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苏越】误终身(架空武侠,应梗文)

原梗如下: 【@哒哒哒~ :点梗!陵越是少恭的鹰犬,也是忠犬。少恭是屠苏敌人,在发现屠苏看上陵越后,少恭派他出去勾引屠苏……】

这里稍微做改动,陵越替少恭办事,但是不是很听少恭的话~

叫这个名字的人好像还不算少,也不知道有没有艾特对人,要是没有姑娘一定记得和我说一声~

然后友情感谢 @祝君好(年年) 提供的具体脑洞,(づ ̄ 3 ̄)づ么么哒


第一章

“屠苏师兄,师父让你过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

 

屠苏放下手中的佩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才去前厅寻自己的师父。

 

“师父,您找我?”

 

“恩,屠苏,你过来。”

 

紫胤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笺递给屠苏,“为师知你素来想要去山下看看,正好为师有一封信要交给少林寺的方丈大师,你去替为师跑一趟。回来的时候若是愿意,可沿途游历一番。只是记得,你自小便被为师带在身边,江湖之事知之甚少,凡事三思而后行,切不可莽撞行事,切不可听信小人谗言。玩够了,记得回来。”

 

屠苏从紫胤手里接过信封,向来冷面的脸上带了一抹孩童般的笑容:“弟子谢过师尊。弟子定不负师尊嘱托,将信按时送到。”

 

紫胤摆了摆手,权当是送别了。

 

屠苏下山之前,到底没忘了这是自己第一次远游,特意找了几个有江湖经验的师兄,问了问山下的情况,弄明白了钱要怎么花,去少林寺的路怎么走,还有这一路上吃喝拉撒睡怎么解决,等屠苏糊里糊涂感觉自己学的差不多了,师兄还神神秘秘地揽着他说了一句话:“师弟,小心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天墉剑派到少林寺的路不算好走,一路上风餐露宿也没个人照应。但是屠苏心里还是欣喜的,他想要去看这大千世界,想要去闯这快意江湖,平时被师父拘着连下山采买的事都轮不到他,这次总算逮着机会,让他用自己的双腿去丈量脚下这方土地。

 

那日屠苏赶路赶得疲惫,在一湖边洗了个澡就爬到一棵大叔的枝桠上闭目假寐。不一会儿,来了一拨武林人士,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商量什么。赶巧的是,他们正好停在了屠苏休息的那棵树下,谈论的事一字不漏都让屠苏听了去。

 

“老大,你确定就是这条路?我看着来来往往也没有多少人啊。”

 

“你懂什么!”为首那个男子刻意有些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条路是通往洛阳青玉坛分部的必经之路,前几日还有人看到青玉坛的人在这里出没。”

 

“那老大,我们怎么办?”

 

“真是蠢死你算了。只要我们拿下他,献给少林寺那帮人,就能把青玉坛一网打尽……”

 

“就凭你们这群酒囊饭袋,也想拿下我。”

 

为首那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清冷声音没有感情地打断。而后,屠苏便见一男子身着蓝衣从天而降,举手投足间宛若谪仙,连容貌都不似人间应有,剑眉星目,挺鼻薄唇,面若傅粉,俊秀无双。屠苏一时不觉有些两眼发直,觉得这等举世难寻的人儿只在画簿中看见过,哪里见过活生生的真人。

 

蓝衣男子兀自不知头上有一火热视线正一动不动盯着自己,他拔出自己的随身佩剑,虚指着刚刚正在谋划捉住他的人们。

 

“怎么,怕了?”

 

刚刚那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便大吼一声蜂拥而上。蓝衣男子冷哼一声,挽了一个剑花便迎上迎面而来的刀光剑影。不出一盏茶的时间,站着的人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屠苏这时候才感觉到不对,他听师兄说过,青玉坛是江湖上亦正亦邪地门派,若是见到了他们的人最好绕着道走。但是刚刚那帮人提到要绑着人去少林寺,少林寺是正经门派,所以这些人应该也是好人。百里屠苏怎么能见好人倒下?于是他拔出佩剑,从树上直奔蓝衣男子背后死穴而去。

 

男子本以为眼前这群人已经是他要面对的全部对手,一时放松了警惕,只顾着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摆。熟料,正当他起身准备离开之时,忽然感觉到耳后传来呼呼剑啸,他下意识转身格挡,却因为出手之人剑术高超且自己没有防备而被划伤了臂膀。男子受伤了也没有慌乱,而是你来我往地与屠苏比上了剑术,两个人一时打得难解难分,飞沙走石间连天地都有些变色。

 

男子因受伤似乎感到有些烦躁,他虚晃一招之后退出了战圈,冷冷地冲着屠苏说:“从背后偷袭乃小人行径,算什么英雄好汉。”

 

