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张晓波X苏子涵】别样青春第二章

我不更文你们就取关我,也是耿直2333333333

来吧,接受我一盆狗血吧

(这么久没更新,你们够快忘了前一章讲什么了吧,戳我好了……)


第二章

 

“子涵,子涵……”

 

“恩?!”苏子涵猛地一抬头,发现自己的好友何慕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

 

“你的卷子。”何慕将近乎满分的试卷放在了苏子涵手边,有些担忧地将手心贴在了他的前额,“你今天早上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生病了。”

 

苏子涵乖巧地任由何慕动作着,勾起嘴角笑了笑:“你不用担心,我昨天和爷爷聊天聊了太久,所以有些睡晚了。”

 

何慕对着苏子涵眼睛下淡淡的黑眼圈仔细看了看,一句“注意休息……”还未说完,就被预备铃粗暴的打断了。

 

苏子涵示意何慕回到自己座位上,趁他不注意揉了揉自己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跳的右眼皮。

 

昨天几乎一回到家苏子涵就有些后悔了,所谓强龙还不压地头蛇,他不是怕张晓波一个人,而是怕他呼朋唤友的找来一帮人惹他麻烦,到时候他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像小说里一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今天早上整理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学生卡又不见了,自己从来没有丢三落四的习惯,估计多半到了张晓波手里,这让苏子涵感到更加头疼。

 

老师踩着正式铃声准时站在了讲台上,一声“上课”将苏子涵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清了清自己的嗓子,“起立”还未喊出口,教室的大门就被“砰”的一下踹开了。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弄傻了眼,连老师都不由自主像门外看去——只见一个人焗着一头棕黄头发大大咧咧地站在门口,脚还保持着踹门的姿势没有放下来。他理了理穿的松松垮垮的校服,在全班人的注目礼下气定神闲地走进了教室。

 

“张晓波?!”

 

不知道是谁小声的感叹了一句,在鸦雀无声的教室里显得异常清晰。随即整个班级都好像炸开了窝,同学间不顾你我地交头接耳,将原本知识传播的殿堂变成了小区旁边的菜市场。

 

老师被这一系列的变故弄得涨红了一张脸,凭着自己多年职业经历锻炼出来的丹田大吼了一句:“安静!”,然后拿着戒尺在桌子上重重地敲了一下,直直指向张晓波:“你是做什么的?这里是学校你懂不懂?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张晓波无所谓地回头瞥了老师一眼,又将视线重新转回底下的同学,四处打量着似乎在找什么:“学校?我当然知道这是学校,要不我还不来呢。”

 

老师被他的态度气得不轻,底下有同学见情况不好,便小声提醒着:“老师,他是张晓波,确实是这个班的。”

 

老师将手中的戒尺重重地拍回了讲台上,让底下的同学又莫名抖了一抖。张晓波的名字全校可谓皆知,但是他从来没有来上过课。老师管不了,其实也不想管,毕竟他父亲都没办法,哪里轮得到他们这些外人。其实要不是看在他那个说话还有一定分量的爷爷的份上,张晓波压根连高中都考不上,更别提在本校最好的班级里挂了个名。他不来,学生和老师也都乐得清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理他逃课的事。今天这位太子爷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想起穿着校服来上课,还在上课前就闹了这么一出,把讲台上的老师气的牙痒痒,但是也终究不能赶人出去。

 

张晓波在教室里巡视了好几圈,终于看到了将自己昨天揍得特别惨的罪魁祸首,他忽略了老师告诉他“做到最后一排去”的命令,径直走到苏子涵的同桌旁。

 

张晓波抬脚不轻不重地踹了那人椅子一脚,居高临下地吐出一个字:“滚!”

 

苏子涵全程都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将视线转到了自己的课本上,仿佛周围发生的所有事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苏子涵的同桌是个老实的男生,看到张晓波如此专横跋扈自然不敢反抗,乖乖收拾了自己的书本搬到了最后一排。张晓波大大咧咧地把书包往桌子上一甩,完全忽视了老师恨不得将他凌迟处死的视线,坐在椅子上凑近苏子涵的耳朵说了一句:“苏子涵是吧,咱俩走着瞧。”

 

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苏子涵反而心里没有那么担忧了,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期待着这个二世祖尽早过腻学校生活重归社会。他清楚地吐出一句:“起立”,草草地将早上这场闹剧掀了过去。

