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苏越】古今中外怪志谈册六

既然是轻松向,我就不将欧阳大boss弄成反派了~反正他也是孤苦的人,就让他给屠苏当当情敌什么的。


册六

 

三年光阴,对于凡尘俗子来说可能漫长难捱,但是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紫胤真人一如预料之中的那样未能及时赶回,师兄弟两人也早已习惯他们师尊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等屠苏从后山中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开始合计接下来的打算。

 

“屠苏,我有一位好友目前在琴川济世行医,他早年间也曾游历人间,所以十分见多识广。我们不妨去拜访他,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消除你身上的煞气。”

 

对于陵越来讲,眼前最重要的事自然是师弟的身子。他作为灵兽,生来便是半仙之体,所以即便不潜心修行寿命也有千年之余。但是屠苏究竟还是凡人的身子,若是煞气不除,陵越甚至担心他会英年早逝,这也随着屠苏煞气发作的越来越厉害成为了陵越的一块儿心病。

 

屠苏对此自然没有意见。他也想早早除去身上煞气,自身的寿命倒还是小事,万一哪天真的如焚寂所示伤到了师兄,他恐怕万死也难逃其咎。

 

“既然这样,你去收拾一下下山的包袱,记得把弟子服换下,一会儿我在洞门处等你。”

 

之后,两人便各去准备。因陵越还要查验山中各项事宜,所以等到他来到约定之处时,屠苏已经等在哪里。

 

百里屠苏听到声音转过身去,却被眼前的陵越弄得有些看直了眼。陵越褪下了繁复的弟子服饰,改着一身水蓝色对襟长袍,端配得上超凡出尘四个字;乌黑的长发不似往常一样束在发冠里,而是简单绾了一个发髻,余下的部分似马尾一般垂在脑后,竟平白给陵越增添了一点俏皮;右手边的霄河泛着淡淡的蓝光,不知不觉和主人融为一体,随着陵越的一举一动似乎在低吟着铿锵剑鸣。

 

清丽脱俗、活泼灵动、杀伐果敢,这世间恐怕只有陵越一人能将这些彼此矛盾的感觉完美的汇集在一个人身上而毫不显突兀。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屠苏,你在说什么?”

 

陵越望着自言自语的屠苏,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师兄我们走吧。”

 

屠苏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将刚刚那份惊艳埋到了心里。却不知,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

 

二人一路御剑到琴川外围。因修仙之人并不常见,两人也不欲太过声张,所以在接近琴川城之时便改为步行。正好一路风尘仆仆也有些劳累,他们便随意找个了乡间茶肆,打算稍作休息再进城寻人。

 

“师兄,你的那位朋友是什么人?怎么原先没有听师兄说过?”

 

屠苏自觉的给陵越倒了杯茶,颇显好奇地问道。

 

“他叫欧阳少恭,是我在一次除妖的时候认识的,那次他帮了我不少的忙。少恭为人谦逊有礼,虽博洽多才却绝不恃才傲物,于道法上也颇有见解,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这次去见他,师兄介绍你们认识,有什么不懂的你也可以多像他讨教讨教。”

 

屠苏见陵越这么不遗余力地夸赞一个人,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有些酸酸涨涨的。他压下心里的不适,强颜欢笑道:“师兄认识的,自然是世间出类拔萃之人。”

 

陵越笑笑刚想接话,却被一声粗鲁的喊叫打断。

 

“哪里来的山野狐媚子,还不速速现出原形?”

 

陵越和屠苏闻言转身望去,只见一彪形大汉身着道袍,手持长剑,而剑尖所指的人正是……陵越!

 

陵越疑惑得来回看了看,发现那人指的确实是自己。

 

自己这一身清气究竟是怎么一次两次都能被人认成妖怪的啊?!陵越对此感到万分不解。

 

陵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屠苏先按捺不住了:“休得胡说!我师兄绝不可能是狐妖,你勿要血口喷人!”

 

一旁的大汉见屠苏单薄的身材也不以为意。像他这种山野村夫,找个一知半解的人修了两天道术,自是看不出屠苏和陵越修为高低,言语之间处处挑衅,根本没有把两个人放在眼里。

 

“你以为你的什么师兄修个障眼法就逃脱得了我的法眼了?明明一身的狐狸骚味还说不是狐妖。再说,哪个男子能长得如此清秀动人,分明就是勾人的狐狸媚子。”

 

陵越略显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满嘴胡话的壮汉,他自是不愿理会这种无理取闹之人,所以也想劝着屠苏不要动怒。出于意料的是,一旁的屠苏对此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而是一脸怪异的打量着自己,嘴里还喃喃着:师兄长得确实隽秀……

 

等等,屠苏,你的重点呢?

 

彪形大汉见两人都没有回话,以为他们怕了,所以更加放肆。听说狐妖都是天生媚骨,无论雌雄用采阴补阳之法双修更是能增进修为。眼前之人姿色又是上上乘,大汉便起了龌龊心思,反正拐回家里他怎么都不亏。

 

“小狐妖,你识相的,乖乖跟大爷我走,我还能考虑放过你旁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若是不识相,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

 

屠苏这才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这个耀武扬威的大汉身上来。眼前之人若是不处理,肯定如同膏药一般甩不下去;若是处理过重,他和师兄也不好收场,毕竟都是修仙之人,没有冲凡人下手的道理。所以他只好小惩大诫,用手轻轻挽了一个剑花,仅用剑气就将那人赶出了茶肆。至于那人是伤了还是残了,都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了。

 

经过刚刚这么一场闹剧,茶肆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屠苏见休息的差不多了,便想和陵越一同离开,却被对方拽住了衣角,示意自己稍安勿躁。

 

两个人又在楼下静坐了一会儿。不久,楼上走下来一个橙衣罗裙的妙龄女子,她怯生生的望了陵越一眼,然后快速迈步向门口走去。

 

“怎么?施完了障眼法就想离开?”陵越的声音不大,却硬生生止住了女子的脚步。对方懊恼的看了苏越二人一眼,只好认命的走到他们的桌子旁坐下,样子端得楚楚可怜。

 

屠苏一眼便认出来女子的真身,他对妖怪恨意极深,但是却碍于陵越在身边不好发火。既然师兄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深意,屠苏只好强迫自己静观其变。

 

“我错了……”女子道歉的态度倒是好,一坐下便一副诚恳认错的表情望向正襟危坐的二人,双目含泪、面色含羞,倒真让两个大男人发不出脾气来。

 

陵越也不欲过多为难她,只是略显无奈的说道:“你倒是聪明,知道在我身上下一个障眼法。这种法术我自己看不出来,而屠苏却是因为修为太高没有意识到,倒是让那些半吊子的着了道。不过姑娘,在下与你无冤无仇,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女子此时却没有把目光放在陵越身上,而是一直盯着旁边面色不善的屠苏,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只是想让他把你引开,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想见见我的屠苏哥哥。”

 

百里屠苏有些不明所以,他自认为和妖怪没有什么联系,连语气都有些不客气:“我并不认识什么妖怪。”

 

橙衣女子一听,委屈的差点哭出来:“屠苏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襄铃啊。”

——————————————

我让襄铃率先出场了哈~不过放心,她是个好妹子~~~天气姐后面也会出场的~~~~~~

评论(8)
热度(128)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