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张晓波×苏子涵】别样青春·第六章

隔得时间比较长了,把前几章的地址也放在这里: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



第六章

 

张晓波是被一阵香气唤醒的。他迷迷糊糊走进浴室,把牙刷塞进嘴里后发现手感有些不太一样,平时自己用的是塑料普通牙刷,这个怎么是电动的还这么沉……

 

擦擦擦擦擦!这不是自己的!

 

张晓波瞬间清醒过来,嘴里咬着牙刷是拿出来也不是、放在嘴里也不是。赶巧苏子涵在厨房听到动静估计知道张晓波起了,应声喊了句“洗漱完可以出来吃饭了”,把他吓得一个激灵,一口泡沫就咽了下去,整个人欲哭无泪地站在镜子前给苏子涵洗牙刷。

 

张晓波脸色微红的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苏子涵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才想起不对劲,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长记性?!脚还没好就起来做饭。”

 

说完便气势冲冲地冲到苏子涵面前,看来想和昨天一样将对方拖走。

 

苏子涵气定神闲地转过身,一把菜刀横在张晓波面前,于是波哥怂了。

 

“我是脚崴了不是智障了也不是瘫痪了,做早饭这种小事我还是能自己解决的。现在,冰箱里有牛奶和橙汁,喜欢喝什么自己去拿,别在厨房碍手碍脚。”

 

张晓波看了一眼做好的早饭,惊奇道:“你就煎个鸡蛋和培根怎么会用到菜刀?”

 

苏子涵耸了耸肩膀,“听到你起来特意为你准备的。”

 

张晓波没好气儿地嘀咕了一句,苏子涵放菜刀的手一顿,眯起眼睛问道:“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这么凶将来怎么嫁的出去。”张晓波拿着牛奶跑的飞快,生怕苏子涵一记万箭穿心,让自己当场横尸厨房。

 

苏子涵被张晓波气得想笑,反正知道他嘴损的毛病,苏子涵不跟他计较,端着两个盘子一瘸一拐地走向餐桌。

 

苏子涵将多了一个煎蛋的盘子放在张晓波面前,敲了敲他脑袋:“我好歹也是个alpha,将来结婚也是我娶好吗。”

 

“别闹了,”张晓波嘴上沾了一圈牛奶的痕迹,既滑稽又幼稚,“就你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哪有女的好意思嫁给你,站在你旁边还不被你比死。所以我看你还是乖乖选个人嫁了好,别来和我们这些人抢本就少的Omega。”

 

苏子涵插了一块培根塞到张晓波嘴里,笑骂道:“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若干年后,在厨房里刚做完早饭的苏子涵蓦然回想起当年那个嬉闹而又平和的早晨,默默感叹了一下张晓波一语成箴的功力。

 

两个人吃过早饭时间刚刚好,苏子涵将碗筷放回厨房,一转身发现晓波不见了。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去哪儿了?”苏子涵嘟囔着穿上了校服,就听到门外响起了车铃声。

 

苏子涵眉心一跳,背上书包走出了家门,果不其然看到张晓波推着个自行车,邀功一样对自己招了招手,然后拍了拍车后座:“快上车。”

 

“你从哪弄来的自行车?”张晓波昨天晚上去打架自然不是骑着车子去的,手里推着的也不是平时自己骑的那辆,所以这一大早哪里冒出来的。

 

张晓波料到苏子涵会问,特骄傲地把小脸一扬,写满了‘快夸我’三个大字,说道:“你现在脚伤了自己骑车不方便,你家门口又不好叫车,所以我特意让邓子给我弄了个新的车来,每天方便带着你上下学。我可告诉你,从小到大你波哥我就没给谁当过司机,你还不快感恩戴德。”

 

苏子涵嘴角微微抽搐,深吸一口气道:“我再问最后一个事儿,将山地自行车按上后座是哪个智障的主意?!”

 

虽然一大早被苏子涵全方面鄙视了一番,张晓波心情还算不错,连带着车子骑得也有点飘,在短短的三分钟里急刹车了四次、拐了两个直角弯。苏子涵估计了一下形势后,无奈地用一只手环上了张晓波的腰,心中默默吐槽这熊孩子居然将自行车骑出了神州五号的气势。

 

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布料熨烫在张晓波的皮肤上,整个人好像忽然被放在了蒸笼里,由内而外散发着热气儿。他瞬间将车子骑得飞快,迎着扑面而来的秋风,深深吸了几口气。

 

今天早上,怎么这么热。

 

苏子涵不知道张晓波发什么疯,只好将身子都稍稍靠过去,省着自己一个不小心被甩下车子,却感觉到张车神身子一僵,而后骑得更加卖力。惊险万分地到了校门口后苏子涵连忙单脚跳了下来,看到张晓波涨红了一张脸,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苏子涵揶揄地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看来小朋友还得加强锻炼啊。”

 

张晓波咬了咬下嘴唇,自我安慰道:恩,对,一定是自己对苏子涵这个妖孽锻炼的不够,多相处几次就好了。 

 

