得出连一向生物钟很准的项允超都没能按时起床,昨天一定是累惨了。


“不不不,我已经没事了,只是时差没倒过来而已。我去洗漱一下,马上就好。”被自己准·...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四

卷十四


二战之后的世界,无论是欧洲大陆还是华夏大地都满目疮痍。与世隔绝如何瀚,也能闻到空气中消弭不散的硝烟味和经久不散的血腥气。许是压抑了太久,也许是战争令何瀚感到烦躁,他忽然萌生出远行的想法。思虑良久,何瀚最终将地点定在了那个曾经日不落帝国的都城,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碰到当初诅咒自己的西洋女人。


于是何瀚便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搭着经商的游轮漂洋过海来到了曾经欧洲最繁华的地方。


对于当时的欧洲人来说,亚洲面孔仍然新鲜且神秘的很,尤其像何瀚这种面容姣好的更是引人注意。所以在被当地人当了好几天活体展品的何瀚,在看到坐在长椅上的另一个亚洲面孔时会感...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