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许诺x丁隐】惊鸿·第三章

第三章

 

江洋看着一脸无谓的丁隐,觉得自己也讨了个没趣儿。他略略低头将自己的眼睛隐在厚厚的镜片下,冷着脸问道:“那你是想做什么?找个人附身,还是找个新物件?修炼有成者可在世间停留百年而不散,但是像你这样的,也就一百天。”

 

“一百天?一百年?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区别。”丁隐一只手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语气像是在街头和人讨论白菜的价格,而不是自己存活的时间长短。

 

江洋觉得自己已经够浑不吝了,没想到丁隐更甚,差点被他事不关己的态度气得吐血三升,指着披头散发的人儿骂道:“你这么无所谓我早日让你投胎好不好?留在这里干嘛呢?!”

 

丁隐撇撇嘴:“不想投胎,投胎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给我找个身子吧。”

 

江洋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说得容易,给鬼找个身子又不是给小狗找个窝,在网上动动手指头就能解决。但是许诺既然把鬼都带到这里来了,江洋也只能认命地起身,叮嘱丁隐不要乱跑乱碰,自己一头扎进了一个暗间。

 

丁隐望着江洋消失的背影,嘴角渗出一丝苦笑。他不是没有想过投胎,可是投胎之后万一又被人骗,像今生一样二十余载从来不为自己而活,那又该怎么办呢?他宁可清醒的活上百日的光阴,也不要懵懵懂懂地再虚度一辈子。

 

那种被欺骗的日子实在太过刻骨铭心,哪怕代价是魂飞魄散,丁隐也不愿再过一次。

 

这边的丁隐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那边的许诺也没有闲着,忙着给安頔打电话。

 

“喂,安頔,我是许诺,你前几天说的你表哥的房子还在租吗?”

 

“租啊。怎么,我们三好学生许诺也终于受不了学校宿舍生活,打算投入校外大军的怀抱了?”

 

“别贫了,我这不是……不是……有亲戚过来,想在我这儿长期住下,我没办法再带他挤宿舍嘛。”

 

“那行,我回头和我表哥说一声,给你个友情价,八八折。怎么样,够意思吧。”

 

“太够意思了,回头请你撸串。”

 

“好嘞!”

 

许诺和安頔又插科打诨了一会儿才放下电话,他支起耳朵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却发现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疑惑的打开了房门,发现只有丁隐独自一……鬼。

 

“怎么只剩你了,大叔呢?”许诺坐在丁隐旁边,问道。

 

“找东西去了,你别靠着我这么近,不冷吗?”丁隐往左边飘了飘,发现许诺也跟着挪了过来。

 

“嗯,大叔家有点热,靠着你凉快。”许诺机智的想了个借口,不顾自己浑身鸡皮疙瘩已经起了好几层,仍固执地往丁隐所在的方向靠。

 

怎么能蠢成这个样子。丁隐在内心嘀咕,感觉比……比当年的丁大力,还要蠢。

 

江洋好不容易找到东西从暗间里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许诺一脸傻笑地对着丁隐,而丁隐面上表现不耐烦,但是细微的动作还是体现了他此时不错的心情。江洋痛苦地拍了一下脑门,丁隐道行不深,怎么许诺还是着了他的道儿。江洋心想,这直了二十几年的小子,恐怕得折丁隐这儿。

 

江洋冷咳一声拉回两个人的注意力,将手中找到的草人往茶几上一放,说道:“许诺你再放点血,涂在草人心脏的部分,然后让丁隐附在这上面就行了。”

 

许诺伸出手想拿过来仔细看看,被江洋一巴掌拍了回去,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大叔你靠不靠谱,这巴掌大的小人你让丁隐附上去,然后成个钥匙链一样到处跑吗?”

 

许诺想象了一下一掌高的小丁隐围着自己转的样子,居然有点……小萌。

 

江洋决定不和门外汉计较,他懒得解释,一把拽起许诺揉着自己手背的右手,眼疾手快地用桌上的水果刀在食指上划了个口子,趁着许诺魔音穿耳之前将血涂在了草人的胸口。

 

“嗷嗷嗷大叔你要死啊!万一水果刀上有细菌我得了破伤风怎么办?!这可是要在全国开演唱会、在千万少女面前弹吉他的手啊!”

