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张晓波x苏子涵】别样青春·第七章

太久没更新了,放点肉渣当福利吧,但愿渣lo别屏蔽我。。。。。这章没有炮灰女出现哈。。。。


第七章

 

苏子涵听到张晓波的请求后,有些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苏子涵!这有什么可笑的?!”张晓波好像被猜到了尾巴,压低了声音在对方耳边吼到,但还是有不少人纷纷侧目,惹得两个人不得不像做贼一样仓皇而逃。

 

运动会还没结束,不过难得子涵也不想回班级,带着张晓波七拐八拐到了一个凉亭里,安静无人的环境正好适合两个人“密谋”一些事情。

 

苏子涵眼中的笑意还没有消散,亮晶晶地像是映入了整条的银河系。他有些促狭地拍了拍张晓波的肩膀,开玩笑道:“我早就猜出来了,你那天晚上贼兮兮地问我艺术楼的事就是因为偷看小姑娘去了吧。”

 

“你又知道了。”张晓波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像是小孩子被大人识破了低劣的恶作剧。

 

“不过,”苏子涵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惊鸿一瞥,问道:“有人和我八卦过你只喜欢妖艳型的,你什么时候也转了性子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张晓波对那个女生似乎有着无限的兴致,声音中都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校服哪能体现出一个人的魅力来。那天我路过艺术楼的时候,刚好看到她穿着紧身裤跳热舞,那线条,别提多劲爆了。你知道我这个人,对腿长会跳舞的最没有抵抗力。”

 

言罢,苏子涵莫名其妙地抖了一下,尴尬地笑了两声开始给张晓波充当军师。

 

苏子涵的恋爱经验虽然没有张晓波多,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优势——他比较靠谱。苏子涵是个典型的平权主义者,他在乎女性的一切自由且平等的权力,所以驳回了张晓波很多“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方案,敲定了一个最安全但是最有效的办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所以呢,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查清楚人家小姑娘喜欢什么,然后咱们好有针对性的出击。快把你那个堵墙角强制告白、让你兄弟围追起哄的念头收一收。”苏子涵瞪了张晓波一眼,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张晓波内心鄙夷苏子涵老古板的做法,到底还是遵从了他的建议,顺手给邓子打了个电话,将这个任重而道远的任务交代了下去;同时在苏子涵眼神威胁下,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惊扰人家女生。

 

“这下你满意了?”张晓波算了下时间,将苏子涵从凉亭的座位上拉起来,“走吧,快闭幕了,你这个班长不在估计一会儿同学都疯了。”

 

张晓波和苏子涵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学校通报最后名次。他们班级成绩还算不错,高三年级组排名第二,也算是圆了所有同学一个关于青春的梦。难得有一个两天的假期,苏子涵也没什么心情学习,离了学校后坐在张晓波自行车的后座上,跟着他晃晃悠悠地来到了一个大排档。

 

苏子涵其实是一个很能吃但是又很挑食的人,至少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地方他平时是不会来的。不过在张晓波再三保证吃完不会有任何不良反应后,他还是勉强妥协,任由张晓波轻车熟路地带着他找了一块儿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

 

“第一次过来?”张晓波看着苏子涵盯着菜单半天没法决定,有些意外地问道。

 

苏子涵点了点头,实在不知道点什么好,干脆将菜单一推,让张晓波替他决定。张晓波是无所谓,和老板打了声招呼,还顺手从冷柜里拿到了免费的两瓶啤酒。

 

“你怎么拿了这个回来?”苏子涵看着张晓波动作熟练地将酒瓶一开,对着瓶口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皱着眉头问道。

 

“你能不能不要一天天和个小老头似得,我喝点啤酒你也要管?”张晓波替苏子涵将他那瓶启开放在他面前,又想了想这个人就算喝也不会和他一样野蛮,特意给他倒在了杯子里。

 