 

苏子涵这一上午的课意料之中地过得无比艰辛,不是课本莫名其妙不见了,就是做笔记时总是被旁边人碰到手臂,有一节课课间时自己的整张桌子干脆都被张晓波“不小心”淋上了水。看着张晓波奸计得逞般的笑容,苏子涵什么也没说,只是向何慕借了课本,同时求他下课将笔记重新借自己抄一份。经过这短短一上午,所有人都看了出来,张晓波哪里是忽然迷途知返回来上学,分明是趁机调皮捣乱扰得人不得安宁来的,偏偏他还只针对苏子涵一个人,让人实在匪夷所思这个平时安分守己的乖乖学生究竟哪里惹到了这尊大佛。

 

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的时候,苏子涵默默在心里松了口气。他对着何慕望过来的关切眼神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张晓波这一上午看着苏子涵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是心情大好,虽然苏子涵迟迟没有回应让他些微有些挫败,但是中午的时候还是吃饭最大。他走之前挑衅地踹了踹苏子涵的桌子,欠扁地说了一句:“阿,抱歉,腿抽筋了”才带着胜利般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教室。

 

何慕一看张晓波离开后立刻就凑到了苏子涵身边,十分担忧地问道:“子涵,他怎么总是针对你?你哪里惹到他了?”

 

苏子涵从书桌里拿出自己准备好的午饭,和何慕一起拿去教师办公室加热。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抿了抿嘴,趁着老师都不在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和何慕讲了。

 

“张晓波也太混蛋了,简直就是欠揍。”作为为数不多知道苏子涵武艺高强的密友之一,何慕自然是为苏子涵打抱不平。可是他转念一想,又察觉到了哪里不对:“他会不会找那些狐朋狗友一起来找你麻烦啊。”

 

苏子涵想了一会儿没有说话,显然他的担心和何慕是一样的。

 

但是苏子涵这次确实有点想错了。张晓波有一帮为他马首是瞻的小弟不假,但是他还没有脸皮厚到对小弟们承认自己被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好学生揍了,还是揍到爬不起来那种。要不他早就让人把苏子涵围在胡同里打一顿完事就好,根本不会费事从家里翻出快成传家宝的校服,装模作样来学校上学。

 

何慕看苏子涵没有说话知道自己猜中了,便大大方方向他提议:“要不子涵你住到我家来吧,早晚都和我一起走,我让我哥对派几个保镖跟着,这让你也能安全一些。”

 

苏子涵摇了摇头,拿上午饭和何慕一起往回走:“不用麻烦了,我能避他一时,又不能避他一辈子。况且就这么突然搬到你家去,我爸妈和爷爷也不会放心的,到时候不好和他们解释。”

 

何慕知道苏子涵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但是他也知道一旦苏子涵打定了主意,他是无论如何都劝不动的,只好对好友说:“子涵,你要知道无论如何,我都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会永远帮你的。”

 

苏子涵微微侧过头去,感激地对何慕笑了笑。

 

何慕中午托别人帮他带了午饭,这时就在教室里和苏子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还未等苏子涵吃完,张晓波已经抹抹嘴回来了。他看了看还在吃饭的苏子涵,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地坏笑。

 

苏子涵感受到了对方明显意味深长的视线,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和午饭往旁边挪了挪,但是到底没有躲过张晓波的魔爪。只见张晓波在坐到椅子上之前不小心“踉跄”了一下,胳膊往前一伸,就将剩下的汤汤水水全部扣在了苏子涵的大腿上。

 

“张晓波,你别太欺负人了!”一旁的何慕比苏子涵反应还大,站起来指着张晓波的鼻子好像就要冲过去揍他一顿。苏子涵连忙拉住何慕胳膊,柔声对他说:“小慕,你去帮我拿点纸巾过来好不好?我来收拾一下。”

 

张晓波没有理会何慕的叫嚣,他做回座位后将脚翘上了桌子,一副大爷的样子挑衅似得看着何慕和苏子涵。

 

苏子涵好说歹说将何慕给劝走,转头就看到张晓波放肆的姿势和不善的眼神。他自己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好像刚刚被泼了午饭的人不是他一样。他只是不咸不淡地给了张晓波一个眼神,缓缓说了一句:“幼稚。”

 

