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二十

卷二十

 

何慕一接到项允超的电话心里就觉得要坏事,所以他也没听项允超解释,二话没说就赶到了项允超家。

 

“你怎么这副鬼样子,我哥呢?”何慕见项允超开门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便好心问了一句。不过他敏锐地嗅到了一丝诡异之处:被‘公婆’找上门的应该明明是何瀚,项允超这边不爽个什么劲。

 

虽说项允超还不知道何瀚被何慕认作了哥哥,但是他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到何慕指的是谁,就往厨房方向奴了奴嘴:“厨房做饭呢。”

 

听到门口声响的何瀚此时也刚好从厨房出来:“小慕你过来了。手表我给你在了卧室的床头柜上,你要不要留在这里吃个晚饭?”

 

何慕见何瀚脸色如常,心里更加感到疑惑起来。但是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得应了一句好,同时不忘给项允超使眼色:你们俩究竟怎么回事?

 

项允超只得回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见何瀚又回到厨房忙活,两个人才往卧室走。项允超一关上门,就收到了何慕问题的连番轰炸:“项允超这究竟怎么回事?今天你父亲来看我大哥没为难他吧?我给你讲,我这好歹也算是我大哥‘娘家人’,你要是敢欺负他我和你没完……”

 

项允超及时打断了何慕问题,一脸苦涩的解释道:“我父亲那边倒真没什么事,主要是我……”

 

而后项允超就将事情的大致经过以及何瀚的反应都和何慕说了。

 

何慕刚开始听到照片的时候还在心里为项允超捏了一把汗,但等项允超将事情始末、包括他的想法全部解释完之后,何慕连掐死他的心都有。

 

“我说项允超,原先都看你像个花花公子,简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在我才意识到,你不是没有女朋友,而是你的情商低到压根就追不到女朋友!我真想现在就劝着我哥和你分手!”

 

“你这不将事情解决了也就罢了,怎么还火上浇油呢?!”项允超对何慕的反应也有些愤懑,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完全没有错,为什么何慕会说他情商低?

 

一直单身到现在的何慕却忽然有了优越感——项允超有一句话是对的:恋爱的人都是冲动的,只不过冲动的不是何瀚,而是他自己。

 

“项允超,你难道还指望着一个活了上百岁的人表现的像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一样愣头青吗?!正是因为他相信你,所以他才会说服自己去理智地分析,而不是头脑一发热就将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信以为真。项允超,你要是想找一个会哭、会闹、会撒娇的伴侣,我劝你趁早放弃我哥。”

 

何慕说的项允超都懂,毕竟何慕才见了何瀚几面,他好歹和何瀚生活了一段时间,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项允超再清楚不过。他只是希望有点改变,希望何瀚在谈恋爱之后不会和从前一样冷漠自持,至少稍微表现的多在乎他一点,多在乎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点……

 

“可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后,好像都是我单方面在表白,我连一句确切的回应都没有听到。我只是希望他能像我在乎他一样在乎我。”项允超有些无力地替自己辩解着。

 

刚才还本着玩笑态度嘲讽项允超的何慕却骤然严肃起来,眉眼间也颇有了何瀚的气势,让项允超不自觉地一愣。

 

“项允超你要是抱有这种想法我只能说你在异想天开。感情上从来没有对等的付出,总有一方要付出的多一些,一方付出要少一些。但无论你是哪一方,这都是处于你自己的意愿——你的付出不是你索求对方同样付出的资本,否则便是如同土匪一般的感情绑架。况且我哥那种性子很可能根本就不会表达,但是他若是不认同你们之间的感情,他一定会一开始就拒绝你,然后躲得远远的,你还能把他拐上床还让你在上面?他明明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解决,你怎么就不能动脑子仔细想想呢。”

 

说完,项允超便沉默不语,门外听到了他们全部对话的何瀚则默默的将打算敲门的那只手放了下来。并不是何瀚在偷听,而是发达的听觉器官让屋内的谈话一丝不漏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何瀚在门外又站了一会儿之后就去沙发上坐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开始看书。

 

两个人在屋里大约又交谈了五分钟之后才走出来,看到沙发上的何瀚,何慕给了项允超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便不再理他,抱着何瀚的胳膊开始撒娇。

 

一顿饭两个人一个鬼吃的都有些心不在焉,何慕本来还想晚上继续留在项允超家,但是想到项允超和何瀚可能需要好好谈一谈,便打个招呼就先离开了。

 

此刻独自面对何瀚,项允超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何慕说的话都是对的,他也知道何瀚肯定已经接受他、接受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项允超还是怕,他甚至连热恋期还没有过就开始患得患失,就如同好不容易求到了一颗糖的孩子总要担心糖会不会化掉,或是吃掉一颗后就再也没有了。项允超知道自己这种表现很不正常,但是他从来没有如此迫切的渴望过来自何瀚的肯定,因为今天的事让他意识到没有了孔心洁,还会有李心洁、孙心洁,若是恰好有一次,拍下来的照片让他无从反驳,何瀚究竟还会不会相信他?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压抑,何瀚蹙眉思索了一会儿,对项允超说:“能不能开车去我家那边,我想要去拿点东西。”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来到了何瀚的别墅,路上项允超有意不去理对方,却发现何瀚仍表现的和平常无二,让项允超不禁有些挫败。

 

夜晚的郊区连路灯都没有,在宽阔的地方倒还好,只是穿过树林时项允超只好用手机照着亮,可惜不一会儿就没电了。此时何瀚只好伸出手来牵着项允超,冰冷的手指透过皮肤穿透了项允超的内心,他望着两个人十指相扣的地方,默默地想,也许何瀚已经开始有些微变化了呢?

 

别墅前面的院子还是荒凉的很,也怪不得他和何慕第一次来这边的时候以为这里荒废已久。好在今晚月光出奇的明亮,让他能清楚的看到房屋的轮廓和生锈的大门。不过,出乎项允超意外的是,何瀚并没有带着项允超进屋,而是来到院子里一个杂草丛生的角落。直到此刻,项允超才注意到这里居然有一块几乎破损殆尽的墓碑。

 

“这是?”项允超有些隐隐地不安。

 

何瀚轻轻蹲了下来,用手抚了抚墓碑上的尘土,平静地开口:“这里,埋着我的心脏。”

 

他转头仰视着项允超,眼睛里的执着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清晰,说道:“你愿不愿意陪着我承担所有的后果?”

——————————————————

马上就要完结了呢,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因为这个吸血鬼的设定没有根据传统的欧美神话来,所以接下来的情节可能有点扯,你们就看一乐呵就好~~~

评论(10)
热度(97)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