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二十三(完结章)

卷二十三(完结篇)

 

三天后,天宇集团的酒会如期举行。

 

这种以商业联姻为目的的酒会在商业圈里太过普遍,虽然表面上仅仅是为了宣布两个郎才女貌的年轻人喜结良缘的消息,但是这往往意味着他们背后大财团的接洽与合作。单单这一个消息便能给艰难维系着平衡的商圈带来巨大的动荡,将前一段时间建立起来的格局打破重组,进而产生新的平衡。直到下一次某件或大或小的事搅乱局面,如此循环往复。

 

项允超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会随着商界的变化而起起伏伏,像他父亲一样娶一个自己看着顺眼或是天宇集团看着顺眼的富家小姐,偶尔出去聚聚餐、喝喝酒,有个孩子之后将天宇集团交给他,然后一生就这么结束了。不过也许是老天都觉得项允超的生活太过索然无味,所以特意安排了何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项允超前半辈子没有为自己争取过什么,但是何瀚,他绝不放手。

 

“允超怎么还不来?”项景淞刚刚和孔家现任当家交谈完,拉着身边的大儿子问道。

 

“可能路上有点什么事情耽搁了吧,况且孔小姐现在也没到呢。”项允杰安抚着父亲的情绪,“您放心,他说过会来就一定会来,允超一向说话算话。”

 

“哼!”项景淞怒视着项允杰,一向偏爱大儿子的他难得有如此严词厉色的时候:“要不是你拦着,我早就将那个什么何瀚处理掉了。堂堂项氏的少爷居然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我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允超最好和何瀚断绝一切关系,然后乖乖过来和孔小姐订婚,否则我打断他的腿!”

 

项允杰无语的看着门口,默默给自己弟弟的腿点了根蜡。

 

正所谓出色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项允超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作为这场酒会心照不宣的主角,获得这样的关注并不奇怪,但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项允超挽了一个男人一起出现。

 

和男人一起出现并不奇怪,关系好的合作伙伴一起到达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只要符合正式的商业礼仪保持一定距离就行。可是这次项允超几乎是贴在了身边男人的身上,挽住对方胳膊的动作更像是宣告主权一般,而一向和项允超交好的何慕却没有出现……眼前的场景着实令在场的宾客吃了一惊,谁也摸不透这项家小公子唱的是哪一出戏。

 

不过,这里替何慕辩解一下:不是他不想来,而是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任务——陪着孔心洁。

 

“我说师傅,这怎么还没到阿?你是不是走错路了?”车后座的孔心洁一脸不耐烦的发着牢骚,同时在心里怨恨着何慕:平时不见他的踪影,偏偏在刚刚以‘项允超的秘密’为借口约她出来,最后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捞到不说,酒会也要晚了。何慕家什么破司机,赶个路都不会。

 

何慕偷偷瞄了一眼在后座发脾气的孔心洁,一边假意安抚着,一边想:我特意挑了一条最拥堵的路,没有一个小时咱们是到不了了。

 

话分两头。酒会上,何瀚一出现,项景淞的脸立刻就拉了下来,面色不善到了极点。他快步走向了项允超二人,却在中途被人拦下。

 

虽说项景淞内心已经气愤到快要喷火,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强装镇静。他看了一眼来者,不得不停下脚步与之交谈。

 

“何先生,请问有何贵干?”一想到何瀚可能是眼前人的私生子,项景淞真的是用了一生的涵养来应对他。

 

何父自然是不知道对面人的想法,虽然不解项景淞莫名的敌意源自哪里,不过他既然答应了何慕,所以该做的事他还是会做的。

 

“项总,关于何氏集团最新的红酒项目,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何父笑的真诚而标准,让人挑不出一点错误来。

 

何氏的这个项目是业内很看好的一块‘肥肉’,项允超虽说和何慕交好,但是何慕却一直想尽办法避开所有何氏相关的事,所以天宇和其他集团一样处在公平竞争的状态。现在何氏居然抛出了橄榄枝,让项景淞也不禁动摇起来。

 

在项景淞内心天人交战之际,项允杰及时在一旁劝道:“爸,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您不妨和何叔叔去谈谈,允超这边有我呢。”

 

听完项允杰的话,项景淞忿恨地瞪了远处的何瀚一眼,嘱咐身边的项允杰:“你看好你弟弟,他要是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回头我连你一起打。”

 

何父知道项景淞这是同意了,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两个人一同离开了宴会厅前往了会议室。

 

项允杰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默默给自己的腿点了根蜡。

 

项允超看了自己哥哥一眼,收到了一个‘一切okay’的手势。与此同时,他也收到了来自何慕的短信,高兴地挑起了嘴角。

 

Now, it’s show time.

