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七

卷十七

 

两个人那天回来的比较早,所以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浪费在床上。项允超许是许久没有开荤,外加上何瀚这吸血鬼体力也好,两个人便从浴室折腾到床上,又折腾回浴室,直到后半夜才真正睡下。所以也不怪项允超早上被何慕电话吵醒的时候心里有多不爽。

 

“你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等我回去你就死定了。”

 

“我说你这是什么节奏?”被项允超莫名威胁了一通的何慕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他还是特意算准的时差给他打的电话,怎么这个点还没起?

 

“你小子不懂了吧,这叫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项允超看了一眼还在睡的何瀚,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间,还不忘日行一虐单身狗。

 

何慕在那头简直一万匹神兽奔过,他想过项允超可能会把何瀚追到手,但是倒没想到这么快。明明发给自己的照片上何瀚还一脸不愿意,这就和项允超滚上床了?不过何慕虽然知道项允超现在十分想沉浸在二人世界里,但是他确实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真不幸,项允超,你如此快活的日子可能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孔心洁要回来了。”

 

然后何慕立刻把手机拿开耳边一米远,才成功躲开了那边项允超惊天动地的一声“什么?!”

 

就算何瀚睡得再怎么沉,项允超这么一闹也成功叫醒了他。没睡饱的何瀚一开门就看着项允超听着电话烦躁地在客厅里来回踱步,让本就不算清醒的他更加昏沉。

 

项允超看到被吵醒的何瀚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然后见对方难得精神不佳,便拉着何瀚来到了沙发,让他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肩膀和侧脸夹着电话,腾出双手轻轻地给何瀚按摩着太阳穴。

 

耳尖的何瀚听出来电话那头是何慕,他眯起了眼睛享受着项允超贴心服务的同时还不忘支起耳朵,而后听到对方用着急的语气说了一句:“所以我说你还是赶紧回来。”

 

这头的项允超反而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有些气急败坏地冲着何慕说道:“我是疯了吗,这种情况下我应该是躲的越远越好,现在回去干什么,自投罗网吗?”

 

“可是你现在要是不回来你父亲就会单方面宣布你订婚的消息!”

 

看着何瀚忽然张开的双眼,项允超有点后悔当着何瀚的面打这个电话,但是事已至此,掩饰才是最蠢的办法。他俯下身去轻轻吻了吻何瀚的额头,发现对方没有太大抗拒的时候不觉得暗自舒了口气。

 

“好吧,我和何瀚安排一下尽快回去,不过可能麻烦你来接我们一趟。”

“好说。”

 

项允超放下电话之后,略显忐忑地看着何瀚:“阿瀚……”

 

何瀚冷静地眨了眨眼睛:“说吧,我听着。”

 

项允超不知道何瀚这个反应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总归要两个人一起面对,况且他也确实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开不了口。

 

“何瀚,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嗯,我知道,继续说。”何瀚扬了扬眉毛,似笑非笑地盯着项允超。

 

“好吧,不过你知道了这个事儿不准生气……。”项允超咽了口唾沫,艰难地开口:“当初我家老头子一直想让项家和孔家联姻,其实最开始他是属意我大哥的,但是项允杰却娶了平民女孩,所以这个‘重担’就落在了我肩上。本来两家正筹备订婚仪式的时候,孔家和项家却突然有事儿就耽搁了下来。孔心洁,也就是孔家的女儿,也因此去了国外。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以为两家都没有联姻的意愿了,也就把订婚这茬儿给忘了,谁知这时候孔心洁回来了……后面的事儿你也就知道了。”

 

项允超露出了他能表现出的最楚楚可怜的表情——虽说他自认为真是一点都没有对不起何瀚的地方,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底气的很。

 

“当初你订婚是自愿的?”

 

何瀚一问完,项允超心里就咯噔一下,他刚刚特意把这件事儿模糊了过去,却还是被何瀚敏锐地揪了出来。

 

“我当初虽然是自愿的,但是你听我解释,我那时候一心想和我大哥比个高低,这才答应了联姻,我对孔心洁是没有真感情的,我那时是一时冲动。”

 

“那我呢?”

 

“我对你当然是真……”

 

项允超没有说完就被何瀚打断了:“你是一时冲动喜欢我?还是思虑良久后才决定要喜欢我?亦或者你只是喜欢征服我?”

 

问到这里项允超才明白,何瀚压根就不在乎他曾经是否喜欢过孔心洁,他对他们俩感情的真实性毫不怀疑。但是,在何瀚眼里,连婚姻这种终身大事都能草率下决定,那么追求他也可能是头脑发热的产物,这样的喜欢也是出于真心的喜欢,可是如此一来两个人的关系又能持续多久?所以何瀚要确定的是,项允超的感情没有任何目的,不是出自自尊心,亦不是来自征服欲。

 

如果第一次见面后项允超便决定和何瀚在一起,那么他承认这里可能确实有其他因素在作怪,征服欲也好、挑战性也罢,那都能让项允超在追到何瀚之后将他弃如敝履。只可惜,项允超真正动心是在那个失意的午夜,是源于他对何瀚本身迫切的渴望,是最纯粹的想要珍惜他的感情。

 

于是项允超低下头看着仍然枕在自己腿上的何瀚,艰难地将脖颈送到了他的嘴边,惹来对方疑问的一句:“干什么?”

 

“你转换我吧。”项允超说的平静,那边的何瀚却心里五味陈杂。

 

何瀚看着眼前白皙的颈侧,项允超的答案再明显不过——没有人会拿自己的一辈子做赌注,尤其当这一辈子没有期限的时候。何瀚随即用手环住了项允超的背部,微微抬头咬住了眼前一小块皮肉。他想:至此之后,我将不再怀疑你。

 

预想中被利物刺穿的痛苦并没有传来,项允超感觉到何瀚只是将那块皮肤含住,继而用温热的唇舌来回舔舐,使得清晨本就是容易令人性致高涨的项允超立刻就硬了起来。

 

何瀚将双唇离开了项允超的脖颈,鄙视地瞥了他一眼,刚想起身离开却被对方抱了个满怀。

 

“你不相信我?”

 

“你都这么做了我怎么还会不相信你?”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变成吸血鬼?”项允超委屈的活像被没收了礼物的孩子,全然不觉得自己提出的要求将会置他于怎样一种境地。

 

“你都是怎么有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我咬了你也只不过把你变成了我的食物而已,你压根就变不成吸血鬼。因为我就不是被正常转化的,所以甚至不能通过‘初拥’的仪式来发展自己的后裔。现在你还是先收拾一下东西,咱俩去改签飞机。”

 

“可是阿瀚,”何瀚再次打算起身的时候又被项允超制止了,“我还硬着呢。”

 

“………………自己解决!”

 

后来?后来就是回程飞机上,补眠的换成了何瀚。

——————————————————————

我还是走到了狗血的剧情~~~~~接受我的大招吧~~~~~

评论(15)
热度(101)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