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不平等交易(番外,HE)

因为是番外,就不艾特年年了,结局有些快,各位轻喷吧


不平等交易(番外)

 

林皓以13票的绝对优势脱颖而出,既然如此,上吧林皓,就决定是你了!

 

林皓最近有了一个很特殊的病人——那个人不说话的时候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像是个行走的活阎王,明明每次都独来独往一个人,却总感觉身后跟着千军万马,吓人让所有人自动离开他2米远。林皓刚开始也被他的气场所镇住,心里不禁想着可千万别是个来医院闹事的,结果那人一开口林皓就乐了,一口软糯甜香的港普,还带着千回百转的尾音,活脱脱像一只披着狮子外衣的兔子,别管外面的毛怎么抖,一张嘴还能看到两颗小兔牙。这种反差萌得林大医生肝颤,对这个病人也就格外上了心。

 

陈霆也没想到自己来到内地后居然水土不服起来,和香港比起来,这里的气候又干又燥,惹得一向身体素质极佳的霆哥喉咙痛了起来,最后竟然到了不得不去医院的地步。

 

嗓子疼不是一天两天能治好的,林皓的这个病人似乎也不太喜欢医院,每次开了药就走,说什么也不留在医院里做雾化。林皓也只能千叮咛万嘱咐在饮食方面一定要注意,不能吃刺激性的东西,不能吃油腻的食物。陈霆走得时候答应的好好的,结果转天林皓就在餐厅里碰到了陈霆,准确来说是碰到了正在沾着辣酱吃萝卜糕的陈霆。

 

“看来我这个病人不怎么遵医嘱啊。”林皓拎着购物袋一屁股做到了陈霆对面,陈霆一个机灵就被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

 

林皓无语地看了陈霆一眼,任命地跑到他的背后顺着他的背慢慢地拍着,陈霆虽然说话软萌了一点,但是浑身上下的肌肉可不是闹着玩的,连背部的肌肉都紧绷有力,手感颇佳。林皓一边拍着,一边从背后打量了细腰翘臀的陈霆一眼,暗暗赞叹这人身材真是好。

 

等陈霆终于不咳了,林皓将萝卜糕从对方面前拿走,喊来服务员要了一杯热热的加了蜂蜜的绿茶,又要了一碗清汤面,推到陈霆面前。

 

“你要是想让你的嗓子快点好,就换换你的饮食习惯,多吃这些清淡的。”

 

陈霆自从混了社团之后除了张晓波还没人敢管过他,这么猛地一被人教育,陈霆还有点不适应。但是看着林皓那张温柔无害的脸,陈霆也发不起脾气来,毕竟人家是医生,也是为了自己好。当然很久之后,陈霆想起来当时的自己,还是忍不住扶着腰骂一句街:林皓那扑街仔,整个一扮猪吃老虎!自己怎么就被他那张脸给骗了!

 

陈霆本来被抓包就有点心虚,尽管他对清汤茶水不感兴趣,还是任命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话说你怎么在这里?”林皓看他吃得急,怕他一个不留神吃出胃病来,就想着和他说说话,让他吃慢一点。

 

陈霆指了指手边的报纸,也不藏着掖着:“我最近在找房子,正好附近有一家,就过来看看。”

 

“找房子?”林皓翻到房产信息那一页,发现陈霆在其中一处画了个圈,上面的地址自己简直不能更烂熟于心。

 

林皓想这缘分要是来了真的谁都挡不住,他笑着为陈霆的茶杯又添了点水,说道:“你慢点吃,吃完我带你去看房子。”

 

“你带我去?”

