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炮霆】不平等交易(下)(完结)

Sorry,这两天竹子一直住在医院里,今天上午才有时间回来,所以更新晚了两天。这个脑洞终于完结了哈,照例 @祝君好(年年) 

我一直不会写BE,感情把握的不好,年年不要生气ಥ_ಥ


(下)

 

张晓波浑身上下唯一还能和“文化人”沾点边的地方就是他有记日记的习惯。当时知道了之后陈霆还调侃他,若是他们犯了事被抓,都不用严刑逼供,这本日记就当给条子提供证据了。张晓波不傻,虽然写日记这个习惯和他高大威猛的形象不太相符,但是他还没有蠢到什么事儿都往里记,顶多是张家二狗子偷了李家大麻子一捆葱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陈霆没有偷窥别人隐私的爱好,他弯腰打算把日记放回原位,轻轻扫了一眼后却被里面的内容钉在了原地。

 

他为了节省时间多陪陪张晓波,早就练出了一目千行的本事,所以短短的几行字就算陈霆本无意阅读,也还是大大咧咧的闯入他的视线,扎得他的眼眶生疼:

 

2013年10月,天气晴

 

我已经很久没有和陈霆好好吃一顿饭了,却也不怎么想他。现在的陈霆有用倒是有用,总觉得没有最初的时候有感觉了。老子想了想,估计自己还是和他不是一路人,趁早分手算了。等明天我和他打个电话约他出来见个面,就在我们俩初见的地方,最后来一发就和他谈分手的事儿。

 

两年前,电话,约会,初见的地方……

 

陈霆盯着这百十来个字看了半天,盯到最后连汉字都不认识了,也没有敢把自己和日记中的那个陈霆联系到一起。

 

怎么就要分手了呢?

 

明明自己被张晓波带着进入了社团,怕自己拖他后腿便一点点变得强大,变得一点点不会依赖他人,变得无论挨了多少打、吃了多少苦都往自己肚子里咽……然后张晓波一句没有感觉了,就要和自己分手,当他陈霆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猫小狗,还是张晓波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一个过客?

 

陈霆握着那本日记,浑浑噩噩地从杂物间回到了卧室里,意料之中张晓波躺在床上似乎已然入睡。陈霆打开房间的顶灯,突然的光亮让没有睡熟的张晓波醒了过来。他转头看着陈霆站在门口,嘴里骂骂咧咧道:“老子没有把你艹到腿软你还来劲了是吧。“

 

陈霆冷冷地笑了一声,不紧不慢地走到张晓波面前,将手里那本日记摊到张晓波面前:“这是你写的?”

 

张晓波看了日记一眼后脸色骤然一变,声音都不自觉拔高了些许,像是掩饰自己的心虚:“陈霆,你居然偷看我日记!”

 

陈霆面对张晓波的指责也面不改色,他怕张晓波没看到似得,手指点了点日记上最后那几行字体:“我问你,这是你写的?”

 

张晓波看这事儿解释不过去了,也就硬着脖子应下了:“没错,这就是老子写的。实话和你说陈霆,老子早就想和你分手,两年前也压根不是什么约会,只是想告诉你老子玩腻了而已。”

 

陈霆在听了张晓波的话之后什么反应也没有,但恰恰是没有反应让张晓波心里没底的厉害。

 

“然后呢?”在两个人良久的沉默后陈霆率先问了出来:“然后怎么就不想和我分手了?你出车祸住院了但是我不记得你失忆了。”

 

陈霆一动不动的看着张晓波的眼睛,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想要听到什么答案。

 

“老子看你这两年寸步不离的照顾我,一时间有点感动,就想着要不和你再谈一段时间,若是实在相处不来就分开。”

 

陈霆想在张晓波的表情中找到一点开玩笑的成分,哪怕下一秒张晓波笑着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一个恶作剧,是一个没有开在愚人节的愚人玩笑,陈霆觉得自己都会相信。但张晓波的眼神躲躲闪闪,终究没有说什么。

 

陈霆觉得,现在的自己才是一个最大的玩笑。

 

“陈霆……”

 

张晓波被陈霆此刻反常的冷静弄得背脊发凉,犹犹豫豫还是张口出了声。陈霆觉得眼前的张晓波是前所未有的陌生,明明他每一寸皮肤自己都曾吻过,却总觉得自己还是不认识张晓波。陈霆勉强牵了牵自己的嘴角,最后看了张晓波一眼,扔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愿——分手吧。”

