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苏越】古今中外怪志谈·册二十二

册二十二

 

等日子进入到腊月的时候,陵越的肚子终于有显怀的迹象了,看上去仍不似普通妇女一样笨重,但是好在身上让屠苏喂出了些肉,面色也红润了不少。

 

欧阳少恭得了紫胤的默许,照顾了陵越几日之后就和千觞下山去寻找最后一片玉衡碎片。在此之前他还留下了不少丹药给屠苏,虽说不能完全压制煞气,但是让他在月圆之时好过不少,至少能保持清醒,不用担心伤到陵越父(mu)子二人。芙蕖却是从另一个山头处搬了过来,美其名曰照顾陵越,其实是陵端在后山挨罚,她一个人无趣得很,便收拾好行李住在了这边。兰生和襄铃依旧留在山上打情骂俏,同时也算是笑料的制造者,闲来无事便陪着陵越说话解闷,惹了屠苏不少的眼刀。

 

一日天晴,兰生来了兴致想要去后山看看,屠苏就顺便将晴雪和芙蕖都打发走了,自己和陵越享受着难得的独处机会。

 

陵越因为一天天肚子变大有些腰腹酸痛,屠苏在房事上也不敢太过分,很多时候两个人抱着亲一会儿就算了事。这日两人在床上温存完,屠苏揽着陵越让他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摩挲着陵越的小腹,让他躺着稍微舒服些,嘴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师兄你怎么从来没有和我提过你真身是麒麟这件事,若不是少恭向我说起,我恐怕要一辈子以为师兄和我一样是个凡人了。”

 

陵越被屠苏的按揉弄得舒服得有些昏昏欲睡,声音里带着一点鼻音,不似初冬新雪,倒像缱绻春风:“你也从来没有问我这些事,我就自然想不起来说。其实我被师尊带回天墉城之时已是幼儿形态,若不是我下山修行,恐怕师尊也不会和我说起我真身的事。”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屠苏颈间,带着点让人蠢蠢欲动的温度,屠苏手上的动作没停,腿却小心翼翼地挪着离开了陵越下身些许。

 

“那我们的孩子会是麒麟,还是人,还是……麒麟人?”

 

“噗……”

 

陵越知道屠苏的猜测在理,但是还是忍不住被屠苏话逗笑得笑出了声。他抬眼看了看一本正经想着自己孩子究竟是什么物种的屠苏,觉得自己这个严肃冷酷的师弟可爱得紧。

 

“世上哪有麒麟人这一说,”陵越动了动在屠苏的怀里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我翻过师尊留下的古籍,上书麒麟与人的后代仍为麒麟,寿命较麒麟要略短一些。不过孩子若生下来便在你我传授下修仙问道,想来寿命之事也应不是太大的问题。”

 

“我倒希望孩子出生后最好能由师尊带着,这样师兄你不会太过劳累,也有时间多陪陪我。”

 

“你怎么连自己孩子的醋……”

 

陵越的话没有说完,屠苏和陵越的身子双双一僵,流连在陵越腹部的手也停下了动作不再乱动,两个人诧异地对视了一眼,又齐齐往陵越的小腹看去。

 

两个人屏气凝神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好久,终于,屠苏的手心处又传来一下轻微的颤动。

 

“师兄,他……是不是,动了?!”

 

屠苏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刚刚的两下又轻又快,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胎儿的动作。想必陵越也有同样的感觉,否则不会在眼中闪着和他一样的惊喜和雀跃。

 

“估计是你刚刚说要将他扔给师尊照顾,孩子不高兴了。”

 

屠苏一听,赶紧俯下身去,对着陵越的腹部装模作样的说道:“那个……宝宝……你……你别生气,爹在开玩笑,你要乖乖的……”

 

陵越和屠苏因为这轻轻的胎动而兴奋不已,虽然之后无论屠苏再怎么逗弄、再说什么蠢话,孩子都没有丝毫反应,但是两个人直到兰生他们回来脸上都挂着笑容,甜蜜美满得闪瞎了众人的眼。

 

自从那次胎动之后,孩子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再也没有任何动作,饶是屠苏说出多么过分的话来也没有什么响应。陵越也心知这个事急不得,每天耐着性子陪屠苏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话,一家三口明明没有见面,却已经有了三口人其乐融融的样子。