苏子涵却避如蛇蝎一样将杯子往远处推了推,趁着张晓波表达不满之前率先岔开话题:“我听别人说你找女朋友的类型特别固定,你就不腻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叫有味道。”张晓波给了苏子涵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反正不说别的,我的女朋友一定要脸蛋美、身材好、腿特长,天生的衣服架子,带出去超级有面子;最好还要会唱歌、会跳舞还不能死板,会做饭的话也特别加分;平时凶一点也无所谓,权当情趣了,但是也不能蠢到不看场合的随便发脾气。简而言之就是三高——颜值高、情商高、智商高。”

 

仔细来看的话,苏子涵好像每一条都很符合。

 

张晓波在那边夸夸其谈,听上去虽然条件很高,但奈何他本身也特别出挑,所以不愁找不到符合条件的女朋友。张晓波这边说完自己,自然将重点放在苏子涵身上,一脸坏笑地问道:“诶,你这个好学生,不会没谈过恋爱还是个chu男吧。”

 

苏子涵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对啊,没碰上合适的,自然就不会将就。”

 

张晓波一听来了兴致,‘没碰上合适的’代表他还是想找阿。张晓波现在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在心里还是自动将苏子涵归为了自己兄弟那一栏,觉得自己有责任帮他摆脱单身处境:“那你快说说,你想找什么样的,我也帮你参谋参谋。”

 

苏子涵想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准,长相的话普普通通就好,不要太过招摇;性格的话可能偏向温婉沉静一点的,或是独立自主都可以;当然,我希望她孝敬父母、善待朋友,同时也希望她能依赖我,两个人能一起成长吧。”

 

仔细来看的话,张晓波好像每一条都不符合。

 

苏子涵以前并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自然是想到哪里说哪里,也没有个参照物,听着张晓波嘴角直颤,想着这哪是选女朋友,活脱脱是选三好学生。不过服务员及时将饭菜端了上来,将张晓波的吐槽永远憋在了心里。

 

和苏子涵住了一段时间发现他家里应该是南方人,吃的口味都偏向清淡,不像张晓波,简直是无辣不欢型的。虽然给苏子涵点的东西比较符合他的口味,但是张晓波看着自己碗里红红绿绿的吃食,忽然又起了坏心思。

 

“喏。”张晓波从自己碗里夹了一块儿肉,递到苏子涵面前。

 

对方愣了一下,看了眼肉又看了眼张晓波,明显在问:什么意思?

 

“你看你这么瘦,都快皮包骨头了,赶紧多吃点肉补一补。放心,我刚刚尝过了,这肉不辣的,辣的东西都在我碗里呢,快点吃,我手要酸了。”

 

苏子涵见张晓波举着筷子确实费劲,不疑有他,张开嘴嗷呜一口将肉吞了下去。

 

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晓波本来只是想逗逗他,没想到苏子涵反应那么大。张晓波眼睁睁看着苏子涵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润红,眼角里噙着泪光,倒是趁着眼睛比平时还要水灵,粉嫩的小舌在微张的嘴里若隐若现,嘴唇也变得红肿,让张晓波想起很久之间,他看着女朋友一点一点涂上口红,让嘴唇变得鲜红饱满的样子。

 

张晓波忽然意识到,苏子涵长得比他所有的女友都好看,现在被‘欺负’到如此境地,更是碾压了张晓波见过的几乎所有女性。他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自己是直男之后,将杯子推到了苏子涵面前:“快喝点水缓一缓。”

 

两个人都忘了,杯子里早就不是水,而是张晓波倒进去的一杯啤酒。

 

啤酒度数不高,就算对于苏子涵这种经常不喝酒的人来说也能稍微止渴,所以他一口气儿将一杯都灌了下去。等到他将杯子放下的时候,他才目瞪口呆地盯着张晓波,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是不是,喝酒了?”

