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二

卷十二

 

两个人被司机送到宾馆之后就收拾收拾睡下了。虽然是项允超期待已久的同床,但是他此刻却没有了胡思乱想的心情。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的背对背睡了一晚上。

 

即便项允超在飞机上也有补眠,但是他毕竟忙了太久,飞机地方狭小睡得也不是很舒服,所以他在何瀚入睡后不久也沉沉的睡了过去。等到第二天早上他睁开双眼的时候,身边人早已不见。

 

项允超为了舒适专门定了一个总统套房,他以为何瀚只是在外面看书,但是找了一圈之后才发现何瀚居然真的不在屋子里。项允超立刻就慌了神,他不顾自己尚未打理的外表,换上一身便服就往外冲。一股巨大的恐惧紧紧攥住了项允超的心脏,他忽然好怕何瀚就这么不辞而别,消失在伦敦潮水般的人流里,让他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项允超像疯了一样在街上毫无目的的奔走,他不顾路人略显诧异的眼光,专心找着记忆中那抹挺拔的身影。万幸的是项允超并没有走太远就远远看到了坐在河岸边的何瀚。

 

一道泰晤士河将伦敦分为南、北两岸,除了那座著名的London Bridge之外,许多其他宏伟的桥梁也横架在泰晤士河上,方便了两岸的沟通。项允超就是在一座大桥下发现的何瀚——他安静地坐在岸边的长椅上,略微抬头就能看到远处圣保罗大教堂那标志性的圆形拱顶。

 

项允超忽然觉得这一幕颇具讽刺意味,他在这边找何瀚找的狼狈不堪,而何瀚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冷冷地坐在一旁,就仿佛无论自己做什么何瀚都不会给他任何回应,任由自己陷得越来越深。

 

项允超瞬间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就这么离开是否对何瀚来说才是最好的。他想起自己不久前还曾信誓旦旦对何慕说他要追求何瀚,可是别说七年之痒,七个月都不到,项允超就已经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了。

 

但是项允超终究还是不甘心的,人类与吸血鬼之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他不知道,不过他清楚,要是此时他选择停滞不前,他将永远失去接近何瀚的机会。

 

项允超走到何瀚旁边坐下。察觉到身边多出来一个人,何瀚也没有任何动作,仍是看着河面出神,就好像一早就料到对方会出现一样。

 

项允超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何瀚……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到身边人的话语,何瀚这才将视线收回来,他转头注视着项允超,眼神不悲不喜,没有一丝波澜:“这句话应该问你自己。项允超,你,究竟想怎么样。”

 

“……”

 

沉默就这样在两个人之间蔓延,河岸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河水缓缓流动哗哗作响,远处传来教堂礼拜的钟声,偶尔有街头乐队即兴的演奏引来游客们阵阵叫好。但是这都和他们没有关系,空气仿佛都凝注一般、仅剩无言环绕在他们身旁。画地为牢的两个人,一个人死守着不出去,一个人费劲心思想进去,这场拉锯战的赌注似乎过于贵重,潇洒如项允超和何瀚也开始担心自己是否输得起。

 

许久之后,还是项允超最先开口,话语坚定中甚至带了一点强硬:“何瀚,我喜欢你,我不指望你最后一定和我在一起,我只奢求一个能追求你的机会。”

 

何瀚了然地闭起了双眼,他轻轻靠在椅背上回答道:“项允超你有没有考虑过你说出这句话的后果?且不说咱们两个都是男人,就最基本来说,你是人类,而我却是个被人诅咒了的不老不死的怪物……”

 

“我不在乎!”项允超急忙打断了何瀚的自白:“我喜欢你和你是人还是什么吸血鬼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昼夜颠倒,我便陪着你将作息时间打乱;你不喜欢阳光我就将家里所有窗户用厚窗帘盖住;你想要吸血也没关系,无论是动物、哪怕是人类我都给你找到。除此之外咱俩没有任何区别。何瀚,你只要别告诉我吸血鬼是没有感情的,我就都不在乎。”

 

项允超一番言论说的发自肺腑,他自认这番话连路人都能感动,只可惜,他唯一想感动的人却有些无动于衷。何瀚缓缓睁开双眼,眼神里透着项允超从没见过的悲凉:“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咱们两个在一起了,你总有一天会死去,然后你就留我一个人守在这个世界上?就算你找到办法和我也一样变成吸血鬼,你就没有想过这份感情也会变质吗?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