 

“娇气死你。”江洋用眼神示意丁隐可以开始附身了,嘴上还不忘损许诺:“你要是嫌疼等待会儿丁隐有了真身让他给你含在嘴里舔舔就好了,保不准你还想给自己多划几刀呢。”

 

丁隐无奈地看了口无遮拦的江洋一眼,自己默念着咒语,错过了许诺瞬间变得通红的双颊。

 

江洋见许诺忸怩的样子起了坏心,在丁隐附在草人上的时候将草人抛到了许诺怀里。许诺不知江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赶紧将草人双手护住捂在胸前,结果原本应该轻飘飘的草人好像忽然有了千斤重量,惹得他差点没有抱住扔在地上。然后电光火石间,只听‘砰’地一声,曾经一只手就握得住的草人变成了将近七尺的男人,被许诺以公主抱的姿势揽在身前。

 

丁隐也没想到附身结束后会是这个姿势,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许诺几乎烧起来的侧脸,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睛。等了许久,发现对方居然和静止了一样,他才问出声:“许诺,你怎么不把我放下来?”

 

许诺这才如梦初醒,手忙脚乱的将丁隐放在一旁的沙发上,自己像是小时候认真听课的一年级学生,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直直的,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丁隐不知道许诺受了什么刺激,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也没理他,自顾自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虽然不比当年灵敏,但是好在不是虚无缥缈的状态;而且他注意到这里的人鲜少习武,所以就算不处在巅峰,自保也总是绰绰有余了。

 

他将自己的长发揽在身后,对着江洋点了点头:“多谢。”

 

江洋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他从沙发的角落里拽出一套衣服递过去,说道:“你现在是谁都能看见的状态,所以还是把你这套古董衣服换下来,你先穿我的,回头让许诺这小子给你买新的。”

 

丁隐嫌弃似地抽了抽鼻子,在江洋的瞪视下还是拿起了衣服,当着所有人的面就换了起来。

 

“诶诶诶,你做什么!”许诺眼角的余光撇到丁隐的动作,赶紧出声制止。

 

“换衣服啊。”丁隐举了举手中江洋的衣裤,嗤道:“在座皆为男子,何必像个大姑娘一样忸怩。”

 

许诺一边在心里怒骂说好的古人都比较保守呢,一边拉着丁隐的手进了江洋房间,嘴里找着借口:“你第一次穿现代的衣服可能不会,我帮你。还有,现在居心叵测的人多着呢,就算都是男的也不能随便在他们面前换衣服……”

 

江洋看着许诺将房门关得死死的,默默吐槽居心叵测的人还不知道是谁呢。不过,看许诺刚刚一系列的反应,似乎有动真格的打算,这可出乎了江洋的意料。毕竟玩笑归玩笑,人和鬼终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有个机会还是要敲打敲打许诺,省着最后伤心欲绝的还是他自己。江洋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啤酒,咕哝着“麻烦”灌下了大半瓶。

 

屋内的许诺倒是全然不知愁滋味。他不懂自己心中莫名的占有欲是因为什么,满脑子想的都是丁隐的身子绝对不能让大叔看了去。所以他边道貌岸然的帮着丁隐换衣服,边眼上手上占着便宜。

 

“衣服要从这边套进去。”这腰怎么这么细!

 

“诶诶,裤子得脱下来,这大热天你穿着长裤不热吗?”我靠,这腿我能玩一年。

 

“你怎么里面没有穿内裤?!” 什么,你不知道内裤是什么……

 

许诺看着丁隐上身只套了一件T恤,将底下的大好春光半遮不遮,两条细长白皙的幼腿在眼前晃来晃去……许诺只好捂着鼻子,毫不客气地从江洋的衣橱里找到了一条崭新的内裤递过去。

 

“赶紧套上。”

 

许诺拍了拍自己的双脸,觉得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丁隐对自己这张倾国倾城的脸毫无自知,只当许诺今天生病了,动不动就脸红成个灯笼还老出神,回头记得找百草师叔……哦,不对,百草师叔也不在了。

 

丁隐将一身现代装都穿好之后许诺还是觉得别扭,打量了半天才发觉问题出在头上。

 

“丁隐,回头咱们把你这一头长发剪了吧,这样多不方便。”

 

“不要,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可随意剪去。”

 

许诺哑然了半晌,没好意思问那你这一头卷儿还带着两条漂染似得红发也受之父母?