 

“欢迎大家来到天宇集团的酒会。”项允超一发声,全场都静了下来,将目光重新聚焦在他的身上。

 

准确来说,是他和与他并肩的何瀚身上。

 

“我知道各位今天赏光参加天宇的聚会,是因为关心我的终身大事。”项允超顿了顿,扫视了一圈已经明显面露兴致的人群,“项允超在这里感谢各位的关心,那么就烦请在场的每一个人帮我见证接下来的一幕。”

 

说罢,项允超在众人或诧异、或不屑、或好奇的目光下,缓缓对着何瀚单膝跪地,拿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钻戒,大声问道:“阿瀚,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何瀚也难得愣在了当场,他甚至觉得时间都静止在了那一刻,周围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得到。项允超告诉他,今天只要两个人一同出席,他和孔心洁的婚事便不会当场宣布。但是何瀚没有预料到,项允超居然当场求婚。

 

眼前的人实在是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与意外,他以为他会永远守着一份秘密看潮起潮落、日月更替,他以为他会永远孑然一身、和所有人都不会有任何交集,他以为在世界上最后一个认识何瀚的人死去之时他便随之死去,只留一副行尸走肉而已……可是这个男人毫无预警的闯进了他的生命里,将他所有的自以为是全部打碎。何瀚也曾尝试过矫正这一点点偏差,可以越逃离两个人却离的越近,就像两股麻绳一般紧紧纠缠在了一起。最后,何瀚不得不妥协,却又妥协的如此心甘情愿;如同项允超最开始时说的那样,没有任何一个人应该习惯孤独的活在这个世上。

 

 “不,我不愿意。”何瀚看着几乎一瞬间就慌了神的项允超难得玩味地笑了笑,“但是我愿意娶你。”

 

项允超甚至来不及将戒指给何瀚带上就将他紧紧抱在了怀里,他不在乎什么嫁娶,不在乎外人的眼光,不在乎父亲的反对,他在乎的,只有怀中的人而已。

 

目睹了全程的项允杰率先鼓起了掌,这时周围人才从这场惊世骇俗的求婚中回过神来,陆陆续续开始回应。真情还是假意都不重要,毕竟忽略角落里面色极度不善的孔家当家,所有人都开始以为这场酒会压根就不是他们听到的孔、项两家联姻——原定的订婚女方不在现场,项家掌权人没有表达不满,项氏大公子表示支持,那么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项允超的这场求婚都是征得了家里人的同意的。既然如此,就算心中再怎么不屑,在场的人都必须支持。

 

可是就算不支持又怎么样呢,项允超搂住何瀚的腰部吮吸着他的双唇,永远的承诺项允超不敢许,但是至少这一辈子,他和何瀚注定无法分离。

 

Untildeath do us part.

 

项允超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何瀚的唇瓣,长久的亲吻让何瀚有些虚软,项允超不得不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稍作休息。他知道自己的父亲马上就会回来,所以为了让何瀚避开那些烦心事,项允超决定提前退场,毕竟这次酒会的目的已经达到,善后工作是他大哥的事。

 

“感谢各位刚才的祝福,很抱歉我妻……丈夫身体不好,我们就先行离开。Enjoy the party tonight.”

 

“你怎么这么任性?”离开了会场后,何瀚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仍是觉得有些意外,无奈地对项允超吐槽。

 

“有什么关系?现在咱俩你情我愿,我为什么不能向你求婚?”项允超脸上满满地写着幸福,“难不成你现在还想反悔?”

 

“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何瀚苦笑不得的问项允超。

 

“来得及,不过,”项允超趁着何瀚没注意将他一下子打横抱了起来,“我给你答复的时间可能要长一点。”长到你这辈子都不能听到我的回答了。

 

“项允超,我给你两个选择:一,现在放我下来,我可以考虑让你睡沙发还是谁地板;二,将我抱到车上,不过你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会睡地板。”何瀚挣扎了一下发现无果之后,冷静地对项允超提条件。

 

项允超心想,反正咱们接下来去度蜜月,你有没有体力能赶我出去都是一回事儿,便心安理得的抱着何瀚一路走到了车上,完全不管他们离开后基本已经乱作一团的酒会。

 

而等到将项目谈下来的项景淞回到宴会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一切如同项允超预料的那样,一周之后,孔家撤资,天宇被迫启动紧急预案。但是与何氏的合作让他们并未受到太大冲击,一笔巨大的资金也以项允超的名义注入天宇集团,弥补上了资金漏洞的同时使得集团股份结构得以重置。目前来看,表面上最大的赢家便是项允超,但是真实赢家是谁,想必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你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笔钱的?”项允超搂着何瀚,站在罗马尼亚的广场上,不解地问道。

 

“何家人都是天生的商人,这么多年当然攒下了不少积蓄。”

 

“那么项太太,你愿不愿意和你老公一起经营天宇呢?”

 

“……滚。”

 

如果有人问项允超,他相不相信吸血鬼的存在,他现在一定一脸高深莫测的告诉你,吸血鬼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没有之一。

 

那么你愿意相信吗?

————————————————————

终于完结了~~~~~希望没有烂尾的感觉,后面可能会有一些番外,但是更文时间就不定了哈。

接下来的打算请戳这里

感谢各位的一路支持~竹子在这里鞠躬了~

评论(32)
热度(146)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