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絮叨

咳咳

Micho:

美人在骨不在皮。

我记得我第一次产生被另一个人的容颜惊艳到的感觉,是在香港杜莎夫人蜡像馆,我一回头,看到端坐在那里的奥黛丽赫本。

我在想,虽然杜莎夫人蜡像馆以精致形象著称,但是蜡像终究是蜡像,走进了看还是有明显区别的。可是一个人,连蜡像都能美成这个样子,真人该是得有多惊艳决绝,才能让死物借着真人的光辉依旧夺目。

那个蜡像是我唯一有机会却没有去合影的一个,因为我实在自惭形秽。

今天偶然间,翻到了关于某小姐的热门微博,前面做了那么多铺垫所以微博的内容我就不多做赘述。我这边已经后半夜了,熬夜复习让我脑子不太好使,看到那条微博就停了看两眼,然后得出一个结论——

东施效颦者比不过原版也就罢了,竟是连一个蜡像也比不过。

那个时代的女子大多留在黑白影像里,或恣意风发,或巧笑倩兮,都带着一股特有的风味,眼神里闪着灵气,举止间透着狡黠…而这些,是一个死板的蜡像所不能呈现的。它只能遵照制作人的手艺,尽可能去贴合原型的外貌,却留不下万分之一的风韵。

而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活人,穿上了一模一样的衣服,梳着照办全抄的发饰,在现代灯与影的特效下,竟然被昏暗房间里,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蜡像压了一头。

这位小姐自取其辱的本事也是高超。

所以说,美人在骨,不在皮。

很多年前一个笑话,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还有可能是唐僧。今天我才再次体会到这个笑话的含义。

评论
热度(17)
  1. 宋淑女Micho 转载了此文字
    美人在骨不在皮
  2. 墨竹莫逐Micho 转载了此文字
    咳咳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