 

张晓波估计这个好学生以前没碰过酒精,边吃边安慰道:“放心,就一杯啤酒而已,死不了人的,我不和老师打小报告。”

 

苏子涵忽然脸上变得生无可恋,将钱放下拉着张晓波就要走,自然被莫名其妙地拦下。

 

“喂,你发什么疯?”张晓波还没吃完饭,一手拽着苏子涵、一手往嘴里扒饭,别提有多滑稽。

 

“你知不知道我酒量特别差!上次姐姐过生日,他们哄着我喝了半杯啤酒,我就一晚上坐在桌子底下狂笑不止。你要不是想一会儿将我从桌子底下拎出来,咱俩现在赶紧回家。”

 

“卧槽!”张晓波听完整个一目瞪口呆.jpg,饭也顾不上吃,拉上苏子涵骑着自行车飞奔而去。

 

其实张晓波还蛮想看苏子涵坐在桌子底下傻笑的模样,到时候拍几张照片说不定还能威胁他一下,但前提是不能丢张晓波的人。要是众目睽睽之下张晓波自己还得钻到桌子底下去拿人,他将来真的不要在北区混了,直接让南区那个白毛来接管好了。

 

张晓波紧赶慢赶,苏子涵的酒劲还是在回家之前就涌了上来,尤其被冷风一吹,整个人更加无法清醒。虽然没有抛下张晓波蹲在路边找桌子,但是手却不怎么安分。就听张晓波骑着车子上不住的叫唤——

 

“苏子涵你轻点掐,那是人肉不是肘子肉!”

 

“你再拽我衣服你波哥我就要在路上裸奔了!”

 

“苏子涵你屁股上也有肉,别老想着掐我的,快放手!”

 

幸好张晓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路飞奔,让侧目的路人没有看到车子上的两个年轻人是谁,要不明天两个人的事迹上报纸的可能性都有。

 

张晓波将苏子涵架回家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半条命,他将苏子涵放在了沙发上,转身出去锁车子、关门。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等他再进屋的时候苏子涵已经不见了。张晓波吓了一大跳,刚想撒开丫子找人的时候听到了浴室传来哔哩啪啦的声音,他暗叫不好,拍了一下脑门赶紧冲了过去。

 

一推开门,场面有点失控:只见苏子涵已经干净利落的脱了上衣,八块腹肌若隐若现,长长的裤子被半脱不脱挂在腿上,旁边是散落一地的瓶瓶罐罐,显然是刚刚脱裤子的时候不小心踢到的。

 

张晓波一个头两个大,哀嚎一声:“小祖宗,你又要做什么?!”

 

苏子涵见张晓波进来了,踉踉跄跄往他身边走,结果被裤腿一绊整个人扑倒了张晓波身上,抬着头有些委屈道:“要洗澡ಥ_ಥ。”

 

张晓波现在只想掐死苏子涵再自尽,深呼吸了几口之后让苏子涵乖乖坐在毯子上不要乱动,自己任命地给他放洗澡水。

 

想他张晓波十八年被人伺候的主现在也终于有伺候人的一天,果然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张晓波用手试了试水温之后觉得没有太大问题,转身看到苏子涵正和地上那些瓶子玩得不亦乐乎。张晓波苦笑了一声,叫道:“水好了,快过来洗。”

 

苏子涵显然整个人已经懵了,转头看着张晓波半天不说话,最后冲着他张开了双手,意思显而易见:抱我过去。

 

张晓波已经后悔死自己为什么要给苏子涵喝酒,但自己造的孽,哭着也要还清。他长叹一口气将苏子涵从地上抱了起来,一只手揽着他的腰,一只手帮他把裤子脱下来。

 

苏子涵赤裸的上身紧贴着张晓波的运动服,粗糙的布料弄得他有些不太舒服,整个身子在张晓波怀里一扭一扭地,成功给张晓波的动作造成不小困难。张晓波怒从心起,扬起手“啪”地往下一拍,打在了对方颇为有料的臀///////瓣上。

 

“别闹。”张晓波自己被自己的动作闹了张大红脸,再三挣扎忍下了揉一揉的冲动。

 

