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张晓波x苏子涵】别样青春·第四章

最近牛牛好甜啊~~~所以将重心暂时放在这篇文上~误终身可能要等我先更完这个或是晚一点再更~


第四章

 

苏子涵以为从那次游戏厅事件之后,他和张晓波的矛盾会越来越深,却不曾想他居然有点偃旗息鼓的意味——平时里虽然还是不给苏子涵什么好脸色看,但是至少不会再无理取闹,相安无事的相处了几天。苏子涵诧异于张晓波的变化,但是对他来说安安稳稳过日子才是正经,具体什么原因他也没有心情去探究。

 

秋季对于学生们来说最值得期待的便是运动会,苏子涵的高中更是允许高三学生参加,反正也就两三天的活动,让他们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省着在教室里发霉也不失为一件坏事。每每到这个时候,同学很高兴,体委很惆怅,因为经常会出现人数报不全的情况,尤其是长跑这种会死人的项目。不过何慕的体委就当得很滋润,有苏子涵这万能选手在,一切问题都解决地愉快又轻松。

 

随着运动会渐渐临近,有项目的会在午休的时候出去训练,权当临时抱佛脚了,所以导致这段期间的操场特别热闹。张晓波事不关己的趴在桌子上睡觉,而苏子涵因为向来身体素质好,根本就不用加强锻炼,大部分时间都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地看书。

 

这天本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何慕带着同学又去操场练习,扔下苏子涵和张晓波两个人。谁知过了没多久,就有人气喘呼呼地跑了上来,一推开班级的门就喊着:“班长,不好了,你快下去看看吧,咱们班和别的学校的人打起来了!”

 

苏子涵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将趴在桌子上的张晓波都惊动了,苏子涵抱歉地看了他一眼,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问道:“究竟怎么回事?怎么会和外校的人起冲突?老师呢?”

 

张晓波看着苏子涵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他顿了两秒后走到窗户前,看着楼下操场的角落里乌央乌央一堆人。张晓波揉了揉被自己睡的凌乱不堪的发型,跟在苏子涵的后面向楼下走去。

 

苏子涵觉得今早出门前应该查一查黄历,毕竟事情发生的都太过凑巧了。何慕见中午操场上人多,就带着同学占了旁边的篮球场,打算小范围进行活动。学校的篮球场是对外的,但是平时在工作日的时候很少有人来,谁知偏偏今天隔壁学校一帮不学无术的体育生非要在这个地方上打球。何慕他们是先到的,不想将地方让出来,便争执了几句。对方哪管什么先来后到,骂骂咧咧不肯罢休,双方就有些争执不下,但是也没有夸张到打架的地步。恰巧这时学校几乎所有的老师去了别的校区开会,所以操场上如此大的动静也没有人能够出面制止。

 

苏子涵赶到的时候,何慕仍带头和那帮人僵持不下,对方人不多,但是各个人高马大,何慕他们也占不了便宜。 苏子涵连忙挡在何慕前面,尽量保持语气平和地说道:“我是这个班的班长,这个地方是我们先来的,你看是不是应该我们先用呢?”

 

苏子涵身高不算矮,但是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对方的领头孟凡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不屑地说道:“你们占着篮球场不打篮球还不许我们打了?占着茅坑不拉屎就活该被人踢出来!”

 

粗鄙的语言让苏子涵皱紧了眉头,他四处看了看,指着旁边说道:“那片篮球场也已经空出来了,你们去那边打球应该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吧。”

 

孟凡连看都没看,颐指气使道:“你们怎么不去?”

 

苏子涵感觉到何慕在自己身后已经压制不住了,连忙伸手挡住了他。苏子涵在内心深处告诫自己不要生气,做了几个深呼吸后说道:“好,我们去那边。”

 

“班长!”

 

“子涵!”

 

同班同学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但是苏子涵的威信还在,即便不爽,也只能乖乖跟着子涵离开这片篮球场。没等走远,就听到孟凡冲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操,真怂。”

 

就在何慕他们再次频临爆发的时候,一个不明飞行物准确无误地砸到了孟凡的脑袋上,让双方人都一愣——只见张晓波站在不远处,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大爷样说道:“你他妈骂谁怂呢?!”

