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bo等】一念天堂(古今系列Bill篇,许玮琛xBill,短篇故事集)

飞机上有男穷,看完之后意外地萌上了BO等,因为投喂太少,我就只好自割大腿肉了ಥ_ಥ我会说真实情况其实是那篇苏越我卡文了吗ಥ_ಥ因为我怕两个都命名为古今中外怪志谈会混,所以就将这个改为一念天堂了。因为是短篇故事嘛,所以并不是连载,所以也就不是坑,hing!


章一

 

Bill百无聊赖地坐在医院的窗户上,看着眼前这个濒死的人。

 

作为品级不大的恶魔之一,他其中的一项任务就是时不时去收割一些灵魂到地狱。至于这个人究竟生前是为国为民的大英雄,还是丧尽天良的小人败类,都和他没有关系,奉命行事才是他奉行的标准。不过,根据Bill为数不多的回收经验来看,99.9%的人还是符合第二类的。

 

容颜姣好的恶魔端详了躺在病床中的人一会儿,无聊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红透了的苹果,咔嚓咔嚓吃得汁液横流。一根细细的黑色带尖的尾巴来回拍打着窗框,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反正也没有人能发现他,Bill索性连自己的小触角都放了出来,血色的眼睛泛着森森红光,骇人的很。

 

走廊里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想来应该是查房的护士。Bill不甚在意地将果核从身后撇了出去,看着它完美地完成了一个抛物线落在了医院门前的草地上,一转头却发现进门的人是个身着警服的政府人士。

 

Bill用尾巴的尖端掏了掏耳朵,却意外地发现刚刚进来的男人对着他开口说话了。

 

“你们地狱现在干活都这么随性了吗?”男人本应注意不到他的视线却准确的定格在了Bill的脸上,嘴角扬起的弧度莫名让他感到有些火大。

 

Bill吃惊了一瞬,转而定睛看了男人一眼。五秒钟后,他无奈地扶住了额头:这年头,天堂都流行和地狱抢生意了吗?真是世风日下。

 

这算是Bill和许玮琛的第一次见面,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倒是让人印象深刻。天堂的工作风格和地狱似乎有些不同,那帮长着洁白羽毛的漂亮家伙们都喜欢在人间给自己找一份工作,然后混入平常人的圈子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偶尔有活干的时候才出来装装样子。

 

Bill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天堂的人都那么无聊,愿意在凡间待着就随便给自己找个身份游戏人间就好嘛,何必还要过那种朝九晚五的机械生活,简直就是一帮泥古不化的老头子。反正像他们这种随性惯了的,每天按照自己的喜好勾勾男人、钓钓女人,完事了就动动手指将对方的记忆抹去,尝到甜头还不用负责,实在不能太美好。

 

所以说,当Bill在夜店里第二次碰到许玮琛的时候,还是有些意外的。

 

“怎么,许sir也来这种风月场所啊。”Bill一脸坏笑的靠在许玮琛的怀里,还不忘风情万种的抛了一个媚眼,动作熟稔地让许玮琛的同事都看傻了眼。

 

许玮琛其实今天也不是很想来。但是他们刚刚破获了一场大案子,组里的人就说要来夜店庆祝一番。许sir向来亲近下属,这种场合也乐得和他们打成一片。在这里碰见Bill却是在意料之外了。

 

“庆功而已,庆功而已。”许玮琛尝试着将Bill拉开自己的身体,却发现对方坏心眼的施了个咒,两人反而越黏越紧。

 

“Sir,你们认识?”下属们看着在许玮琛身上扭来扭去的Bill,眼睛都有些直。

 

“只是一面之缘。”许玮琛尴尬的笑一笑,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Bill耳边耳语着,在外人看来两人却动作亲密地紧:“我不就抢了你一桩生意,你不用这么报复我吧。”

 

Bill魅惑的神情在夜店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却如同伊甸园的苹果诱人采摘。他顺势靠在许玮琛的肩上,温热的气息拂过对方的耳垂,阵阵酥麻从一点蔓延到全身。

 

只可惜,嘴里吐出的话却和动作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老子我就差那一个灵魂就可以升到大恶魔了,让你半道截了胡,你说这笔账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算!算!”

 

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咬牙切齿,许玮琛毫不怀疑自己怀里的恶魔想要把自己生吞扒皮,或是在地狱经典的油锅里过油炸一炸。

 

看着自己同事和下属高深莫测的眼光,许玮琛觉得事情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了。反正香玉满怀的感觉也不错,许玮琛大大方方地揽住Bill的小蛮腰,然后‘不经意’间将手搭在Bill的臀部,时不时地挑逗着别人看不见的细长尾巴,引得原先还主动献身的Bill差点炸毛。

 

这世道,连天使都能反过来调戏恶魔了,没法活了!

