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苏越】古今中外怪志谈册七

一段时间不见,你们有没有想我啊~~~~~~


册七

 

据那名叫襄铃女子说,她原先居住在乌蒙灵谷旁边的红叶湖,曾年幼无知被野兽所伤,当时还是屠苏救下了她。怎奈何一心想报恩的她却发现乌蒙灵谷早就付之一炬,这才游历人间寻找当年的救命恩人。襄铃其实觉得上天待她不薄,毕竟凡间这么大,不过十数载的光阴就让襄铃找到了他。但是看着眼前屠苏的冷言冷语,襄铃又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听了襄铃的遭遇,陵越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可惜,对于百里屠苏来说,怜香惜玉这四个字从来都不曾在他的词典里出现过。虽说师兄教导过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但是在屠苏心里,温柔和耐心是要对等的,是只有对值得的人才能付出的东西。反正目前来看,他从来没有想着对除了陵越之外的人展现自己体贴的一面,即便无论从哪个角度,陵越都不需要被百里屠苏护在手心里。

 

屠苏不欲和襄铃有过多的纠缠,两个人略微休息一下就赶往琴川。襄铃见状,也只能悄悄的跟在后面,两个人只要不刻意将她甩下,远远的望上一眼她也就知足了。

 

琴川不及江都繁华,但到底民风淳朴、百姓安居,又恰逢临近中秋,所以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屠苏虽曾有下山的经历,但是他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除妖上,所以甚少有机会能领略人间的 繁华。看着人声鼎沸的琴川古街,一向不喜欢喧嚣的屠苏也不觉心情好了些许,面上尖锐的棱角都软化了下来,衬着他原本就俊秀的面孔更加的出色。

 

一旁的陵越更是不必说,面如冠玉、目若朗星、眼角含笑,想来潘安宋玉,也不过如此。两个人走在街上,自成一道风景线,引得路边大胆的女子频频注视,莺莺燕燕环于身边。更有甚者,将手绢香囊等物件‘不小心’掉落在两人面前,让他们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

 

又一个女子不小心扔下了她的荷包,陵越见状,只得弯下腰去,欲将荷包还给姑娘。

 

一双修长的手却快一步将东西捡起,手指触到对方的手背上一碰即离,连热度都没来得及传递过去。陵越转过头去,发现自己的小师弟面色不愉。

 

“可是路上行人太多,你有些烦了?”陵越笑着将屠苏额上的汗珠抹去,结果却发现对方脸色潮红,更多的汗珠挂在额角。

 

“不是……”屠苏还没来得及享受陵越的贴心照顾,只见后面忽然有人从人群中飞了出来,横冲直撞直奔二人所在的地方。

 

“师兄小心!”

 

陵越听到身后的动静,本想侧身避开,谁知屠苏下意识揽住了自己的腰,带着他往另一个方向偏。陵越一个重心不稳,就砸到了屠苏的怀里。在外人看来,就像两人抱在了一起,亲密又暧昧。

 

不过那个突然飞出来的人就没那么好运了。如同字面意义上的‘飞’,他冲出来时脚踩着搓衣板不高不低地悬在半空,眼见要撞到人了就赶紧调整方向。谁知他那半吊子的水平,方向没弄好,自己反而从板子上摔了下来,闹了个鼻青脸肿。

 

“我说你们怎么也不知道扶我一把啊?!有你们这么见死不救的吗?”方兰生气愤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无理取闹一般指责着好不容易躲过一劫的苏越二人。

 

陵越轻轻拍了拍环着自己的手臂示意对方将他放开。屠苏这才如梦初醒松开了手,对着陵越无奈地笑了笑。但是刚刚触碰到陵越腰肢的手掌却如同燃起了一团火苗一样灼热,不经意间就蔓延到了四肢百骸,连同跳动的心脏一起剧烈地焚烧,烧不掉他懵懂的心思,却烧掉了他引以为傲的理智。

 

“这位兄弟你怎么样?”方兰生可以蛮不讲理,但是陵越不行。出于好心,陵越还是多问了一句。

 

“你没看到我都摔成这个样子了吗还能怎么样?我不管,你要赔我搓衣板。不行,你还要赔我郎中的钱!”

 

方兰生没有什么坏心眼,他只是小孩心性,总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能‘御板’飞行了却被这两个人打扰,心里也是不爽的可以。

 

屠苏冷冷地看了方兰生一眼,拉着陵越二话不说就走。

 

“师兄,你别管他,此人多半有病。”

 

等他们背过身去,方兰生这才注意到两个人皆身负长剑。看着两人款式简单却做工精细的服饰,兰生想,自己可能遇到了所谓的高人。

 

“喂喂喂,你们俩别走啊。”兰生跑到他们面前伸开双臂挡住二人的去路。“刚刚是我不对冒犯二位了,我在这里给你们两个陪个不是。不过你们是不是修仙的人啊,是不是特别厉害会御剑、会法术的那种?”说完还不忘手脚并用的连比带划,配上他那张青紫交加的脸,整个人滑稽的不行。

 

屠苏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拉着陵越的手打算从他身边绕过去。谁知他们走到哪,兰生就挡到哪,气的屠苏差点掏出焚寂。

 

陵越的手指在屠苏的手背上轻轻划了两下,屠苏这才慢慢镇定下来,用他能保持的最镇静的语气质问着兰生:“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别生气别生气,我就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看你们的样子一定是第一次来琴川,不知道你们是路过是寻亲还是访友?别的不说,我方家也算是琴川的大户,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也能帮到你们,权当是我刚刚不小心差点伤到你们的赔礼好了,你们看这么样?”

 

屠苏和陵越也不知道为什么兰生态度转变的这么快,不过有人帮忙自然是好的,琴川虽然不大,但是一家家找过去还是要浪费不少的力气,能一劳永逸自然最好。

 

“实不相瞒,我和师弟来琴川是为了找人,不知这位小兄弟可曾听过一位叫欧阳少恭的大夫?”

 

“少恭?你们认识少恭?”

 

兰生一听心里乐开了花,他本来还想着用什么办法能将两位世外高人留在自己家里,闲暇时间还能教自己法术,谁知他们找的人居然就住在自己家的客房里。简直是上天保佑!

 

“怎么,这位兄弟也认识少恭?”

 

陵越见兰生是这个反应心里也是高兴的很,倒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怎么不认识啊,我和少恭也算得上青梅竹马,阿,不对,是竹马竹马。他现在就住在我家,你们要是想见他,我现在就能带你们去找他!”

 

屠苏对此却有些不以为意,他拉住了陵越的手,小心地念叨着:“师兄,小心有诈。”

 

陵越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赶巧的事情。但是眼前的少年丝毫没有灵力,身上的武功也是马马虎虎,虽说行事莽撞了点,但是实在不像是会有什么坏心眼的人。陵越自认为有能力能护得两人周全,便拍了拍屠苏的手臂示意他不用担心。

 

方兰生是看明白了,这位红衣小哥虽然凶的很,但是却十分听身边这位蓝衣少年的话,言辞间的恭敬温柔都能掐出水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两个人关系好似得。认准了这一点,方兰生一路上也只缠着陵越,弄得屠苏是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

 

此时的百里屠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那股强烈的占有欲究竟来自于哪里。不过更令他心塞的事情还在后面……

 

——————————————

大师兄的腰啊【咽口水】……话说竹子发现我刚开学之后会有一个3天的小假期。。。你们有什么脑洞吗?应该还是可以写一个小短篇的,要是愿意的话我就开个点梗楼。。。。或是想起来给我留言也行。。。

评论(12)
热度(120)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