 

“我操你大爷!”孟凡被篮球这么一砸彻底失了面子,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将张晓波胖揍一顿,被身边眼尖的人及时拦下:“老大别冲动,这是张晓波。”

 

张晓波的名字凡是在北区混的基本都听过,孟凡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打脸认怂,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斗大。但是稍微冷静下来后看到张晓波单枪匹马的又装了些怂胆,粗着嗓子吼到:“不怂?!不怂有本事来茬架啊!”

 

苏子涵知道张晓波是为了他们出气,但是他作为班长,不得不替全班同学考虑。他有些着急地拉住张晓波,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张晓波你能不能消停一点,他们人这么多你怎么和他们打?”

 

张晓波冲着苏子涵呲了个牙,将滚回脚边的篮球捡起来,一边单手转着一边走到孟凡面前:“现在都法制社会了还成天喊打喊杀你幼不幼稚,现在既然在篮球场上,有本事1v1啊。”

 

孟凡看着张晓波那张嚣张的脸气就不打一处来,但是又没有真本事对着脸打下去,只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这时身边的人站出来,有些不忿地对张晓波说:“这么多人看着呢,1v1算怎么回事,至少3v3吧!”

 

张晓波手上动作一停,将球抛给了刚刚说话的人,也亏得那个人反应快,才没有遭受和孟凡一样的命运。只听张晓波说道:“行啊,3v3就3v3,省着你们出去了和妈妈哭,你张晓波爷爷一个人就把你们欺负的屁滚尿流。”

 

苏子涵见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也只能随着张晓波去了。

 

孟凡那边人选很好定,他选了两个和自己一样身材魁梧的,往那儿一杵看着和猩球黎明似得。张晓波这边他是肯定要上场,何慕作为体委加篮球爱好者,自然也在其中,最后一个人意料之外也同样在意料之中的是苏子涵。

 

没有裁判也没有计时,一声不知名的“开始”就让双方和拼命似得在争抢一颗普普通通的圆球,好像赌上了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不将对方杀的片甲不留誓不罢休。对方虽然是体育生,但却不是专攻篮球,只是仗着身材优势横冲直撞,毫无技术可言。相较于张晓波这边,三个人以前从来没有合作过,但是之间的默契好像与生俱来,几个无间配合后居然隐隐还压了孟凡他们几分。尤其是苏子涵,张晓波觉得这个人快成精了,自己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下一步要如何配合,技术含量也相当高。不过经历了游戏厅一事之后,苏子涵似乎有什么神奇的表现张晓波也不会感到诧异了。

 

孟凡见自己居然占不到什么便宜,不免有些气急败坏。他也顾不上张晓波的个人威胁,给了两个队友一个手势,三个人开始最有效也最无耻的战术——恶意碰撞,而且他们死盯着张晓波一个人。

 

再一次被一记肘击打到胸口上的时候,张晓波也不免有些火了,动作开始没有条理起来,打球看着像打架。孟凡瞅准了机会,上下进攻,竟一时让张晓波失了平衡,整个人仰面向后倒去。

 

“砰!”

 

“唔……”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张晓波感觉自己的身体压在了一片相对柔软的地方,至少和坚硬的地面完全不同。他惊异地连忙站起身,发现在关键时刻苏子涵居然将自己垫在了下面……

 

“你他妈……”张晓波此时有些百感交集,他实在想不明白苏子涵这个时候逞什么英雄,但是看他难得露出的痛苦表情便知道自己刚刚那一下应该砸得不轻。

 

远方传来了上课的预备铃声,孟凡他们也懂见好就收的道理,说了几句狠话离开了篮球场。苏子涵被何慕和张晓波从地上扶了起来,同时不忘让同学们回教室去上课,自己尝试往教室走去时却被右脚传来钻心的疼痛所阻止。

 

张晓波最先发现不对劲,他让何慕搀着苏子涵,自己蹲下去发现他的右脚脚踝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得老高。张晓波二话没说,弯下腰撅着屁股挡在苏子涵面前。

 

苏子涵和何慕有些懵,不解地问了一句:“张晓波你做什么?”