 

孩子就这么安静了有一个月份,可能是被外头两个笨蛋爹爹吵得不厌其烦,终于活泼了起来,每次都会在陵越熟睡的时候大动特动,好像是在报复他们在之前那段日子的聒噪。陵越过了刚怀胎的嗜睡期,每每孩子有动静都要醒过来一两次,被屠苏好不容易养回来的脸色也渐渐差了下去,屠苏看在眼里,却是只能无可奈何。

 

“早知道他这么能折腾,当初就不应该盼着他多动几次。”屠苏正端着碗劝陵越多喝几口汤,看陵越又捂住了腹部,就知道是肚子里那个小家伙又不老实了。

 

“无妨,这么爱动,想来应该是个身体康健的。”陵越实在有些吃不下了,但是看屠苏举着辛苦,就顺着他的意思又强迫自己喝了几口。

 

“师兄,他怎么这么小就知道麻烦你,若是长大了可还了得。”在屠苏心里,没有谁能比得过陵越重要,他看着陵越眼睛下浅浅的一层黑色眼圈,有时候都恨不得帮陵越揣着这个累赘。

 

“也没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其实现在想想,当初师尊将你带回来的时候,我没有陪在身边也是一种遗憾,错过了不少你小时候天真无邪的样子。也许,看着这个孩子,师兄能想到你稚嫩懵懂的时候,倒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他肯定没有我小时候可爱招人疼。”没错,在面对陵越的宠爱的时候,百里少侠向来贯彻要争宠到底的原则,就算是自家孩子也不能放过。

 

陵越一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一手握着屠苏的手,觉得手心里这一大一小,就构成了自己全部的世界。

 

紫胤真人大部分时间还是闭关修炼,每隔几天记得出来给陵越把把脉、问问诊,日子过得也算舒坦。不过看着陵越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起来,有一件事紫胤真人倒是也泛起了愁。

 

那天陵越真人照例给陵越把完脉之后,问陵越道:“陵越,你在下山游历之时,可曾遇到过其他麒麟一族,亦或是与曾经的族人有过来往?”

 

陵越被问得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紫胤的吩咐想了想下山那段日子,发现自己不是在除妖就是在救人,只好摇了摇头,道:“弟子不曾遇见过。”

 

紫胤无法,只得转向另一个人:“屠苏呢?”

 

“弟子亦然。”

 

紫胤无奈地叹了口气,陵越有些担忧地问道:“师尊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要寻麒麟一族?弟子虽然现在身子不便,但应该还是可以帮衬师尊一二的。”

 

紫胤背对着苏越二人负手而立,半响才幽幽叹道:“为师是在考虑谁来为你接生这个问题。”

 

这话一出,两个人都闹了个红脸,明明孩子都怀到这么大了,也不知为何一提到接生问题就忸怩了起来。不过这个事马虎不得,陵越和屠苏下山时候还是听说过,凡人产子之时是如何九死一生,稍微出了点差错那就是一尸两命。只是那些接生的产婆都是普通妇人,为麒麟接生,也不知做不做得来。

 

“这件事,不能拜托师尊吗?”陵越自知情况特殊,但是除了师尊之外他也想不到别而人选。

 

若是为师有方法,也就不用问你们俩是否认识麒麟一族的人了。紫胤淡淡看了两个人一眼,没有说出口的话两个弟子倒是都明白了。

 

“那弟子这就下山,去寻找师兄其他族人,到时候请上山来,在一旁协助师尊。”

 

紫胤摇头否定了屠苏的想法:“麒麟一族向来避世隐居,鲜有在世游历者皆修为甚高,你是认不出原形来的。你这一去,没有三年五载,怕是不得而返。”

 

这么一说陵越和屠苏两个人也犯了难,低头沉思想着对策。紫胤不知想到什么自言自语般叹了一句:“若是有幽都的人在就好了。”

 

这句话让屠苏和陵越两个人重新燃起了希望,他们对视一眼,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师尊问的,可是幽都之人?”

