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苏越】古今中外怪志谈·册二十三

上一章似乎有些略粗长,这一章就有些短了~~~~


册二十三

 

“我去天墉城可以,但是我要你留在幽都!”

 

“婆婆!”话音刚落,却是晴雪先于屠苏反驳出声,“苏苏他已经能很好的控制焚寂煞气,大哥也说他对人间并没有威胁,您为什么非要把他留在幽都?!而且陵越大哥和苏苏两情相悦,不能没有苏苏……”

 

“你闭嘴!”幽都婆婆将拐杖重重地在地上一敲,干净利落地阻住了晴雪的话语,她将目光放在屠苏身上,“我要听你的意思。”

 

屠苏目光灼灼,面上却不动声色,问道:“是不是我若不答应,婆婆就不去天墉城帮我师兄?”

 

“若老朽说是呢?”幽都婆婆不为所动。

 

“既然如此,晚辈应下婆婆就是了。”

 

“苏苏!”晴雪在一边着急的不得了,却发现屠苏气定神闲好似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一样。

 

屠苏给了晴雪一个安抚的眼神,回头对幽都婆婆说道:“只不过晚辈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婆婆务必全了晚辈这个心愿。”

 

幽都婆婆似乎也没有料到屠苏答应的这么快,心里还在盘算着此事是否有诈。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看看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能耍出什么花招。

 

“你说就是了。”

 

屠苏恭恭敬敬给幽都婆婆行了弟子礼,道:“想必婆婆也能猜到晚辈和师兄的关系,所以在师兄平安生产之前,晚辈希望能守在师兄旁边,等到确定师兄万事平安之后,晚辈再随婆婆一起回幽都,到时候任凭婆婆处置。”

 

幽都婆婆打量了屠苏一眼,又看了看在旁边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口一脸着急的晴雪,想着屠苏的要求也合情合理。况且有焚寂这个不稳定因素在,让这小子跟在自己身边反而更加放心一些。她便点了点头,答应了屠苏的要求。

 

“苏苏,你怎么能答应下婆婆,你要知道你再回幽都很可能就回不去了啊!到时候你让陵越大哥和孩子怎么办?”

 

待婆婆离开大殿去收拾随行物品之时,晴雪焦急地拉着屠苏问道。若是这件事被陵越大哥知道了,晴雪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面再去见他。

 

“晴雪,你先别急。”屠苏谨慎地四处打量了一眼,确认隔墙无耳之后才压低了声音对晴雪说道:“我走之前师兄特意嘱咐了我,说少恭来信,他们取得最后一片玉衡碎片已经有了很大进展,想必不日就能回到天墉城。”

 

晴雪还是没有弄明白,这和少恭又有什么关系:“然后呢?”

 

屠苏志在必得的微微一笑,说道:“少恭和师尊已经想好了通过玉衡解除煞气的办法,等他们回了天墉城就可以施行。到时候我解除了这一身煞气,幽都婆婆也就没有理由再让我回这里封印。这其实就是师兄的意思,他估计料到了婆婆会想要让我留在幽都,否则也不会再临行前特意告诉我这个消息。”

 

晴雪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那若是少恭的法子不管用怎么办?苏苏你还真和婆婆一起回来吗?”

 

屠苏了然地一笑:“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扔下师兄一个人的,我还等着他带我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屠苏和晴雪带着幽都婆婆回到天墉城的时候紫胤和陵越都没有出来迎接,反而是隔壁山头的涵素真人带着芙蕖等在了山口处,见到三人回来便迎了上来。

 

“在下涵素真人,见过幽都婆婆。”

 

幽都婆婆发现不见紫胤真人,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她一路上和涵素客套着,两个人都默契地绝口不提紫胤真人的事。

 

屠苏无意听老一辈人话语间不带刀光剑影的针锋相对,他觑准了机会拉住了芙蕖,小声问道:“师兄怎么还没有来,是还在生我的气?”

 

芙蕖鄙视地看了屠苏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大师兄真的和你生过气。他今日估计你要回来,本想出门来接,结果……腿抽筋了。”

 

屠苏听完之后眉头一跳,给了芙蕖一个‘交给你了’的眼神,便向两位长辈告了罪溜回了陵越房里。

 

“师兄?”

 

屠苏推门进来的时候陵越果不其然正躺在床上看书,黑色的发丝并没有竖起来,而是随意地披着,给一向清冷端正的陵越染上了一层慵懒。

 

陵越见屠苏对门而入,嘴角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他刚想放下书起身去迎,就被快步走过来的屠苏摁到了床上不让乱动。

 

“回来了?”陵越见屠苏执着,也就顺从地不再动作,靠在床上看屠苏刚回来就在房间里忙来忙去。

 

“师兄吩咐,怎敢不从。只是听芙蕖说师兄腿不太舒服,可是好一些了?”屠苏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换了一身干净的才躺回陵越身边。他知道师兄爱干净,嘴上虽然不怪罪,很多时候心里还是在意的。

 

“不是什么大问题,听说是怀孕期间经常会犯的毛病,忍一忍就好了。”陵越当然不会说自己半夜被疼醒的事情,只是前几日屠苏不在尚且还瞒得住,这屠苏一回来肯定又会同塌而眠,届时可能会扰得对方也睡不踏实。

 

屠苏要是真信了陵越的没有什么大问题那才是傻子,他也不在口头上多占便宜,而是伸出手去给陵越的双腿来回揉捏,嘴上还说着:“我不在的这段期间,师兄怎么又瘦了,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陵越被屠苏恰到好处的按摩弄得一脸餍足,笑道:“你这才出去几天,就算瘦了哪能有这么明显。况且芙蕖看我看的紧,我还真没有什么机会不好好吃饭。”