平白无奇的两个字点燃了张晓波所有的火气,让他发现做得一切就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对苏子涵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但是他偏偏不能发火,好像他最先对着苏子涵跳脚就是他输了一样。男孩子那点莫名其妙的好胜心就这么被点燃了起来,烧得张晓波由内而外的痛苦难耐。

 

张晓波将脚重重地往地上一跺,这次却连苏子涵一个眼神都得不到了。

 

苏子涵有轻微的洁癖,裤子上的这些污渍让他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不幸中之万幸的是,他为上体育课准备的一条运动短裤还放在书包里,虽说九月份秋高气爽、早晚有些偏凉,但是也总比一股怪味黏在身上挥之不去要好。

 

等苏子涵换好裤子重新走回班里的时候,张晓波下意识的往他身上看去,这一眼却让张晓波有些傻眼:运动短裤之所以有这个称呼主要是因为它短,所以苏子涵半截大腿和全部小腿就出现在了张晓波视线里,细长笔直的小腿盈盈可握,白玉般的皮肤如同被精细打磨过,连一丝瑕疵都没有。张晓波头一次明白了校服的作用,这样一双幼腿若是被紧身衣服束缚着,别说女人,男人可能都得疯。

 

象牙般的双腿似乎给了张晓波太多刺激,清脆的上课铃都没有让他从脑海里的一片白光里清醒过来。直到老师站在讲台上开始枯燥又乏味的长篇大论时,张晓波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苏子涵看了许久。他连忙掩饰性地低声咳嗽了几声,说出口的话都是欲盖弥彰居多:“你这个人看着像个女人似得,腿怎么比女人还细,你不会是女扮男装谎报了自己性别吧。”

 

一上午都没有搭腔的苏子涵这时却看了张晓波一眼,趁老师回头写板书的功夫悄声对张晓波说道:“明明你的腿也很细,怎么还好意思说我像女生。”

 

撩了这么久的人终于有了一点回应,张晓波一波三折的心绪终于又往高兴方面靠拢,觉得自己终于取得了这场拉锯战的胜利。他连忙压低声音回复道,句尾的上挑音都带着愉悦的音符:“我哪有你腿细,不信你摸?”

 

张晓波就见苏子涵对他淡淡笑了笑,对方青葱般的玉手真得搭到了张晓波的腿上,直到这时,他一直不算灵光的脑袋终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嗷!!!!!”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嗓子的惊奇程度不亚于他早上那临门一脚,惹得全班同学纷纷向他们的方向看过来。只是现在讲台上的老师可不像早上那位如此好对付,当了十余年的教导主任让她应付这种流氓学生早就得心应手。只见她将粉笔往讲桌上重重一放,指着正使劲揉着被掐的大腿的张晓波说道:“张晓波是吧,别以为我治不了你,自己去后面罚站,下课了再回来!”

 

张晓波还未等回话,苏子涵却先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说道:“老师,您别怪张晓波,是我刚刚不小心踩了他一脚才让他不小心叫出了声,您罚我吧。”

 

苏子涵柔柔的声音里带了点委屈,配上他一脸真挚的表情,任谁看了都觉得这里另有隐情。教导主任一双“火眼金睛”,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她早上听到了不少风言风语,刚刚又在走廊里碰到了换好衣服的苏子涵,此时断定是张晓波逼着苏子涵出来认错,将不属于他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一想想自己捧在手心上的三号学生被一个混混这么欺负,教导主任气就不打一处来,对着张晓波几乎是怒吼到:“做错了事还不敢承认,张晓波你还有没有点担当。去后面罚站,直到放学才准回来!还有,别以为你能糊弄过去,老师我别的本事没有,联系上你那退休了的爷爷还是有办法的!”说完了还不忘对苏子涵摆摆手,示意这件事和他无关。

 

张晓波看着一脸无辜的苏子涵,感觉刚刚的自己就是傻逼,居然会认为自己“赢了”。他还真不怕老师联系他爷爷,但是他就是不想让苏子涵看轻自己,不想真的像老师说的一样“没有担当”。所以他梗着脖子一言不发地站到了最后一排,不过如果视线可以实体化的话,苏子涵早就被张晓波穿出好几个窟窿了。

 

何慕回头看了眼正低头吐舌头的苏子涵,觉得自己上午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凭着苏子涵的智商,几个张晓波都不够他玩的………

——————————————————

何慕是纯·同学关系,真正情敌下一章出场

评论(35)
热度(184)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