 

张晓波的声音有些闷闷地,说道:“何慕你回去上课,我背苏子涵去医院。”

 

苏子涵怎么敢真的让张晓波背他,想要开口拒绝发现自己的右脚现在真的连动都不能动,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何慕。

 

何慕收到了苏子涵的信号,赶紧说道:“没事没事,我带子涵去就行了,张晓波你赶紧回去上课吧。”

 

“哪儿那么多废话!”张晓波有些着急,转身拽着苏子涵额手就往自己肩上搭,苏子涵没有办法,只好乖乖趴在张晓波背上,脸埋在对方肩头,红红的耳尖显出了他此时的窘迫。

 

“何慕你赶紧回去上课,你放心,我张晓波从来不恩将仇报也不趁人之危。”他将自己的双手穿过苏子涵的膝窝,背着他往校门口走去,最后还不忘叮嘱一句:“记得给三好学生请假!”

 

何慕见苏子涵冲他摆摆手,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也只好按照张晓波的指示来,毕竟确实有人要向老师解释苏子涵为何缺席。

 

等张晓波背着苏子涵出了校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有些傻眼,尴尬地问背上的人:“苏子涵,你有带钱包吗?”

 

苏子涵顿时明白过来,哭笑不得道:“我出来得急,哪还记得带钱包的事儿。你给我放到校医室就行,不用专门跑到医院去了。”

 

张晓波这个时候哪能听苏子涵的,头也不回地往市中心的医院走去,说道:“那怎么行,你刚刚被我这么一压,万一内脏出毛病了怎么办?!放心,你波哥我体力好着呢,就算步行也能给你送到医院去,到了医院咱就有认识人了也不用愁钱的事儿,你别乱动就行。”

 

说完还不忘将苏子涵往自己身上提了一提,有些自言自语到:“你这么高的个子怎么这么轻,是不是没长肌肉全长脑子了。”

 

张晓波选择性忽视了没有肌肉的人曾把他打趴下的事实,一步一步坚定地往前走去。

 

苏子涵有些不好意思,两个人曾经闹过的不愉快似乎就这么被淡忘,他趴在张晓波耳边,轻声说了句谢谢。

 

对方呼出的气息全部喷洒在张晓波敏感的耳廓上,莫名惹得张晓波心里头一热。他强行压下自己的胡思乱想,随便找了个话题说道:“我发现你小子可以啊,学习好、会打架、会跳舞、还会打篮球,有你不会的东西吗?”说完又觉得不对,不能一直夸他,就又补充两句道:“你说你刚刚怎么这么傻,非得垫在我身下干什么?我摔一下顶多屁股疼一会儿,你这么一来倒好,有一段时间不能正常走路了。”

 

苏子涵撇撇嘴道:“我看出来他们三个人是针对你,也不知道怎么想着就觉得不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所以看到你被绊倒我就扑过去了。”谁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崴到脚……

 

张晓波被这个解释弄得哭笑不得:“刚刚还夸你长脑子,你说你平时阴我的时候那么聪明,怎么这个时候就那么蠢。”

 

苏子涵气得拧了张晓波耳朵一把:“你才蠢!好心帮你被你骂成蠢,张晓波你不会有抖M倾向吧?!”

 

两个人就这么说说笑笑到了医院,苏子涵刚开始还有些担心张晓波会真的在路上找他麻烦,但是发现自己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意识到张晓波是个很直的人,有仇一定要报,但是别人对他好他也记得,甚至颇有一笑泯恩仇的大度,不由得让苏子涵高看了张晓波一点。曾经那点不共戴天也似乎在这一路上随着汗水消散在了空气里。

 

张晓波到了市医院后,熟门熟路地领着他来了主任办公室,看都不看外面排着老长的队,直接推门走了进去:“逸尘哥,我来了!”