相通这一层,他心里那点异样也就被自己压了下去。张晓波冲苏子涵翻了个白眼,让他自行去教室,自己找个地方停车子。

 

苏子涵一进班级门就收到了总统出访般的礼遇,被人围起来七嘴八舌问着身体如何。还是何慕眼尖,看到苏子涵脚腕子上肿着一圈,赶紧拉着人坐下才开始问东问西。

 

“没事儿,你们别担心,就是这段时间不能剧烈运动,小慕你以后上体育课的时候记得给我请个假。”

 

“没问题,你好好养着,我和老师去说。”

 

何慕和苏子涵还在那儿聊着,坐在前排的同学忽然回头对两个人说道:“诶,下周不就运动会了嘛,男子长跑怎么办?”

 

这一问两个人都犯了难,现在跟体育组说换人倒是来得及,就是人选是个问题。往常男子3000米这种超高难度的都是指着子涵顶大梁,现在找个人抓包都抓不上。

 

“我来。”张晓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身侧,突然出声将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念在昨天是张晓波将苏子涵送到了医院,何慕对张晓波也不似原先那么有敌意,只是有些怀疑地看着他,问道:“你来?你行吗?3000米这种项目可不是一天能练出来的,只有一周的时间了。”

 

张晓波不屑地哼了一声:“我说我上就我上,要是拿不到一个名次,我管你何慕叫爸爸。”

 

何慕露出了一个厌恶的表情:“我可没有你这个不孝儿子。”

 

总之,长跑的人选就这么敲定了下来。苏子涵放心不下,但是看着张晓波志得意满的样子也不好打击他,只是每天晚上逼着张晓波在操场上跑步,自己坐在一边监督。

 

张晓波在慢跑了四圈之后就上气不接下气,支着身子断断续续对苏子涵说道:“何慕……那小子……不是说……现在……锻炼……也没用……吗。”

 

苏子涵笑着将纸巾递过去,说道:“临时抱抱佛脚也总比什么准备都不做要强,你再去操场上走一圈,回头一起回家。”

 

张晓波艰难地点了点头,要求到:“晚餐我要吃麻婆豆腐和辣子鸡丁,多放辣椒。”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

 

苏子涵不让张晓波歇着,推着他上了跑道。

 

张晓波住在苏子涵家里,每天负责送他上下学,报酬就是比外卖和方便面不知好吃多少倍的早、晚餐,要不是苏子涵嫌准备两个人的午饭太麻烦,张晓波简直想让苏子涵包了一日三餐。他回头看了看在操场边上整理书包的苏子涵,忽然有种夫妻过日子的感觉。

 

张晓波瞬间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赶紧甩甩脑袋把这个恶心的想法赶出去。

 

这天苏子涵又被老师留下来整理卷子,只好让张晓波一个人到操场上去练习。等到他干完了手边的活慢慢悠悠走到操场上的时候,发现张晓波居然不在那里。

 

“又到哪偷懒去了?”苏子涵皱着眉,转头找了半天,才发现张晓波一脸荡漾地从艺术楼里出来,走路都显得心不在焉的。

 

“你去哪儿了?”苏子涵拦下了险些错过自己的张晓波,挑眉问道。

 

“没事,就去那边上个厕所。”张晓波傻乐了半响,差点让苏子涵以为他中了500万大奖。

 

“你今天的份练完了?”苏子涵对张晓波的表现有些莫名其妙,不解地问道。

 

“恩恩,你看,衣服都湿了。”张晓波将被汗浸湿了一圈的衬衫往苏子涵眼前拽了拽,生怕对方不相信似得。

 

苏子涵见张晓波头发上的汗还没干,就知道他没有说谎,也就不去问他反常的态度,只说了句走吧便往转身离开了操场。

 

张晓波却提前开了口,跟在苏子涵的身后问道:“那个教学楼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人和我们留的一样晚?”

 

苏子涵知道张晓波头两年都没怎么在学校待着,对他问出的问题也见怪不怪,“咱们学校每年都会特招一批艺术生,专攻声乐、美术、舞蹈什么的,他们平时和咱们一起照常上课,放学了就到那个楼里练习。高一、高二的美术和音乐课也在那个楼里上,只可惜咱们高三了,这种课就没得上了。”

 

“真是没有人权!”张晓波忽然义愤填膺了起来,对着那个楼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

 

苏子涵只当他是小孩子心性,也就一笑而过。直到运动会的时候,他才明白这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苏子涵他们学校的运动会项目广,参加人数多,所以洋洋洒洒开了三天,还顺便将高三周六的补课给停了。这对于没有项目的学生来说,相当于有了一个5天的小长假,不可谓不爽。

 

长跑在最后一天上午,张晓波特意换上了运动式短装,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苏子涵在比赛开始前凭着自己的好人缘混进了场地,拉着张晓波坐在地上帮他压腿。

 

“喂,我知道3000米到最后有人会在内圈带跑,你脚还没有好利索,可别干蠢事。”张晓波被苏子涵压得连连吸气,还不忘嘱咐身后的人。

 

“知道了,你专心热身。”

 

苏子涵手下又一个猛力,连带着身子都压了上去。柔软的发丝轻轻扫过张晓波的脖颈,少年身上特有的清新香气一丝一丝钻入张晓波的鼻翼,不是信息素的味道,而是苏子涵独有的记号。

 

张晓波眼睛转了转,心思一动,回头对苏子涵道:“我要是拿了名次你答应我件事儿行不?”

