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all等】段子四则

生活这件小事【四篇没有任何联系的小段子~cp为:苏越,超瀚,bo等,凡等,请自行食用)

 

 

 

苏越(执剑长老x掌门)

 

 

 

“师兄,我给你带来了近十年来的卷宗,需要我帮你整理吗?”屠苏走进藏经阁,却发现原本应该整理卷宗的掌门师兄竟伏案睡了过去。

 

 

 

百里屠苏见状放轻了脚步,如同一只猫一般缓步来到了陵越身边。他将所有的卷宗堆在书案的一侧,俯下身来静静打量着陵越的睡姿。

 

 

 

最近天墉城刚刚招进来一批新的弟子,作为掌门的陵越自然要亲力亲为;刚好前一段时间藏经阁大修,新来的弟子不知道规矩,将好些卷宗、书经全部打乱。而这其中又有很多重要的资料,陵越无法,便只好亲自打理,这几天不是在处理天墉城的各项事宜,就是窝在藏经阁里规整书卷,确是疲惫的可以。

 

 

 

屠苏甚少见到陵越如此不设防备的模样:曾经一直皱起的眉头不经意的舒展开来,紧闭的双眼遮住了灵动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在皮肤上投下一层小小的阴影,甚至还时不时微微颤动一下,如同猫爪子一样撩拨着屠苏的心绪。

 

 

 

屠苏强压下自己心里那些旖旎的思绪,慢慢地走到陵越身旁坐下,还不忘施一个法术让陵越睡的更沉。他让陵越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给他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而后将自己的外套褪下披在陵越的身上,拿起他未读完的卷宗,继续整理的工作。

 

 

 

在一旁默默注视了全程的妙法长老芙蕖表示自己的双眼已经快被闪瞎了。

 

 

 

—————————————————————————————— 

 

项允超x何瀚(双总裁)

 

 

 

这一天,整个S市的商界震惊了。

 

 

 

那天报纸的所有头版头条几乎都被一个标题所占领,不仅是商业版,甚至社会版、乃至娱乐版都在报道一个事:天宇集团和何氏集团以总裁联姻的方式正式成为商业伙伴。

 

 

 

项允超看着各界人士炸开锅一样的反应,不屑的撇了撇嘴,恰巧此时何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

 

 

 

“你在看什么?”何瀚进去之前项允超就一直神神叨叨地盯着屏幕,现在他都出来了这个姿势也没变过。何瀚发誓项允超一定不是在用电脑办公,至少从他那不正经的表情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项允超直勾勾的看着只披了一件浴袍出来的何瀚,头发湿漉漉的还没有擦干净,水珠顺着他光滑的脖颈慢慢下滑,直到没入微微张开的领口,再也看不见为止。项允超狠狠地咽了口口水,答道:“在看美人出浴。”

 

 

 

何瀚冷哼了一声,冷笑着答道:“你要是不介意被别人当成变态的话可以去公共浴室爬窗户,那里那么多美人,总有一种是你喜欢的。”

 

 

 

项允超不可抑制的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然后自己都被自己的猥琐给恶心到了。他使劲打了一个冷颤,机智地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亲爱的,其实我刚才是在研究一个生命课题。”

 

 

 

“什么?”

 

 

 

“脐橙式和背入式哪个能进入的更深一些?”

 

 

 

“……滚”

 

 

 

—————————————————————————————— 

 

许玮琛xBill(bo等,天使x恶魔)

 

 

 

许玮琛看着尾巴不安摆动着的小恶魔,有些不解的问道:“你今天心情不好?”

 

 

 

Bill回了一个懒得搭理他的眼神,一个人坐在天台边上省着闷气。

 

 

 

今天Bill简直不能算是心情不好——他早上好不容易可以收割一个灵魂,却被一个二百五的牧师打断了,还被莫名其妙泼了一身的圣水。等他终于将刺骨的疼痛摆脱之后,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被推入了一个方形的广场!天杀的,居然是方形的!最后他终于跌跌撞撞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准备独自疗伤时,这个该死的阴魂不散的天使就找了过来……所以心情不好已经是非常委婉的说法了。

 

 

 

许玮琛见Bill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甚至裂开了一个带有奸诈意味的笑容,要是让Bill看见了,肯定又要不遗余力的嘲讽他居然会做出如此恶魔化的举动。

 

 

 

许玮琛跟Bill说:“我带你去个地方。”之后,甚至不等Bill反应,抱着他就从天台上跳了——哦,不对,是飞了下去。

 

 

 

“丢!”Bill没忍住爆了个粗口,“你这路西法孙子的在干什么?灌了太多圣水脑子逗秀了吗?”