 

“对,那个房子我一个人住着实在太浪费,所以就想着要找个室友。而你要去的地方,”林皓将报纸举起来,手点在陈霆画圈的地方:“正好是我家。”

 

于是陈霆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住到了林皓家。

 

林皓绝对算得上一个绝佳舍友,生活作息规律,没有不良嗜好,除了干净到有些洁癖,其他的完全对上了陈霆的胃口。想着林皓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房费还给他打了个折,林皓在陈霆心里的好感度就上了好几个档次。

 

陈霆很少在家里吃饭,他凭着自己的本事开了家小公司,最近刚刚起步正是忙的时候,和林皓没有太多见面机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乖乖听了林皓的话没有再碰那些油腻的东西,每次一冲到萝卜糕面前自陈霆就有一种负罪感,即便此时的林皓正在医院里会诊,无论如何不可能来他面前再给他点一杯绿茶和清汤面。

 

陈霆的公司总算一点点步入了正规,折磨他好久的嗓子痛也终于好利索了,他就趁着两个人都不忙的时候,请林皓在楼下的大排档里吃了一顿饭。

 

陈霆曾经也是从底下混上来的,对于这种嘈杂的地方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他没想到林皓那个洁癖的要死的人居然主动提出要和他一起吃大排档,这让陈霆摸不透林皓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林皓给他和自己各开了一瓶啤酒,也不用杯子,对着瓶子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看着对面的陈霆都有些傻眼了。

 

“呼,”林皓长舒一口气,“好久没有这么爽的喝酒吃肉了。”

 

陈霆看着好笑,将手边的羊肉串递过去一把,“你这么爱干净的性子怎么也愿意来这种地方。”

 

林皓装模作样地打量了周围一眼,没有直接回答陈霆的问题,而是给他指了一圈周围的人:“那边坐着的老爷爷的孙子刚考上了名牌大学,正在和对桌的老朋友吹嘘;你身后正胡吃海塞的是个工厂工人,每个月发奖金了都要瞒着媳妇来这边吃一顿,其实他媳妇早就知道,怕他吃多了还向我要胃药;你右边正在卿卿我我的小情侣在高中就认识了,现在男生自己创业,日子过得不算滋润,总想请女朋友吃顿好的,但她只选这个地方……”

 

陈霆有些诧异的听着林皓从那边如数家珍的告诉他几乎身边每一个人的故事,手边的肉串早就凉了也没有放到嘴里。

 

“所以说啊,”林皓拿起瓶子又喝了一口酒,“这里的人可是要比正经饭店很多冠冕堂皇的人干净多了,你说我为什么不来这里。”

 

陈霆也被逗笑了,他今天刚穿着西装和人谈完合同,是不是自己也能算作冠冕堂皇那一类?

 

“没想到你还挺愤世嫉俗。”

 

林皓让人把凉了的菜都拿去热了一下,无所谓的说道:“当然不是,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喜悦,大人物也有大人物的无可奈何。只是咱们俩谁都不欠谁的,就想找个地方好好聊天喝酒,我干什么拉着你去那种西餐红酒的地方。”

 

“谁都不欠谁的……”陈霆自己喝了口酒,瓶子还没放下,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霆哥?”

 

陈霆身子一僵,连对面的林皓都察觉出他的不对来,两个人齐齐顺着声音看过去,果然是个熟人——一直跟在张晓波身边的阿宏。

 

这既然见面了就不能装没看见,再说,他和张晓波的事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犯不着因为他和自己曾经的弟兄都闹得很僵。

 

“阿宏,你怎么在这里?”

 

阿宏身边还跟着几个人,也都是社团里的熟面孔。阿宏看了林皓一眼,没有避讳什么,对陈霆说:“霆哥,其实是晓波哥让我们过来找你的,他说他想让你回去……”

 

陈霆在提到张晓波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表情,即使稍纵即逝林皓也还是很敏锐的注意到了。他起身和众人打了个招呼,说:“阿霆,我去那边看看咱们的菜有没有热好。”

 

陈霆感激林皓的善解人意,对他点了点头后将注意力转回阿宏身上。他都不用问为什么阿宏能找到这里来,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回去的:“回去告诉张晓波,我既然来大陆了就没想着要回去。”

 

林皓端着菜再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下陈霆一个人在喝着闷酒,一口一口往下灌和不要命一样。林皓眼疾手快地将酒瓶子夺了下来,惹得陈霆不快的一瞥,张了张嘴也没有骂出来。

 

林皓将菜往陈霆面前推一推,就像那天的清汤面一样:“趁热吃吧,喝酒哪能喝饱。”

 

陈霆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想伸手把酒瓶子拿回来,被林皓敏捷地一躲手里落了个空。

 

“丢,林皓,你能不能别多管闲事!”