 

Bill忿恨地瞪了许玮琛一眼,只可惜因为尾巴的根部被攥住而使得眼神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而有股含羞带怒的风情。许玮琛觉得自己体内有一股冲动在顺着背脊往下身流去,让许玮琛整个人有点不太好。要是对着恶魔他都能硬起来,那他直接去米迦勒面前剖腹自尽好了……

 

许玮琛给了同事一个眼神,他们也就配合着将空间留给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啊,不对,是两个非人类。

 

“好了,人都走了,想我怎么补偿你,你说吧。”许玮琛贴心地将两人的距离稍稍拉开,脸上带着无辜的表情,好像刚刚做坏事摸了人家尾巴和屁股的不是他一样。

 

衣冠禽兽!流氓!哼!Bill在心里吐着槽,一边默默盘算着怎么整整眼前这个其实一肚子坏水的家伙。

 

耳边响起了舞池那边传来的嘈杂音乐和人们high起来的欢呼声,Bill眼神一转,从许玮琛身上跳下来,拉着他的手往舞池方向走。

 

“怎么样,许警官,陪我这个小市民跳支舞吧。”

 

许玮琛作为资历比较老的天使之一,很多战争他是参加过的。虽说无幸目睹路西法堕天那场大战,但是很久之前天堂和地狱的摩擦不断,许玮琛也算是上过战场的。现在虽说两个地方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天使和恶魔也能装模作样的和平相处。但是他身手还是没有退化,让他重新握剑厮杀也是可以的。

 

但是显然,舞池不是他能够驾驭的战场。许玮琛手脚僵硬地随着Bill在人群中舞来舞去,时不时同手同脚也就算了,还总是能踩上Bill的脚。要不是因为看他的动作实在太过不协调,Bill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Bill的本意就是想看许玮琛出丑,他是认定了这个古板的、来自脑袋顶上那个冠冕堂皇的宫殿的家伙不会懂得跳舞的乐趣。只是看着许玮琛这个样子,他原本的一点乐趣也被磨没了,皱着眉头将他推离了舞池的中央。

 

真是蠢的无可救药,Bill在心里腹诽着,完全忘了上一秒他对天使的评价还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然后这一方天地就成了Bill的天下,他就像天生舞台上的王者,举手投足间既张扬又魅惑;紧绷的皮裤让他的好身材完美地展现,细长的尾巴卷着钢管一圈圈向上,一黑一银对比分明,看的许玮琛居然有些口干舌燥。这种人,就适合被人操到躺在床上哭不出声来。

 

显然注意到Bill的不知许玮琛一个人。Bill实在是太过耀眼,连其他沉浸在跳舞中的人们都不自觉将中心的一块地方给他让出来,既觉得靠得他太近会让自己黯然失色,又不自觉的被他的舞步吸引,想要用自己一双手摸遍他全身每一寸皮肤,连最私密的地方都不放过。

 

只可惜,Bill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骨子里的恶魔因子让他游戏花丛却能明哲保身。就算那帮普通人看着他牙痒痒对他也无可奈何,毕竟物种差异摆在那里,企图对Bill动手动脚的人类现在已经连渣滓都不剩了。

 

Bill满意地看到许玮琛盯着自己而无法挪开的目光,恶意地伸出自己鲜红的舌头舔过自己的嘴唇,还不忘大幅度地做了几个顶胯的动作,心情愉悦地收获了周围一篇吸气之声。

 

许玮琛觉得自己脑子一热,浑身上下的血气都往两个方向走,一个窜到了自己的下身,一个涌上了自己的鼻子。蛊惑人心是恶魔的拿手好戏,许玮琛意识到自己是不经意间着了Bill的道了。

 

真是睚眦必报的家伙。

 

Bill见许玮琛终于中计,对他抢了自己生意的怨念也勉强少了些许。他熟稔地拍开几个妄图捏上他身子的咸猪手,穿过人群挤到了许玮琛身边。

 

“怎么样,许sir,免费让你看了场热舞爽不爽?”Bill开心地牵起了嘴角,连恶魔小牙都露了出来,当然和其他特殊部位一样,一般人看不到罢了。

 

许玮琛无奈地扶住了额头,他就知道Bill肯定是故意的。不过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先让对方别那么惦记着报复自己才是正经。

 

“你渴了吧,我请你喝东西怎么样?权当上次的事给你赔罪好了。”许玮琛说完还不忘露出一个颇为狗腿的笑容,却是怎么看怎么欠揍。

 

Bill挑了挑眉头看着态度突变的许玮琛,反正有便宜不占才是傻子,管他是鸿门宴还是真请客,Bill高兴地拉着许玮琛回到了前台。

 

“我要一杯 Angel Kiss”说完还不忘寓意深长地看了许玮琛一眼,惹得对方体内又是一阵躁动。

 

“玛格丽特,谢谢。”许玮琛坐在吧台前,用手撑着脑袋打量Bill精致完美的侧脸。

 

“怎么?被我迷住了?”有些人会对过于专注的目光感到些微的不适,但是显然不是Bill。相反,他享受一些投注在他身上的关注,善意的、恶意的,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他自己。