 

紫胤点了点头:“据我说知,幽都藏书中,曾有记载如何为麒麟等兽接生之法。而幽都婆婆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若是有她在旁,应该可保万事无虞。只可惜我在很多年前和幽都之人有过过节,所以不知这次能否能请得动她。”

 

师尊居然还能和人有过过节!这件事让屠苏和陵越多多少少有些诧异,许是二人的表情太过明显,还未等他们问出声,紫胤已经替他们解答了疑问:“这多多少少也和屠苏你有关系。当年师尊到乌蒙灵谷后见你伤势颇深,便决定带着你到附近的幽都修养一番。幽都之人世代看守其他凶剑,他们虽同意你治疗,但是却执意要将你连同焚寂封印在幽都,为师不忍,便和他们起了一番争执后带你回了天墉城。”

 

屠苏和陵越没有想到师尊和幽都居然还有这么一段瓜葛,屠苏想了想说:“可是晴雪和千觞就是幽都之人,他们也认出来我所负之剑乃是凶剑焚寂,可是他们并没有提到要带我回幽都封印之事。”

 

“哦,确有此事?”

 

“确是如此。”陵越在一旁答道:“那尹千觞原名叫风广陌,虽是瞒着幽都人私自下山,但是却曾经是幽都的巫咸;她的妹妹师尊您也见过,就是现在和芙蕖住在一起的风晴雪,是幽都的灵女。”

 

紫胤的表情终于有了些松动,他对屠苏道:“既然如此,你速去请风姑娘过来,为师问问她是否愿意请幽都婆婆过来一趟。”

 

“是!”

 

风晴雪一听是紫胤找他,二话不说就来到了陵越房里。她简单听陵越讲了下前因后果,对着紫胤真人有些严肃地说道:“紫胤真人,实不相瞒,在下确实是幽都的灵女。只是其实我和大哥下山并不完全是大哥说得那样游山玩水,而是为了找到当年被您带走的焚寂剑和苏苏。大哥在观察苏苏一段时间后发现他能将焚寂煞气控制得当,便也没有起要将他带回幽都的想法。只是这次若是要我回山去请婆婆,恐怕免不了要苏苏陪我一同回去了。”

 

“不行,我不同意。”陵越一听,未等紫胤答话,便率先否定了晴雪的提议。他转头对紫胤说道:“师尊,幽都本就放心不下屠苏,若是此去将屠苏封印在了那里,可就一切没有办法挽回了。我的身子并不算十万火急之事,我们不能让屠苏去冒险;再说天墉城的藏书也不算少数,只要多加翻阅,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师尊,我想去。”屠苏对陵越的话不置可否,而是直接望向了紫胤,说明了自己的看法。

 

“屠苏!”陵越直到屠苏一定会这么说,心里不免有些着急,肚子里的孩子也似乎感觉到了陵越情绪的波动,在陵越身体里翻来覆去,扰得他不得安宁。

 

屠苏连忙起身站到了陵越身后,握住了他的手才慢慢让陵越平静了下来。紫胤看了看苏越二人,最后盯着屠苏的眼睛,问道:“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弟子认为,这次去幽都弟子不一定就会被困在那里。一来,幽都之人也不是蛮不讲道理之辈,若是看到弟子能控制煞气,也不会无缘无故将弟子扣下;二来,焚寂煞气又不是只剩封印这么一条路,若是和幽都婆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们肯定能够理解。所以弟子认为,此番前去,能请来幽都婆婆自然最好,若是请不来,也没有什么坏处。弟子肯请师尊允许,让我和晴雪走一趟。”

 

紫胤想了想,觉得屠苏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件事他自己一个人决定不了,只得对着屠苏和陵越说:“此事为师决定暂时不插手,你们若有需要随时去找我,至于最后如何拿主意还是要你们二人自己商量。”

 

晴雪也在一边附和着:“去幽都的路并不算远,一来一回不出七天也就回来了。所以这件事不急着定下,我先回去准备一下,若是苏苏最后决定好了,告知我一声便好。”

 

说完便跟在紫胤后面离开了屋子,留下屠苏和陵越两个人独自在屋子里,相顾无言。

 

“师兄……”

 

“别说了,这件事师兄不同意。”

 