苏子涵吸了吸鼻子,不太高兴地哼了一声。好在酒精不但封印了苏子涵的智商,还封印了他的武力值,让张晓波顺利地从这次‘打///////屁///////股’事件中活了下来。

 

张晓波反手一捞,标准公主抱的姿势将苏子涵放在了浴缸里,看着对方因为热水的滋润而露出餍足的表情,感觉自己完成了一项艰巨而伟大的任务。

 

高兴不过3秒,张晓波也被迫跌入了浴缸里。

 

原来苏子涵见张晓波起身要离开,不知为什么手抓着他的衣领不放,一个用力就将他也拽了进来。等到张晓波浑身湿透和落汤鸡一样瞪着自己的时候,苏子涵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从架子上随手拿了一个瓶子塞到张晓波手里,命令道:“洗!”

 

张晓波看着手里的洗发露,宁可现在给苏子涵一张桌子让他笑个够。不过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也被苏子涵折磨地彻底没了脾气,伏在苏子涵身上尽职尽责地帮他洗着头发。

 

苏子涵的妈妈很喜欢享受,所以给家里所有的浴室都按了超级宽敞的浴缸,这倒是便宜了张晓波,避免了两个人挤在一起的尴尬。不过张晓波以前从来没有给别人做过这种事情,没注意就让泡沫进到了苏子涵眼睛里。这回苏子涵可不干了,四肢挥舞着将水弄得到处都是,转眼间浴室就一片狼藉,好似骤风刮过。

 

张晓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让苏子涵镇定下来,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无名火。就在苏子涵第二次将腿踹过来的时候,张晓波脑子一热,往前一躲,手也顺势握住了对方要害的地方,威胁到:“再动?再动我就让你废掉。”

 

许是要紧的地方受到的威胁太过直白,苏子涵真的不再折腾,而是泪眼婆娑地盯着张晓波,好像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偏偏张晓波又没了动作,苏子涵被温热的手心握着不太好受,居然咬着下嘴唇小幅度地在张晓波手里蹭了蹭……

 

“轰”地一声,张晓波感觉脑子里有东西炸开一样,全身血液都不受控制地往身////////下涌去。苏子涵的那处也渐渐有变硬的趋势,张晓波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骑虎难下,心里乱糟糟地什么也无法思考。他一咬牙,揽着苏子涵的脖颈让他靠在自己肩上呈现两个人谁也看不见谁的姿势,手下温柔却熟练地动作了起来,暧昧的声音让整个浴室的温度都渐渐升高。

 

等到苏子涵终于she在张晓波手里的时候,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觉得刚刚跑完3000米都没有这么累。等到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苏子涵居然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你倒是舒服了。”张晓波没好气儿地抱怨了一句,将苏子涵全身上下洗干净后抱出浴室塞在被子里,又任劳任怨地将浴室打扫干净,权当给自己泻火。等到他全部收拾好之后,自己也累的半死,换上了睡衣躺在了苏子涵旁边。

 

张晓波看着乖顺的苏子涵,脑子里一团乱麻没有头绪。明明身子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休息,思绪却如同过热的CPU在高速运转着。他纠结、他彷徨、他害怕。他知道苏子涵长得好看,但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对着苏子涵有反应,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帮他DIY。明明自己喜欢的从来都是女生,连Omega他都从来不尝试找男性,这种陌生的感情像是逼他到了绝路,让张晓波不敢去承认,去面对。他强迫自己回忆起在艺术楼练舞的那个娇俏身影,安慰自己道他还是喜欢女生的,今天只不过是苏子涵喝醉了、作为好兄弟他无私地帮了忙而已……想通了这一关节,张晓波也稍微好受了一些。在这种自我催眠下,终于也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

 

在睡过去的前一秒,他感觉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儿,好像是他没有给苏子涵穿衣服……

——————————————————

女朋友什么的,只是让张晓波安心吃豆腐而已

评论(16)
热度(125)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