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十

本来只想写个开头的我发现压根剧情就到不了所谓洒还是不洒的地步,果然我还是太话唠了是吗【哭瞎】,各位不要嫌弃我啊。。。


卷十

“咳咳,你们两个亲亲就得了阿,这大庭广众的再做进一步‘交流’影响不太好。”何慕好不容易等到身后亲吻的水声停止,一转头就注意到了项允超霸道的宣言和两人一看就让人误会的姿势,赶紧提醒他和何瀚注意影响,这光天化日之下来一发可还得了?

 

项允超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结果何慕一句话就打散了他酝酿好的所有氛围。他万般不情愿地将头从何瀚的肩膀处挪开,但是双手仍呈环抱的姿势,眼尖的他自然也没有错过何慕那通红的耳尖和绯红的脸颊。

 

“走,咱们回家。”

 

项允超看着何瀚的双眼,似乎想通过对视将他心中所有的想法都倾诉给对方。这句话就像某种神奇的化学试剂令何瀚的内心忽然酸涩不已,他沉吟许久,最后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淡淡的问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就算你不和我回家你这趟飞机也赶不上了。”就像为了印证项允超的话,机场及时响起了登机闸口已关闭的通知。

 

何瀚无所谓的耸耸肩,“这趟飞机没有我还有下一趟。”

 

“据我所知飞往伦敦的飞机这趟已经是今天最后一班,而我绝对不会留你在机场过夜。没关系,你要愿意去伦敦我过两天和你一起去,现在你就乖乖和我回去就好。”

 

“就算我今天坐不上飞机我也可以回去我的地方。”何瀚依然不为所动,但眼底里已经带着些许的笑意。

 

项允超嘴角也绽放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他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总有一万种办法让那些看起来聪明无比的大人乖乖服输:“为了找你我和何慕去了一趟你家,他已经将房子都弄乱了,所以现在你只有住我家和住宾馆两条路。不过再干净的宾馆也没有我家打扫的干净,你最后还是只能选择和我回家。”

 

项允超你这个大写的不要脸,谁把何瀚家弄乱了!对于帮他找到了‘媳妇’却被残忍出卖的何慕来说,自己要是再帮这重色轻友的死党他何慕就和项允超媳妇一个姓!

 

呵呵……

 

何瀚终于还是被项允超这理直气壮的瞎话逗笑了,还没等何瀚说什么,项允超又在自己的天平上加了一个砝码,他凑近何瀚耳边,悄悄地说:“你要是住在我那里何慕也可以经常过去,这样你就能了解一下何家现在的情况。”

 

这句话显然要比前面那厚颜无耻的言论要来的有分量的多。现在的何瀚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看了看项允超又看了看何慕,终于在两人都期盼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何瀚从始至终都忘了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直接住到何慕那里去,不过何慕表示算了吧,要何瀚真住进去了他估计明天何氏就能被天宇集团收购了。

 

何瀚走的时候就做好了长期不回来的打算,所以他的全部身家都带在了他随身的旅行箱里。这样倒是方便了项允超他们,直接将人从机场带回家就行,也不用再折腾到何瀚他们家去取那些日用品。

 

何慕将两人送到项允超的住处后就识相的离开,他就算有再多的疑惑,也不会蠢到今晚占用两个人的时间。

 

项允超为了工作方便,就在市中心置办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公寓。平时只有项允超一个人,他也很少带朋友来,所以自然只有项允超那个房间有一张双人的大床,另两个房间是书房和放杂物的地方。当然这种情况对于项允超自然是喜闻乐见,其实他将何瀚带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难得的是何瀚发现这个事实之后也没有说什么,自觉地将自己的物品都放到了卧室里。

 

看着何瀚的行为,项允超一个激动差点以为他已经答应了自己的追求,当然残存的那点理智还是及时地提醒项允超这万里长征才开始了第一步,不可操之过急。还好项允超定力够,要不他肯定就出洋相了,因为何瀚确实是因为他知道项允超没法对他做什么才放心大胆的住在了项允超的房里。

 

小项总,任重而道远阿……

 

“对了,我家的窗帘不够厚你会不会不舒服?我明天一早就去买加厚窗帘。”项允超靠在卧室门口,向屋子里正在收拾的何瀚问道。

 

项允超家里是那种巨大的落地窗,他因为没有暴露癖所以还是象征性的挂上了窗帘,只是和何瀚家里那种天鹅绒加厚的比起来挡光性差了不止一点半点。项允超毕竟也没有什么吸血鬼常识,他只是凭着记忆中看过的那些传说记得吸血鬼好像是不能接触阳光的。

 

何瀚自然是知道项允超担心什么,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我们只是和你们作息颠倒而已,过强的阳光可能会全身不舒服,但是并没有太大影响,所以窗帘这种事并不着急。”

 

“那就好,浴室就在卧室里。你要是不喜欢外人来我就从明天开始不让保姆过来了。屋子里的东西你可以随便用,书房里有挺多书,你要是没有喜欢的我明天再让人置办些……”项允超几乎事无巨细的安排着何瀚的生活起居,语气不像是只认识了不到两个月的、勉强能算上的朋友,反而像是相濡以沫了数十年的恋人。

 

距离上一次有人和自己这么说话可能已经过去了百年有余,一向喜欢安静的何瀚难得没有觉得项允超分外聒噪,反而耐着性子听项允超嘱咐这、嘱咐那,直到后来项允超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婆妈,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

 

“你不会觉得我太烦吧。”天知道项允超怎么会在何瀚的事情上一向变得不像他自己,要知道他在公司里向来雷厉风行、干练洒脱,能用一个词语表达的事情从来不用一句话。要是让公司里那帮下属看到项允超现在这个样子,估计都能惊讶地下巴都脱臼。

 

何瀚微微扬起了嘴角表示没关系,眼神则是软软的还带着点光亮。不过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项允超像青涩的中学生一样心脏怦怦直跳,用尽了全身的自制力才没有冲上去将何瀚压倒在床上。

 

“咳,那个你吃饭怎么解决啊?你平时都吸谁的血?我的血够不够?”项允超赶紧继续询问转移注意力,不过他确实很好奇何瀚究竟饿了怎么办,上次他们在别墅见面何瀚好像喝的就是血,难不成他有自己的备用血库?

 

何瀚无奈的笑了笑,他以为项允超是怕自己把他当成储备粮食,连忙解释道:“我的食欲很小,一个月进食一次即可,而且我只吸动物的血,所以这个问题暂时还不用担心。”

 

呦,我还养了一个食素的吸血鬼,项允超愉悦的想。

 

何瀚见收拾的差不多了,就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书打算出门,意料之内的被项允超拦下了。

 

“你去哪?”

 

“我去看书啊,我现在又不用睡觉。”

 

于是项允超只能崩溃地看着何瀚的身影消失在书房的门后,他这才悲哀的意识到他家里就算只有一张床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啊!!!!他和何瀚根!本!睡!不!到!一!起!

————————————————

好了,各位别忘了到这个地方去投票下一章走向,戳我

评论(13)
热度(107)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