陵越像是赌气一般,起身来到了床边,背对着屠苏躺了下去,用行动表明自己不会想要继续这个话题。

 

屠苏看着陵越难得和小孩子一样闹脾气,想着要是能多闹几次就好了。只是这件事耽误不得,越早能定下里屠苏心里也就越有底。他侧身躺在了陵越身后,从背后揽上陵越的腰腹。

 

“师兄,再过两个月,我是不是就环不住了?”屠苏在陵越耳边低声说着,然后将一个个细细密密地吻,落在陵越漏出来的白皙的脖颈上。

 

“屠苏……”陵越被屠苏这么一闹也没了脾气,他小心翻了个身,面对面冲着屠苏躺着。

 

屠苏艰难地伸着手抚摸着陵越的背部,腰腹处还要小心翼翼地不要压着陵越:“师兄,屠苏错了,屠苏要抱着师兄一辈子,哪能环不住呢。”

 

说完,不等陵越回应,便凑近陵越的唇瓣吻了上去,极其缱绻,极尽温柔。

 

两个人唇齿交融地吻了好久,最后要不是肚子里的小家伙调皮,他们可能还要继续吻下去。

 

“师兄,你在天墉城里等我回来好不好。屠苏保证,最多七天,一定回来看你和孩子。”

 

陵越看着屠苏眼里闪着坚定和从容,知道他和自己一样,有些事一旦固执起来,恐怕谁也阻止不了:“你若是七天之后还不回来,我就带着你的孩子永远消失,让你再也找不到。”

 

“师兄放心,你无论走到哪里,屠苏都一定能找到……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定尽快回来。这段期间要好好吃饭,不能看书看到太晚,要是睡不着就让芙蕖给你热点甜粥,方兰生冒冒失失的,别让他撞到你,也别陪着他出去疯,他没法照顾你的……哦,还有……”

 

“行了行了,都是要当爹的人了,怎么忽然啰嗦起来了。你赶紧收拾行李吧,别让晴雪等太久。”

 

“好。你安心在天墉城等我,师兄!”

 

屠苏和晴雪仅花了半天时间就收拾好了行李,不过这次陵越没有出来送,一个人留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屠苏回头看了看,最后头也不回的和晴雪一起坐上了那只大鹏鸟。

 

“走吧。”

 

“嗯。”

 

就如同晴雪说的那样,天墉城和幽都离得不算远,晴雪轻车熟路地带着屠苏左拐右拐,来到了幽都的大殿,殿的最前方供着女娲神像,一位老者等在大殿中央,虽满头银发但仍精神矍铄,想来这位就是幽都婆婆。

 

“婆婆!晴雪回来了!”

 

老人在两人进来时一直背立而站,听到声音才慢慢转过身来,手持着的拐杖重重在地上一敲,声音里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严厉:“你还知道回来。”

 

晴雪似是习惯了老人的态度,不慌不忙地抱着老人的胳膊撒娇:“婆婆您别生气,您看我带谁回来了?”

 

婆婆不满地瞪了晴雪一眼,将目光转到一旁的屠苏身上。

 

“在下天墉城紫胤真人座下弟子,百里屠苏,见过幽都婆婆。”

 

“天墉城,百里屠苏……你是上次紫胤带过来的那个孩子?!”婆婆看到了屠苏背后背着的长剑,确认了她的猜测。

 

“正是弟子。”

 

“婆婆,您先别急,您听我说……”晴雪见婆婆紧盯着屠苏不放,赶紧将她和屠苏的来意和婆婆解释了。幽都婆婆刚开始还在想如何劝屠苏留在此地,后来听到晴雪的话,不得不将注意力转过来。

 

“这件事我倒是可以帮忙。”幽都婆婆听晴雪说完,几乎没有犹豫就应下了,让屠苏眼里瞬间就亮了起来,“只是我有一个要求。”这话却是看着屠苏说得。

 

“婆婆请说。”

 

“我去天墉城可以,但是我要你留在幽都!”

——————————

不要怪幽都婆婆,人家也是要在其位谋其政嘛……


争取在两到三章之内完结,噢耶!\(^o^)/

评论(25)
热度(139)
  1. linannan.88墨竹莫逐 转载了此文字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