 

苏子涵站起身,示意张晓波可以自由活动了,说道:“难不成你让我被你打一顿不准还手我也答应?你先说什么事儿 。”

 

张晓波在原地蹦蹦跳跳,带着声音都有些颤抖:“肯定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而且你也一定力所能及。再怎么说这一项目也是我替你跑的,总得要点好处。”

 

苏子涵料想张晓波也不敢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对着他点了点头。

 

张晓波得了苏子涵的承诺,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刚好广播里通知高三男子3000米去检录,他对着苏子涵摆了摆手,转身跑的飞快。

 

“傻子,一会儿有的你跑的,现在溜这么快做什么。”苏子涵转身离开,往记忆中终点的地方走去。

 

随着“砰”地一声枪响,运动会上最耗力气的一个项目正式开始。苏子涵坐在操场上,一手支着头,面上一片波澜不惊,但是眼睛却是一点离不开那个正卖力奔跑的人,默默在心里为他加油打气。

 

不能参加高中最后一场运动会不得不说是遗憾的,苏子涵很早就意识到,有些事情过去了便再也无法挽回。高中的日子虽然清苦,却是万金不换的一段青春旅程——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一帮人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从早晨奋笔疾书到傍晚的机会,不会有人为了一张卷子掩面哭泣或放声大笑,也不会有老师语重心长的说: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只是,看着张晓波再次从自己眼前跑过,苏子涵觉得将这个机会让给他也不是什么坏事,就当上天在帮这个表面上不务正业的少年,弥补两年前错过的高中时光。

 

随着一声欢呼,第一名已经跑过了终点。出乎苏子涵意料的是,张晓波居然还真拿了个名次,第三,也算是给班里加了不少分。眼看着他踉踉跄跄就要往地上倒去,苏子涵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驾着他沿着操场跑道走着。

 

“喂喂……小爷要累死了,你让我,让我歇一会儿行不?”张晓波觉得自己的命都搭上去半条,眼前的苏子涵都快看出重影了。

 

“不能坐下,否则对你身体不好。”苏子涵尽量避免用自己受伤的脚施力,半强迫半哄骗着张晓波慢慢散步。

 

张晓波知道自己拗不过苏子涵,慢慢调整呼吸随着苏子涵走。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能跑个第三,很快就得意忘形地冲苏子涵吹嘘起来,尾巴都翘到了天上去:“怎么样,你波哥我厉害吧。”

 

“厉害,厉害。”

 

“是不是比你厉害?看你这儿小身板,一看就跑不下来。”

 

“是是,比我厉害,比我厉害。”

 

苏子涵嘴上不走心地应承着,压根不在乎张晓波说了什么,让他别中途倒下才是正经。

 

等到张晓波慢慢将气儿喘匀了,苏子涵这才罢休,两个人往自己班级观赛的地方走。路过两个小姑娘,听她们说道——

 

“诶,这次怎么不是十一班的苏子涵拿第一?前两年可都是他,跑完3000基本和没事儿人一样,能落下第二一大截。”

 

“我听朋友说苏子涵脚受伤了,这次没参赛,找人替的。”

 

“哦哦,原来如此。”

 

张晓波这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和调色盘一样精彩纷呈,让苏子涵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没有笑出声。张晓波气汹汹地哼了一声,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继续往前走着,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苏子涵还欠自己一件事。

 

“喂,你说好帮我办件事儿,你可不准反悔。”

 

苏子涵眼睛亮亮的,显然刚才那番对话让他心情不错,听完后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张晓波带着苏子涵鬼鬼祟祟地来到了高二年级部坐着的地方,因为学生来来往往比较多,一时也没人注意到他俩。

 

张晓波在一个柱子后面停下,惹来苏子涵不解地一瞥,张晓波示意他稍安勿躁,探头找了一会儿,伸手指着一帮女生道:“你看到坐在第二排中间那个女生了吗?”

 

苏子涵顺着手指看去,“嗯”了一声表示看到了。

 

张晓波露出贼兮兮的表情,仔细看的话还带着一丝腼腆,在苏子涵耳边小声说道:“我对她一见钟情,你能不能帮我追她?”

————————————————————————

你们希望晓波暂·女友是什么类型的?温婉型的,泼辣型的?体贴型的,无理取闹型的?狠毒型的,善良型的?

评论(30)
热度(92)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