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苏越】古今番外一

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找我的文估计也不好找吧。。。。。。


——————————————

起名记

 

孩子生下来好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名字。陵越和屠苏高兴了就宝宝、宝宝的叫着,若是陵越身子不适或是屠苏想要贴着陵越亲热,孩子就被放在晴雪或是芙蕖那里,好长时间都顾不上管他。这个时候芙蕖和晴雪就一人抓着孩子的一只小手,逗弄着:“你屠苏爹爹比你还黏着你越爹爹,真不知羞。”

 

等到孩子快到满月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意识到要给小孩起个名字。所以趁着抓周之际,将留在天墉城上的人都叫了过来,问着众人意见。

 

兰生最先开口,说道:“要我说我和陵越大哥这么好,屠苏能和陵越大哥走到一起还有我的一份功劳,所以孩子的名字应该有点纪念意义,叫兰越好了,取我的名字和陵越大哥的名字,多恰当!”

 

少恭握着茶杯冷笑一声,毫不留情道:“小兰你不给陵越和屠苏添乱已经算不错,哪里来的功劳。按照交情来看,就算取两个人的名字,也应该叫恭越,和小兰你没有半点的关系。”

 

一旁的百里屠苏感觉被玉衡吸走的煞气一瞬间全部都回来了,让他有砍死这两个人的冲动。

 

父子连心,屠苏这边感情激荡,孩子在一旁‘哇’的一嗓子哭出了声。陵越赶紧将他抱在怀里,轻轻地在臂弯里来回晃着,柔声道:“乖哦,宝宝不哭,宝宝不哭。”

 

好不容易将这小祖宗哄高兴了,陵越抬头的时候发现众人早就停止了讨论,所有的眼睛几乎都聚集在自己身上。

 

陵越不解地问道:“你们都看我作何?难不成我脸上有东西?”

 

兰生猛地扶额,心中哀嚎:我怎么觉得陵越大哥这个样子越来越好看了,难不成我要断袖!

 

少恭似乎看出了兰生心中所想,表面不动声色,内心也是同样惊涛骇浪:“小兰你要是觉得陵越不好看才有问题好吗!散发着母性光辉的陵越怎么就便宜屠苏这小子了呢!”想罢,一个眼刀甩在屠苏身上,被对方轻描淡写的接下。

 

今天难得没有喝多少酒的千觞察觉到气氛不对,及时将话题拉了回来:“我看这小子叫‘杜康’好了。诗中不就是这么写的嘛,‘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小子一生无忧无虑,多好。”

 

陵越眼角挑了挑,一脸尴尬地说道:“多谢千觞兄好意,只是修仙之人少沾酒食,所以若起了这个名字,和天墉城形象不符,还是再想想别的名字吧。”

 

一直不说话的晴雪这时说了一句:“我们商量了这么多,还没有听苏苏的意见呢。”

 

众人一想也是,这个正经父亲没有发话呢,一帮人跟着急什么。所以目光聚集在屠苏身上,连陵越都微微探过头去,稍显期许的等着屠苏的意见。

 

只见屠苏气定神闲的坐在位置上,良久,一脸严肃的吐出两个字:“团子。”

 

“什么?”陵越一瞬间表示他没有听清,或是不想听清。

 

屠苏仍是那张木头脸,坚定地又说了一遍:“叫团子。”

 

“噗哈哈哈哈哈。”兰生忍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声。

 

兰生脑补了一下长大了的孩子下山除妖,妖物问道,来者何人;只见他长剑在手,直指妖物命门,冷冷道:天墉城,团子…………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太好笑了!

 

陵越也有点发蒙,问道:“怎么……怎么想出来的?寓意为何?”

 

屠苏伸出手指戳了戳自家小子肉嘟嘟的小脸,想着师兄为了照顾他,本就消瘦的身子更加清减,这小子倒好,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不几天就和发面一样涨起来了,不是团子是什么。屠苏这么想着,嘴里也自然这么说了,弄得陵越哭笑不得。

 

“恩,屠苏的寓意还是好的,但孩子有一天张大了总不能团子团子的叫,不过用作小名还是可以的。”

 

众人表示,这种名字居然都能接受,大师兄你的双标没救了。

 

屠苏耸了耸肩,这件事上师兄说什么他都会听,然后稍稍用力掐了掐儿子粉雕玉琢的小脸,直到掐红了才罢休。

 

刚刚得了小名的小团子:爹你再蹂躏我小心亲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芙蕖在一边插话:“大师兄有什么想法吗?”

 

陵越见屠苏和团子父子倆玩得不亦乐乎,或者说屠苏玩自己儿子玩得不亦乐乎,便顺手将孩子交给屠苏抱,自己思索了片刻说:“我想叫他云溪,百里云溪。”

 

屠苏抱着孩子的手一震,喃喃问道:“师兄,为何?”

 

陵越温柔地看着屠苏,道:“师兄一直记得一原来的名字。”你过去的那段岁月太过痛苦,而我又没有办法陪在你的身边。所以我想让当年的云溪,有一个平安喜乐的童年。

 

屠苏与陵越心灵相通,他何尝体会不到陵越的用意,便用空着那只手握住陵越的掌心:“师兄,无妨,遇到你之后的岁月足以弥补当年一切的苦痛。我不想让他背负太多,也不想让你一直感到心疼。”重点是叫了这个名字师兄还不知道要对他多好呢,百里屠苏要将一切能得到陵越过多关心的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围观群众再次表示,就起个名字而已,你们也要虐狗,还让不让人活?!

 

众人七嘴八舌的争执不下,最后陵越无奈,只得托阿翔给师尊带个话,问他老人家的意见。许久之后,紫胤真人回信,上面只有两个字:玉泱。

 

至此,孩子的名字才正式定下来:百里玉泱。

 

当然,在一旁看着紫胤起名字的涵素真人表示,他实在心疼那些被紫胤真人浪费了的一打打宣纸。

——————————————

下面是竹子自己的墨迹,很可能影响心情,建议各位不要看:


前两天在微博上当了一回吃瓜路人,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念叨几句。同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两个人永远没有在一起的可能(划重点)。对于我来说,两个人亲密互动可以叫发糖,两个人在彼此的道路上发展的更好也叫发糖。但是有些事情不能过分yy,比如任何一方生病或受伤,比如那个内心柔软的男孩子对母亲表达爱意…这些不叫糖,叫病,叫臆想症!我写文,只是为了给故事里的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而不是为了让现实中的他们感到真心实意的困扰… 


评论(33)
热度(116)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