 

时间永远是何瀚心中一道无法治愈的伤口——他此时亲手将伤疤揭开然后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项允超面前。只是何瀚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究竟是伤的项允超更深一些,还是伤的自己更深一些。

 

直到此刻,项允超才意识到何瀚一直在逃避什么。何慕曾经告诉过他,何瀚一看便是那种对感情极其认真的人。项允超对何慕能做出如此评价毫不意外,他知道何瀚很可能会守着一段感情一辈子,只是他的一辈子要比别人长出太多了。那种漫长而不对等的时光足以让何瀚将自己锁在自己的天地里,寸步不移。项允超想,原来失去勇气的不是他,而是对面这个活了太久的‘人’。

 

想到这里,曾经所有的动摇、不甘、怀疑全部都不见了踪影。项允超微微抬手,便将何瀚揽在了自己怀里。何瀚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如同自暴自弃般没有了动作,两个大男人也不顾周围的人来人往,就这么保持环抱的姿势。

 

“何瀚,你说你怎么这么傻?你难不成就因为总有一天会失去的东西而放弃曾经拥有的权利吗?那我就像你说的总有一天要死去,那我是不是现在开始就应该停止吃饭、睡觉,毕竟将来也会死,那现在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不一样……”何瀚闷闷的声音从项允超胸前传出,虽然仍说着拒绝的话,双手却不自觉地环上了项允超的后背,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狠狠地攥紧了项允超的衣服。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生命本就充满了变数,有些命中注定的事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生,有些意料之外的事却偏偏发生了,这个道理你活了这么久应该会比我更有体会。所以阿何瀚,”项允超将自己的双臂收的更紧,好像要将对方都嵌入自己的胸膛:“很多事情其实不曾拥有要比曾经拥有可怕的多。我不知道咱们俩究竟能走多远,就算我逃不脱生老病死,你也可以在忘了我之后开始一段新的旅途。就像那些分手了的情侣也终将会开启一段新的恋情,只是你要经历的比他们漫长的多而已。可是无论如何,没有谁应该孤单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句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项允超便说过,那时的何瀚还没有想过他会与项允超有那么多的纠缠。命运就像一条细微的线,不经意间将他和项允超串在了一起。等到何瀚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再也无法将项允超推开,动一下,两个人便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项允超这番话起了多大的作用何瀚自己也不清楚,他只是忽然觉得好累,自己一个人好累,拒绝一个人好累。眼前的胸膛似乎给他提供了一点点停靠的地方,让他不至于在漫长的孤寂中连前行的力量都没有。何瀚不禁有些自嘲的想,自己这一大把年纪,居然被比他小了不知道多少岁的项允超教育了一番……看来,自己也是原地停滞了太久。

 

“什么能走多远,你……还没追到我呢。”

 

项允超说完长篇大论之后便屏息等着何瀚的回答,随着何瀚沉默时间一点点变长,项允超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就在项允超几乎不报希望的时候,何瀚这句话无疑点亮了项允超心中最后那点期冀,让他雀跃不已。

 

“没关系!我可以继续追,多久都可以!”项允超顾不上两个人还在外面,他拉起仍埋在他胸前的何瀚,双手捧着脸颊就吻了上去,竟意外的得到了对方回应。

 

第一次你吻我,是为了消除我的记忆;第二次我吻你,是为了找回我的记忆;这一次我们彼此拥吻,是为了将彼此刻入记忆里,永不消弭。

——————————————————

竹子想要说的话:

只一篇应该是我思虑最长的一篇了吧,何瀚心中的心结不好解,小老板也应该知道光靠说说是不可能打动何瀚的,但是至少何瀚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他愿意走出自己的一方世界、去看看广饶天地的机会。如果说写的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欢迎各位指出,竹子很愿意去改正~~~~感谢大家一直追文追到现在,之后应该就是轻轻松松打打怪培养培养感情的剧情了~~~但是最后结局如何我还不能说,且看之后如何发展吧。


最后附上一张场景图,远方那个很明显的圆顶就是圣保罗教堂,然后正对着圣保罗有一座桥(应该在图片里那个桥的后面,被挡住了)伙伴们可以自行脑补何瀚坐在岸边的情况,反正那个地方挺热闹的。。。。


评论(9)
热度(83)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