 

安逸尘这边刚好看完一个病人,见张晓波背着一个人进来吓了一跳,他和隔壁同事打了声招呼,领着张晓波二人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怎么回事?你把人打了?”安逸尘知道张晓波的流氓天性,还以为他又在外面惹祸让自己这个表哥来擦屁股。

 

张晓波将苏子涵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自己一屁股坐到旁边,拿着安逸尘的杯子咕咚咕咚灌下去大半杯凉水。

 

“逸尘哥你别瞎猜。”张晓波半天才缓过气儿来,“这是我朋友,今天为了帮我把脚伤到了,你让我歇一会儿,然后我背着他去做个全身检查,当然得由逸尘哥带路。”

 

苏子涵不想这么麻烦,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张晓波摁在了自己怀里,明显不容拒绝的架势。

 

安逸尘看两个人确实不像仇人,也难得见张晓波对所谓的朋友这么上心,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到了医院还用你背人,你去隔壁科室借个轮椅过来,我先给你这个朋友看看脚腕。”

 

张晓波屁颠屁颠的跑了,走之前还不忘警告苏子涵不要乱动,弄得他无奈至极。

 

安逸尘是外科的主治医师,看个崴脚对他来说小菜一碟,稍微检查了一下就嘱咐苏子涵接下来的一个月不要剧烈运动,尽量静养就好。安逸尘看苏子涵乖巧可人的样子心里就一阵喜欢,他摸不准这个一看就是乖孩子的人是怎么和张晓波扯上关系的,只好旁敲侧击地说道:“张晓波那小子带到我这里来看病的人几乎都是他的狐朋狗友,我以前没怎么见过你呢。”

 

苏子涵对着安逸尘笑了笑,道:“对,我只是他同学,今天还得谢谢他送我到医院来。”

 

“同学?”安逸尘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他居然又回学校上课去了?”

 

苏子涵不好意思说他回去上课可能转成是来找我麻烦的,但还是点点头默认了。

 

安逸尘不知道原因,但是知道自己这个表弟愿意回去上课心里还是宽慰的。他看人极准,知道苏子涵是个好学生,也愿意让张晓波和这类人多相处一点,就变着法的给张晓波说好话:“晓波他自己确实顽劣,但是心眼却是不坏的,朋友处了什么事儿就见他第一个冲上去。他爸爸那边比较……忙,所以疏于了对张晓波的管教,好在他虽然贪玩,但是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要是愿意,就多和他相处相处,也算是多引着他往正确的方向走。”

 

苏子涵被安逸尘忽然的推心置腹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刚好张晓波这时推着轮椅回来了,将苏子涵从诡异的对话中解救了出来。

 

苏子涵见自己的脚腕没有什么问题,觉得其他的检查就没有必要了,便想着要回学校把剩下的课上完。但是张晓波哪能放心,他不容置疑地将苏子涵抱上了轮椅,非得从心脏开始全身检查一圈。安逸尘和苏子涵都拗不过他,只好又是抽血、又是化验,折腾到医院快下班才完事。

 

最后,张晓波拿着各项指标都正常的化验单才放下了心,不过在看到性别那一栏时,还不忘调侃一下苏子涵:“诶我说,别看你这细皮嫩肉的,将来居然和我一样是个alpha。”

 

苏子涵很早的时候去体检就知道自己将来是个alpha,只是年纪没到还没开始明显分化。他现在被张晓波又背出了医院,趴在他的背上恶狠狠地说:“我细皮嫩肉的?你是不是忘了咱俩第一次怎么见面的?”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张晓波差点气得把苏子涵扔下去:“你说你第一次见面怎么下那么狠的手?幸好没人看见,要不你波哥我在北区怎么混?”

 

苏子涵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含糊地差了过去:“你一会儿让何慕帮我把书包送回家去吧,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家休息,我自己回去就行。”

 

张晓波用从安逸尘那边借来的钱打到了车,他将苏子涵放到后座上,自己也坐了进去:“书包什么的你不用管了,我让邓子去取了。其他的你也别操心,我肯定要把你送回家才放心。”

 

苏子涵知道张晓波和他一样脾气倔,反正都陪了一下午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就由着张晓波去了。

————————————

嘿嘿嘿~我会想办法让两个alpha谈恋爱的~~~

评论(25)
热度(126)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