 

 

 

Bill知道自己态度有点恶劣,但是他才不会承认他这个同样带有翅膀的生物被忽然失重吓了一跳,也不会承认这只天使的隐隐约约的翅膀看起来比他的更漂亮什么的,绝对不会承认的。

 

 

 

等两人到地面的时候Bill仍下意识拽着许玮琛的衣襟,对方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倒是Bill像是被烫伤了一样猛地将手松开。许玮琛耸了一下肩膀,然后带着握住Bill的一只手,带着他往前走。

 

 

 

“你今天发什么神经?”Bill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手却没有从对方掌心挣开。

 

 

 

“嘘,到了你就知道了。”

 

 

 

这段路不长,但是Bill却觉得刚刚经历过的不开心的事已经烟消云散的差不多了。等到许玮琛终于停下来的时候,Bill抬头看了一看,然后不可置信的挑了挑眉。

 

 

 

“等等,这不会是你的目的地吧?我们可爱的天使大人,您几岁了?两岁半吗?”

 

 

 

许玮琛不理会Bill语气里的冷嘲热讽,挑了挑眉问道:“去不去?”

 

 

 

“切,怕你啊,走!”

 

 

 

然后就像验证他的话一样,Bill毅然决然的转身走进了店铺,身后跟着许玮琛。“宠物店”这三个字还在不时闪着彩色的光。

 

 

 

—————————————————————————————— 

 

彭泽阳x苏凯文 (凡等,学生x老师)

 

 

 

“加油!加油!加油!”操场边上是拉拉队女生近乎声嘶力竭的呐喊,场地中央是进行的如火如荼的篮球比赛。

 

 

 

苏凯文坐在最前排,表面上保持着为人师表的冷静,但是手心里密密麻麻的汗水还是泄露了他的紧张。

 

 

 

“三分!”

 

 

 

“哔——比赛结束!”

 

 

 

随着男生最后一个三分球的进入,篮球比赛画下了句号。而他们班也以完美的比分拿下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这场比赛的功臣瞬间就被队友和同学围在了场地中央,他却越过人群东张西望着,在失去苏凯文的身影之前,只来得及和他眨了眨眼睛,似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最后等所有人都散去的时候,彭泽阳果不其然在换衣间找到了苏凯文:对方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相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自己身后。

 

 

 

“牛牛!”彭泽阳忽然在凯文身后叫出了声,在他吓得忽然起身的时候将他从身后满满地抱住。

 

 

 

彭泽阳的大手附在苏凯文的胸口附近,感受着忽然加快的心跳。凯文被这一声吓的不轻,有些不甚高兴地开口:“别抱着这么紧,出了一身的汗脏死了。”

 

 

 

彭泽阳听罢,开始变本加厉的将汗水染透的发梢贴在凯文一侧的脖颈上,还使劲蹭了蹭,惹来对方无法抑制的轻笑,在彭泽阳宽大的怀抱里扭来扭去。

 

 

 

“幼稚鬼。”等彭泽阳终于停下在他脖子旁瘙痒的动作时,凯文才止住了笑声。他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彭泽阳的头顶,像是在安抚一只大型的宠物。

 

 

 

“那这只寄样在苏凯文老师家的幼稚鬼晚上会得到什么奖励吗?”彭泽阳不在乎苏凯文给他的“昵称”,坦然地像苏凯文讨着今天比赛胜利的礼物。

 

 

 

“晚上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菜怎么样?”

 

 

 

彭泽阳撇了撇嘴,“这种情况下难道不应该说‘今天晚上随意处置’这样的话吗?”

 

 

 

苏凯文笑着推开了他,拿起一旁的毛巾帮他擦着头发:“以后再看这种不着边际的电视剧就禁网一周。”

 

 

 

“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彭泽阳立刻反驳道,惹来苏凯文又一阵轻笑。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子罩在两个人的身上,将倒影在彼此瞳孔里的身影照的更亮。

 

————————————————

 

总有奇葩的人占tag,所以好歹写点文净化一下……不过竹子下周考试特别多,而且周二有个小组作业,所以这篇更了之后估计就没法更古今了,各位小朋友不要着急哈~~~~~

 


 

算了算,我好像欠了好多债呢,让我一点点还吧

评论(9)
热度(157)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