 

陈霆站在街角的路灯下,香港明亮的霓虹灯让天空都呈淡淡的橙色,看不见一点星光。陈霆忽然就觉得自己像个傻逼一样,看了日记之后居然还对张晓波存着一点希望,想着张晓波是不是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苦衷。原来,原来只是因为这么简单的原因……

 

陈霆用了两年的时间,换了张晓波两个月的感动。

 

这是一向精明的陈霆做过的最亏本的交易,他本来做得心甘情愿,却被张晓波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击得溃不成军。

 

现在的陈霆,一无所有。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忽然发现自己离开了张晓波连个家都没有。他摸出仅剩下一格电量的手机,顺着顶端的通话记录就打了过去。

 

“喂?”

 

“喂,我是陈霆,能不能收留我一下……”

 

张晓波觉得自己离开陈霆之后日子还会照过,两年前就决定的事只不过是晚了两年零两个月执行,没什么大不了。手下的人对于突然消失的霆哥也都默契的缄默不语,没有人问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试着找过他。要知道在社团里混,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去好奇是保命的第一条守则。

 

张晓波在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开始重新打理起社团的业务,首当其中的就是取消了和何氏的合作项目。张晓波也说不上来原因,就是下意识的想将陈霆出现过的痕迹全部抹掉。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两周。

 

“阿霆,把那本书给我递过来。”

 

“给,晓波哥。”

 

张晓波抬起头,发现一旁的阿宏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张晓波这才惊觉自己刚刚叫出了什么名字,他暴躁的挥了挥手,在阿宏离开后忍不住爆了个粗口。

 

“F**K!”

 

张晓波已经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那个人的身影,但是每每入睡后他下意识伸出去的胳膊、早上做饭时习惯性地做出两人份的餐食、以及在自己忙到晕头转向时脱口而出的名字,都在昭示着张晓波,陈霆这个人已经深深刻在了自己的生命里,他的存在并没有因为他的走远而消失。

 

张晓波在房间里烦躁的踱着步子,那个身影越想抹去就越是清晰,他甚至能回忆起陈霆走那天穿的是那件T恤,刚刚在浴室里用了什么味道的洗发水。

 

张晓波一拳打到窗户上,做工良好的玻璃颤了颤之后便恢复原样,连个蜘蛛网大小的裂纹都没有。但是也亏得如此,让张晓波透过平整的窗户,看到了街角处那一抹熟悉的背影。

 

张晓波来不及思考便夺门而出,将站在门外的阿宏吓了一跳。他刚想跟上张晓波的脚步,却被对方的一个眼神镇住,眼睁睁看着张晓波跑下了楼梯。

 

张晓波赶到街角的时候陈霆还站在那里,但是与刚刚看到的情况不同,此时陈霆身边还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两个人在张晓波眼里有说有笑,男人甚至将手里的西装外套脱下递给陈霆,对方竟然也笑着接下。

 

“陈霆!”

 

张晓波不知为什么就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到了,他未经思索就喊出了陈霆的名字,然后大大咧咧走到两人面前,坦然地迎接着他们略显错愕的目光。

 

陈霆显然是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碰到张晓波,要知道香港虽然不算大,但是能机缘巧合下碰到熟人的概率也并不是很大。他很快便收敛好了情绪,平静地问张晓波:“有事?”

 

而后两个人一时谁都没有再开口,就这样站在街上注视着对方。

 

一旁的男人似乎注意到了两个人的剑拔弩张,抿了抿嘴之后还是决定调解一下气氛,他对着张晓波伸出手去,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张晓波乜了一眼男人的手,并没有握上,“何氏集团的总裁,何瀚。”

 

何瀚看张晓波没有握手的意愿,便坦然把手收回,脸上也不显尴尬。倒是一旁的陈霆看着有些不高兴,皱着眉头说道:“张晓波,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干什么?”张晓波来回打量着面前的两个人,嗤笑一声,“我来看看霆哥和我分手之后,在哪个男人床上卖///////屁//////股。”

 

“张晓波,你别无理取闹!”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把陈霆气的不轻,连带着旁边何瀚的脸色都有点不好。谁知道张晓波丝毫不知道收敛,好像越把陈霆侮辱的一文不值,他自己心里就越好受一样。

 

“我无理取闹,我看是你陈霆心里有鬼!这才和我分手多长时间,就陪着另一个男人出来逛街了!我看你和何氏的项目压根就不是为了什么社团洗白,全是为了方便你勾搭男人吧!”