 

陈霆说完自己也有些后悔了,他揉乱了自己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顺势搭下来的刘海显得人倒是有些温顺。

 

“抱歉。”陈霆给林皓道了个歉,任命地拿着肉串吃了起来。

 

林皓将酒瓶放回陈霆身边,继续跟他聊起闲话家常,对刚刚的事丝毫没有提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等林皓终于说完一段了,陈霆才抬眼慢悠悠地问了一句:“你就不好奇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你要是愿意说,自然会主动提的。你要是不愿意,我怎么问你都不会说的,所以干嘛多此一举。”

 

陈霆不屑的哼了一声,拿着竹签指向阿宏刚刚过来的方向:“那帮人是我曾经在香港混社团时候的手下,社团你总该懂什么意思吧。”

 

林皓点了点头,示意陈霆继续。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和前男友分手了,前男友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非要让我回去……”

 

“那你想回去吗?”

 

陈霆看了林皓一眼,“重点不应该在于我有个前男友吗……算了,我为什么要回去?张晓波,就是我的前男友,他和我应该算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分了就分了,也没什么可记挂的。”

 

没什么可记挂的你喝那么多酒,林皓腹诽了一句却没好意思说出来。他看陈霆吃的差不多了,故作神秘的和陈霆眨眨眼睛:“你既然都和我分享了一个秘密了,我总得那一个来交换才行,陪我去个地方吧。”

 

陈霆也不怕林皓把他卖了,结账后就跟着林皓七拐八拐来到个……武馆。

 

陈霆不明所以地看了林皓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皓还在卖关子,他轻车熟路的摸到放在地毯下面的钥匙,对陈霆眨了眨眼睛:“你等会我,我去给你找衣服。”

 

陈霆趁着林皓消失的一会儿打量了这个地方,是个规模不小的跆拳道馆:沙包、护具、拳套应有尽有,屋子中间有一块儿大玻璃,应该是供着学院矫正姿势用得。陈霆脱了鞋踩在有些冰凉的垫子上,忽然就想起来当年学拳击的时候自己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

 

“抱歉,让你久等了。”

 

陈霆回过头去,发现林皓换好了跆拳道武服,腰间是——黑带。

 

陈霆接过林皓递过来的护具,笑着问道:“几段了?”

 

“三段,不过好久不练了,怎么样霆哥,能不能陪我这个小弟练练手?”

 

林皓那句霆哥明显带着调侃意味,但是陈霆听了就不反感。他给了林皓一个放马过来的眼神,身体已经架好了格斗姿势:“小朋友,打架可不是花拳绣腿闹着玩的,到时候伤到哪里我可不负责。”

 

两个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动起了手,刚开始还是小打小闹,但是后来两个人都来了兴致,一拳一脚也就认真了起来。陈霆算是野路子,但是好在实战经验多,林皓虽然没有怎么打过架,不过胜在以技取胜。两个人势均力敌地打到精疲力尽才停手,多多少少都有些挂彩,气喘吁吁的躺在垫子上不愿意动弹。

 

“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秘密?你其实不是个文弱大夫,而是个隐藏的跆拳道高手?”陈霆侧过身子去看趴在他身边的林皓,忽然惊觉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近,但到底也没有挪开。

 

“不是,”林皓也将身子转过对着陈霆,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想说的是,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陈霆毫不避讳地看着林皓的眼睛,审视着、打量着,最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是要追我?”

 

林皓又往陈霆的方向靠了靠,心里有些欣喜对方没有躲开:“怎么,不可以?”

 

“可以,当然可以。但是能不能追到就要看你林皓林大医生的本事了。”

 

陈霆仰起头给了林皓一个吻,然后毫不留情的一脚将对方踹开。

 

后来?后来陈霆没有交房租也没有被赶出来。

 ——————————————

算是新年福利吧,各位记得去投票

评论(14)
热度(136)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