 

不过现在大街上男子留长发也比比皆是,尤其是搞艺术的比丁隐更夸张的也不是没有。许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从一个隐匿的角落找到了女子用的头绳,三下五除二给丁隐束了起来。

 

“行了,咱们走吧。回家的路上给你买点洗漱的东西,今天暂时挤在我宿舍里,明天咱们搬到安頔表哥那里去。”许诺自然而然的牵住了丁隐的手,掌心处一片冰凉。

 

丁隐看着两人相握的地方有些出神,家、紧握的双手、被打理的头发……这些东西已经太久没有在丁隐的生命里出现过,蜀山不曾给过、玉无心给过又失去……许诺,能给吗?

 

江洋将两个人送到门口,又婆婆妈妈嘱咐着:丁隐终究还是鬼,所以不能多晒太阳、不能多吃热食、见到道士记得绕道走……从大到小不一而足。最后,他将许诺的衣领拉下,严肃地对视他说:“许诺,很多事情,尤其是感情,要三思而后行。人妖殊途,人和鬼也是一样的。”

 

难得见到江洋如此不苟言笑的样子让许诺不禁一怔,他看着对方镜片下不失光彩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

 

丁隐在一旁冷眼看着,未置一词。

 

在回宿舍的路上就有个大型超市,许诺很快就将江洋最后的警告抛在脑后,兴致勃勃地给丁隐这个古代人科普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商品。

 

丁隐哪里见过这个阵仗,来来回回眼睛差点看花,他虽然从来都不开口要什么,但是见到新东西稀奇又渴望的眼神让许诺恨不得将整个超市都搬回家去。只是他摸了摸略显羞涩的钱包,心中默默盘算着要多打几分工,只能尽量买一些便宜的商品来满足丁隐的好奇心,平时省吃俭用的作风让他全部打包扔到了西伯利亚去。

 

丁隐没有现代价格的概念,但是看着许诺堆满了一个购物车也知道应该要花不少银子,有些羞赧地对许诺说:“这么多东西咱们一时半会也用不完,不如等回头我去砍些柴换了钱咱们再来买?”

 

许诺见丁隐认真的样子差点没忍住要揉一揉他的头,想了半天还是将手插在了兜里,笑道:“在这里砍树是违法的,到时候可是要交钱而不是赚钱。你放心,我虽然现在不算富裕,但是买这些东西还是够的,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以后咱们的家务活都交给你好了。”

 

丁隐不知道何为家务活,但还是点点头应下。回家的路上主动将所有的袋子都拎在手上,反正他天生力气大,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轻而易举。许诺拗不过他,也只好当个甩手掌柜。不过看丁隐拎着东西一路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觉得自己似乎也改去健身房锻炼锻炼了。

 

许诺今天运气比较好,他住的是两人间的宿舍,舍友为了复习考试在图书馆通宵,所以他回去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他让丁隐坐在床上,自己把东西收拾好,最后拿出一盒冰淇淋,递到丁隐面前。

 

丁隐看着前面丝丝冒气的白色物体,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许诺,说道:“这、这还冒着热气,我吃了会不舒服。”

 

“噗……”许诺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他用勺子挖了一口,然后递到丁隐嘴边,笑道:“你尝尝,是凉的。”

 

丁隐显得有些不可置信,还是伸出舌尖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然后眼睛里迸发出惊奇的光彩。

 

许诺看着丁隐刚刚的动作,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声,浑身的血液都燥热了起来,仿佛那一口没有舔在冰淇淋上,而是舔满了许诺全身。许诺看丁隐将勺子上的一口都吞了下去,干脆搬了张椅子坐在他对面,两个人你一勺我一口,一盒冰淇淋让许诺全部喂进了两个人的肚子里,当然,只用了一个勺。

 

吃饱了的丁隐餍足地趴在许诺的床上,头发被他放了下来,整个人像猫一样眼睛一眨一眨地打着瞌睡。许诺帮丁隐将鞋换下,轻轻地盖上被子。看着他精致如画卷一般的侧脸,忽然想起小时候看过关于画皮的传说。

 

直到指尖传来微微凉意,许诺才将手从丁隐的脸上拿开。他有些苦笑地想着,若是丁隐要他的心,他可能会心甘情愿地剖出来吧。


评论(13)
热度(53)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