 

张晓波话音刚落,陈霆身形一动,看着就像要对张晓波出手,被一旁的何瀚眼疾手快的给拦住。何瀚揽着陈霆的腰,在他耳边说道:“陈霆,冷静下来,别冲动。”

 

陈霆看了何瀚一眼,又看了面前阴晴不定的张晓波一下,最终还是听话地放松下来,只剩微红的眼眶表明他刚刚情绪的激动。

 

何瀚就着姿势在陈霆耳边说道:“我在下一个路口等你,你控制一下你自己。”

 

而后就真的只留张晓波和陈霆两个人,自己掏出手机往前方走去。

 

“张晓波,你究竟想要什么?”陈霆叹了一口气,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

 

张晓波见何瀚不在,也就没了耀武扬威的必要,他看着陈霆的双眼,一字一句道:“我要你,陈霆,我要你回来。”

 

陈霆显然是对张晓波的说辞不太相信,一针见血地说道:“你刚刚的表现倒不像是想让我回去,倒像是想让我打你。”

 

张晓波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很过分,可是看到陈霆若无其事的和其他人逛街,而自己这几天却因为他魂不守舍的,他心里这口气就咽不下。他咬了咬下嘴唇,终究还是没有拉下脸来道歉,只是重复道:“陈霆,我要你回来。”

 

就如同分手那天一样,陈霆盯着张晓波的双眼看了好久,最后缓缓摇了摇头,“张晓波,我陈霆也是个活生生的男人,不是你说分手就分手,你说回来就回来的。”

 

张晓波这时才有些慌了,他上前两步拉近两人的距离,捉着陈霆的手有些气急败坏地问道:“陈霆,你就这么绝情?你要是为了日记和刚刚的事,行,我道歉,是我做的不对,我后悔了。我现在道歉了,你也不要闹脾气了好不好?你难道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你难道一点都不想回到我身边吗?”

 

陈霆缓慢却坚定地将自己的手从张晓波手里抽出来,语气不带一丝温度地说:“我刚刚对你还抱有一丝的希望,但是现在,我明确地告诉你,咱俩没有可能了。”

 

张晓波看着陈霆认真而冷漠的面容,一个着急就想要亲上去,被陈霆腹部一记重击打得弯下了腰。陈霆对自己的力量有分寸,打得地方也只是皮外伤,能让张晓波疼上三五分钟,却不至于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害。他最后冷冷地看了一眼张晓波,头也不回地转身向何瀚等他的地方走去。

 

何瀚见陈霆似乎处理完了,对着电话说:“好了,允超,我回头给你打回去”就匆匆收了手机,他看着远处捂着肚子弯着腰的张晓波,又看了一眼陈霆,难得打趣道:“前两天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再见到他会立刻投向他的怀抱,这没有复合也就罢了,怎么还把人打的这么惨?”

 

陈霆不咸不淡地瞥了何瀚一眼,将对方的西装又拿回自己手里:“他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什么地方,我可能对他,是真的失望了吧。”

 

何瀚看他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劝他。他伸手叫了一个的士,两个人一起做到了车的后座上:“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陈霆看着车外行行走走的路人,忽然就想起张晓波醒来那天,他也是这样坐在车里,看着街上的行人奔走不停。他想了想,转头对何瀚说:“我想和你一起回大陆去,这边已经没有值得我留下的理由了。”

 

“好。”

 

爱情的天平上,从来没有平衡的时候,总要有一方付出的多一些,一方付出的少一些。但是只要摆在天平的两端上还是两颗完整的真心,即便重量有区别,这段感情就能维持下去。否则,没有人会停在原处,等你交换一场不完整的爱情。

 

 

END

——————————————

这快过年了,放了一个报社的感觉好像会被寄刀片,所以要不要来个HE的番外?当然攻不能是小炮了哈,苏星宇、姜希宇和林皓你们可以选择投票。


还有, 我的肉是不是写的特别烂ಥ_ಥ上一篇明明放了个肉,但是看得人好少啊ಥ_ಥ我都怀疑要不要给我那个苏越加肉了啦ಥ_ಥ(打滚求建议)

评论(68)
热度(130)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