屠苏一愣,想起来刚刚自己确实算是背后偷袭,无论眼前之人是正是邪,自己皆不应该如此莽撞地贸然出手。就这么一愣神地功夫,蓝衣男子已经飞远,消失在了屠苏视线里。他自小只钻研剑术,轻功一向是他的短板,眼看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追上刚刚离去之人,屠苏便也就放弃了追赶。只是一路上想起自己背后出手的做法,总觉得后悔不已,自己不应该做出此等小人行径,还将人误伤。屠苏越想越后悔,只是天大地大,不知道两人能否江湖再见,至少让屠苏好好和男子道一个谦。

 

许是老天见屠苏初出茅庐,不忍心让他刚入江湖就受此挫折,竟然真的让屠苏再次见到了那个蓝衣男子。

 

屠苏将信交给少林方丈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方丈和紫胤速来有些交情,对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年轻弟子心里自然也喜爱几分,便将屠苏留在了寺中。

 

屠苏完成了师尊嘱托,看着方丈盛情难却也就没有推辞。谁知当晚,他就见到了这几日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儿。

 

屠苏正躺在床上回想几天前刚见到蓝衣男子时的场景,怎么想怎么懊悔,还未等他回忆完,只听到院中“噗通”一声,似是有重物落地。屠苏不敢马虎,拿起床头的焚寂就赶了出去。

 

屠苏赶出去时院中什么也没有,但是他还是眼尖地看清了地上还未晕开的血滴。屠苏想都没想就顺着血迹找了过去,就发现了躲在枯井后自行疗伤的蓝衣男子。

 

男子拔剑指着误闯过来的屠苏,天上的云层被徐徐晚风吹散开来,清凉地月光洒下,让屠苏看清了男子的面容。

 

“是你?!”

 

屠苏发现对方左手捂着自己的右肩,血正源源不断地从伤口中涌出来。他拨开指着自己喉咙地剑锋,上前帮男子按住伤口。

 

“你别出声,我带你去房间包扎。”

 

男子有些诧异地看了屠苏一眼,抿了抿嘴没有出声。寺中的人似乎并没有别惊动,两个人一路畅通无阻地返回了屠苏的房间。

 

“幸好我师兄给我带了些金疮药,你别动,我来给你上药。”屠苏从包袱里拿出一个青花瓷瓶,半跪在男子面前想要给他上药,却被对方一个动作躲开了。

 

“你这次不从背后偷袭,想要捅我一剑了?”男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屠苏,似乎对方不解释清楚,就打算这么一直僵下去。

 

屠苏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后脑,言词诚恳地说道:“上次的事情是我对不住,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道歉,谁知道你当时走得太快了,也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不知道怎么寻你。这次让我给你上药,权当是给你赔个不是。”

 

“哼,若不是上次被你所伤,我这次也不会伤得更加厉害。”

 

男子没有好气地瞪了屠苏一眼,到底把手放了下来。他将瓷瓶从屠苏手中拿过,放在鼻下嗅了嗅,又将瓷瓶递回屠苏手里,算是同意了让屠苏给他上药。屠苏被男子这么一说更加不好意思,嘴上连连道着歉,动作也变得轻柔,生怕一不小心碰到男子的伤口,让他因为自己的原因雪上加霜。

 

屠苏转到男子身后,小心翼翼地将他身上的蓝色衣袍全部褪去,然后却有些傻了眼。映入眼帘地是一片如白玉般光洁无瑕地背部,肩膀上两块蝴蝶谷因为紧绷地原因仿佛呼之欲出,除了右肩上并不算浅的伤口给眼前的美景添了一点瑕疵之外,屠苏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活色生香的场景,若不是还有点残存的理智,他甚至想要用手摸遍眼前人的每一寸皮肤。

 

屠苏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在山上的时候,和师兄弟们赤裸相见一起洗澡沐浴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怎么这次对着一个陌生男子竟生出许多旖旎的思想来,还一发不可收拾……。

 

男子袒胸露背地待了好久也没有感受到屠苏的动作,不禁有些不耐烦:“怎么不上药了?后悔了?”

 

男子独特的凌厉嗓音将屠苏换回神来,他连忙手忙脚乱地给男子了上药,再也不敢有什么别的念头。

 

“对了,在下百里屠苏,来自天墉剑派,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屠苏想了想,还是将手中没有用完的上好金疮药全部塞进男子手里,就当是赔礼。男子看了手中的药一眼,又打量了一下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百里屠苏,最后还是败下阵来,说道:“在下陵越。”

 

——————————

在我上一篇苏越文完结章底下我说的关于另一个脑洞的投票还可以继续哈,现在青春校园文以微弱的一票优势领先,要是到晚上还是这个结果,我就先更校园文了~~~


评论(15)
热度(145)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