 

“那一定就是芙蕖做的不好吃,让师兄吃不下。”

 

“……”

 

陵越见屠苏至少没有被幽都的人扣下,心中的这块儿大石头也终于能放下心来。两个人又再床上你侬我侬了一会儿,屠苏才将幽都发生的事和陵越说了。

 

陵越听完皱紧了眉头,问道:“若是师尊和少恭没有办法解决你的煞气,你要怎么办。”

 

“我说的是等师兄你生产完之后再随婆婆回去,到时候等生完了这一个师兄你再怀一个不就得了。”

 

“……”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我的师弟如此机智。

 

“骗你的,师兄。”屠苏见陵越隐隐约约有发火的迹象,赶紧收了玩闹的心思,一本正经地和陵越说:“我和师尊讨论过消除焚寂煞气一事,师尊说若是玉衡能够找全,此事十中有八九分可能性能成,所以师兄且放宽心,将自己和孩子照顾好才是。”

 

“我姑且信你这一次,万一少恭此法不能成事,等孩子生下来了我再想办法。师兄断不会让你独自一人困在幽都一辈子。”

 

“恩,到时候我们一起想办法。”

 

幽都婆婆便随着晴雪一起在天墉城住下了,期间她来看过陵越一次,也作为一个长辈告诉陵越不少怀孕期间需要注意的地方。陵越虽然不喜幽都之人武断的做法,但作为一个晚辈,他在礼仪之上没有任何值得挑剔的地方,让幽都婆婆感到十分满意,连带着瞅着屠苏都顺眼了一点。

 

紫胤真人也很聪明地没有过多在天墉城里面露面,除了仍是看顾着陵越的身体,基本待在书房里闭门谢客。日子平平淡淡地过到了陵越怀到八个月大的时候,少恭和千觞终于不负众望地赶了回来,同时还带回了完整的玉衡碎片。

 

于是,难得的,天墉城几乎所有能说得上话的人都聚集在了紫胤真人的书房里,除了被瞒住的幽都婆婆和不得不留在婆婆身边的晴雪,连已经有些行动不便的陵越都赶了过去。

 

“这个就是完整的玉衡。”欧阳少恭从怀中掏出已经被他拼凑完整的上古神器,一阵阵阴鸷之气散播开来,让在场修仙之人都面容都严肃了起来。

 

“此等不详之物真能帮助屠苏解除煞气?”陵越心中涌上一股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可能是这种感觉太过强烈,连腹中的孩子都感受到了不安,在陵越的肚子里翻来覆去的不得安宁。

 

屠苏紧紧握住了陵越的手,似乎想通过这种简单而原始的方式让陵越镇定下来。

 

紫胤将玉衡拿在手中仔细端详片刻,又递给一旁的涵素真人。他沉吟了半晌,才开口说道:“玉衡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器物,关于它的传说一直以负面为多,确为不祥之物。只是玉器属阴,和屠苏身上的焚寂煞气刚好相生相克,若是这能借住玉衡之力,将体内的焚寂煞气吸引出来后,二者一同封印,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只是师尊,此事是否太过冒险,若是失败,屠苏……又该如何?”

 

紫胤看着堂下自己两个风华正茂的弟子,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一切又都在不言之中。

 

“师尊,弟子想试一试。”

 

屠苏看了看在场所有人,缓缓说道:“弟子受焚寂之苦已经长达数十年,若如此能一举除去焚寂煞气,让弟子不在月圆之时受尽折磨,不仅仅是为我,也算是为所有人带来无限好处。就算此举不能成事,弟子也相信师尊有能力保全弟子性命,无非是一切要从头开始,再寻办法而已。”

 

此言一出,整个书房都安静了下来。许久之后,紫胤才无奈地叹了口气:“此事为师倒是有七八成的把握,但到底不能断言保你无事。而且这个过程可能会异常痛苦,你可想好了?”

 

“弟子相信师尊。”

 

“既然如此,下个月初六正好为阳年阳月阳日,此日能帮着我们压制玉衡的阴气,也是你体内煞气最弱之时,最方便我们行事。为师这就回去和涵素真人一起准备相关事宜,而你,则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

 

开头的话算是说给所有人听的,但最后一句却明明白白说给陵越。他自知在这个时候不能给众人添乱,也只好强行压下心中不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师尊点了点头。

 

紫胤真人看这件事这么定了下来便让众人都回去休息,只留下了涵素和少恭商量具体的一些细节。屠苏揽着陵越回到了他的卧房,拿出手帕沾湿了水给陵越仔仔细细地擦着双手。

 

“刚刚是不是书房里太热了,惹得师兄手心流了这么多汗。”

 

屠苏低着头看不见神情,陵越没来由地就心慌了起来,他急急忙忙将手抽回来,捧着屠苏的脸慢慢上抬,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的眉眼,似乎想要将他全部的样子都刻画在心里面。

 

屠苏又怎么感受不到陵越的不安,他其实自己也怕,他怕万一这件事不能成功,他便再也没法陪在陵越身边,陪他看夏荷映日,陪他赏枯荷听雨,怕这广饶天地间,只留下陵越一人,该是何等的落寞和残忍。可是屠苏不能说他怕,他和陵越是彼此唯一的依靠,他只能紧紧抱着陵越,一声声对陵越说:“没事,屠苏在这里,屠苏在这里……”

————————————

感觉快要完结了,开心~~~~~~

评论(17)
热度(128)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