 

“我忽然想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许玮琛抿了一口清香酸甜的鸡尾酒,虽说酒的寓意不是很好,但是那股欲罢不能的感觉和眼前的人倒是很相像。

 

“你愿意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好了。你愿意叫我William我就叫William, 你愿意叫我Bosco我就叫Bosco。总之一切随你高兴。”说完,腿像恶作剧一样沿着许玮琛的小腿缓缓滑动,不时露出来的脚踝上还能看到纹身的痕迹。

 

真要命。

 

“那么,我就叫你Bill好了。”许玮琛不动声色地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他觉得再靠近下去,他就要被Bill的温度融化了。作为第一个被恶魔烫死的天使,怎么听都觉得好像不太光彩。

 

“为什么?”Bill略显诧异地鼓了鼓嘴,他觉得眼前这个人一定是故意的。

 

“没有为什么,只是灵光一闪觉得你和这个名字很配而已。”

 

Bill显然对这个解释不满意,但他也没法辩解什么,只好赌气一样闷了一口酒,却因为用力过猛而咳嗽连连。

 

原本就艳丽的嘴唇被酒精浸染的更加红润,隐约显现的一点软舌更是诱人深思。不一会儿Bill周围的人就多了起来,都有意无意地往他身上蹭。Bill也不在意,仿佛这才是正常的一样。

 

“怎么样,beauty,愿不愿意商量喝杯酒?”

 

果不其然,不出一会儿就有人蠢蠢欲动过来搭讪。小恶魔斜着身子瞟了一眼,微微颔首,轻描淡写地吐出一个字:“滚。”

 

“你!”陌生男子被他的态度所激怒,但是鉴于旁边的许玮琛还在,也不过恼羞成怒地比了一个下贱的手势就离开,嘴里还不清不楚的骂着。

 

“我还以为你会给他点教训。”男子的污言秽语自然逃不脱两个人的耳朵,许玮琛见Bill仍若无其事地坐在原位,好奇地问了出来。

 

“不要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Bill一鼓作气将最后那点酒都喝完。天使之吻听上去好听,其实也不过是受女性青睐的饮品而已,要不是为了打趣身边这个家伙,Bill才不会点这么没劲的酒。

 

“走吧,许sir,这里简直无聊透了。”Bill用念力幻化出一张钞票递给了酒保,不过及时被许玮琛拦下,换上了一张从他钱包里掏出来的真实钱币,赢来恶魔白眼一枚。

 

外面的空气显然要比酒吧里的好太多,两个人都有默契地往一个方向走去,谁也没有提出分道扬镳这会儿事。

 

“你们天使都是这么一板一眼的吗?”Bill和许玮琛走在小巷子里,恶魔的尾巴又被他放了出来,一圈一圈地缠在了腰部,让原本就纤细的腰肢更加显得不盈一握。

 

“他们也是辛辛苦苦地赚钱嘛,欺骗他们是不好的行为。”

 

“哼。”Bill不屑地鄙夷一声,“你和我认识的一只吸血鬼一样,无论做什么都死板地很。你好歹还不像那只吸血鬼一样成天板着张脸面无表情的,和所有人都欠他钱一样。真想不通那么漫长的时间你们是怎么度过的,靠着条条框框打发时间吗?”

 

许玮琛笑笑没有答话。碰到Bill之前,他其实也没有想过时间究竟是怎么过去的,总感觉即使是平白无奇的生活也可以安安稳稳地过下去。但是在遇见身边的恶魔之后,他开始觉得可以期待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了。

 

在两个人转到一个偏僻巷子里的时候,迎面来了一堆气势汹汹的人挡住了去路。借着天使出色的视力,许玮琛认出来为首的那个是刚刚和Bill搭讪的人。

 

“呸,小婊子,我看你刚刚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过来给大爷我好好道个歉、陪我一晚上,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要不然,你们两个都别想走。”对方凶神恶煞地来回指着Bill和许玮琛,最后变成了指着许玮琛一个人,因为Bill躲到了许玮琛的后面……

 

“这位先生,”Bill用娇滴滴的能滴出水的语调和对面人说着话,却听得许玮琛寒毛直立:“我不是不想和你走阿,可是我前面这个先生已经包下我整晚了。他还说,就你这个样子的,几个都不够他看的,劝你乖乖有多远滚多远。这样吧,你要是打赢了他,别说陪你一晚上,就是陪你一个月,我也愿意!”

 

说完,没等许玮琛辩驳,一推手就将对方推到了那群人的跟前,自己则坏笑着躲到了阴影里面。

 

这种情况下,掏出自己的警察证也没有什么用了。天堂规定,未经允许不可伤害普通人类。许玮琛只好一边小心翼翼地躲着对方飞来的拳头,一边偷瞄着躲着一旁的Bill,却发现那只恶魔早就不见了踪影。

 

真是惹谁都不能惹恶魔!

——————————————————

明天开学,不开心。。。。。。

评论(4)
热度(45)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