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九

昨天没放古今,今天就稍微粗长一些~~~不过过两天竹子可能出去浪,所以最近更文时间都不定(虽然以前也没定过。。。)

感谢这章何慕神助攻吧~~~~~~


卷九

项允超的一句话像是深海炸弹一下轰地一下在何慕脑海里炸开,他反复盯着项允超的脸,却发现对方一点玩笑的意味都没有。

 

“项允超你搞什么鬼?!你前两天还信誓旦旦告诉我你要追人家何瀚,今天你就告诉我你不认识人家,你属金鱼的啊!”

 

“你小子喝多了吧!”项允超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何慕,“我连那什么何瀚是谁都不知道就说要追他……喂,他不会是我哪个床伴勾搭上你了来试探我口风的吧。”

 

听到这话何慕好悬没把手中的酒都泼到项允超脸上,但是看他明显不是打趣逗乐的神情,何慕心里也不觉疑惑起来。他心思一转,将钱拍在吧台上拉着项允超就往外走。

 

“你发什么疯?”项允超被何慕的一系列反常行为弄得惊诧不已,熟不知自己才是最反常的那个。

 

“闭嘴,和我来个地方!”

 

何慕二话没说就把项允超推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凭着记忆往那栋别墅走。虽说他去的没有项允超那么勤,但是这点记路的本事还是有的。

 

何慕一边往那边开,一边问着心不在焉的项允超:

 

“你记不记得前一段时间咱俩本来想去散心结果迷路了?”

 

“……”

 

“说话阿!”

 

“你不让我闭嘴的吗?!”

 

一听这话何慕气的差点没把方向盘拆下来砸在项允超脑袋上,但是鉴于他已经很‘傻’了,何慕决定自己还是不要再火上浇油。

 

项允超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何慕提到那个叫何瀚的人之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心中就像有块石头一样压着他难受。但项允超搜索了自己脑海里几乎全部的记忆,但是连那个叫何瀚的只言片语也没有找到,那股烦躁的情绪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咱俩那天迷路还不是赖你,光听你从那儿抱怨我都没注意看路。”

 

何慕一听这有戏,赶紧趁热打铁,“对对对,然后发生了什么你记得吗?”

 

“我又没有得失忆症当然记得。咱俩那天车快没油了,手机也没信号,只好在车里躺了一晚上,转天在路上碰到人指路咱俩才开到附近的城镇上。还好我车里当时还备了点储备粮,要不咱俩当晚都得饿肚子。”

 

何慕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镇定下来,害得一旁的项允超差点以为何慕因为这几句话得了哮喘。何慕真心糊涂了,项允超记得那晚上迷路的几乎所有细节,却都完美的避开了何瀚出现的场景,再加上那张古旧的照片,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何瀚搞的鬼,他真的是什么天外生物?

 

何慕果然随时随地都有真相帝的能力。

 

反正项允超是一时半会正常不起来了,何慕干脆也就不再和他继续何瀚这个话题,总之一会儿见到人了应该也就真相大白了。

 

一段不能算很远的路程弄的两人都心烦气躁,等何慕在那片森林旁将车停下来的时候,项允超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我说何慕你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就算不认识你说的那什么何瀚你也不用给我弄到这里来杀人灭口吧。”

 

我说项允超你记忆丢了脑子也丢了吗,何慕在心里恨铁不成钢的想着。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要不然项允超更认为自己是神经病了,“你别管了,跟我来就行,我还能把你怎么着啊?!”

 

项允超不情不愿地跟在何慕的身后,穿过树林来到了那栋壮观的别墅前。

 

项允超脑子里闪过几个零星的片段,但是速度实在是快到让他连尾巴都没有抓到。项允超强压下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装作若无其事地调侃着何慕,“我说你不会在这里金屋藏娇了吧,是哪位唇红齿白的小美人入了咱家何小公子的眼?喂,你可别告诉我是个男人!不会是那个叫何瀚的吧?”

 

何慕阴森森地瞥了项允超一眼,自顾自地往大门走去,项允超耸了耸肩只好跟上。

 

大门一如既往的没有上锁,何慕借着手机灯光摸索了半天才找到顶灯的开关。他嘱咐项允超在原地等他,自己开始挨个房间寻找何瀚。

 

项允超出神地看着大厅中央的楼梯,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出现甩下一个冷冰冰的名字就转身离开。项允超摇了摇头,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

 

何慕觉得每个房间他都找遍了却丝毫没有发现何瀚的身影,真真是人去楼空。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手机居然有信号,何慕也不管明显不在状态的项允超,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打了出去。

 

终于,电话那头有了回应。

 

“呦,何少爷今天怎么有兴致给我打电话~”

 

“少废话,给我查一个叫何瀚的人的动向,尤其是从本市出发的飞机、火车,什么都行,看上去大约25、6岁,男性,1米8左右。”

 

“咦,何少爷怎么玩起侦探片了?但您的消息也给的太少了吧,有照片吗?”

 

照片?何慕想起来那天的照片项允超还没有还给他,也顾不得死党别扭的表情,来回来去对他‘上下其手’。万幸的是项允超穿着和那天同样的西装,想来保姆将衣服整理好后又将东西放回了原处,所以何慕在项允超的口袋里摸出了那张古旧的黑白照片,用手机拍好照发了过去。

 

“得嘞,您等我信儿吧。”

 

“越快越好!”

 

何慕嘱咐完之后就将电话挂断,趁着项允超开口之前先发制人:“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口袋里会有照片,反正你自己也不记得了。”

 

项允超赏了何慕一个白眼后居然趁其不备一把将照片拿了回来,他仔细端详照片里的人,却除了脑袋嗡嗡作响之外丝毫没有头绪。项允超砸了砸嘴,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收好放回了口袋里。

 

何慕本以为那边要查好久才能查到何瀚的行踪,谁知两人刚到车上电话就过来了——

 

“何少爷,您运气还真好,我一在航空公司工作的哥们告诉我您要找的人今晚的飞机飞伦敦,距离登机大约还有40分钟的时间,您要是抓紧点没准还能赶上……”

 

何慕听完二话不说就开车狂奔,好在何瀚的住处本就处在郊外,离飞机场并不算远,所以何慕这一路飙车居然只用了20分钟就到了机场,只是差点把副驾驶上的项允超吓出心脏病来。

 

何慕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有着何家少爷的身份,凭着项家和何家在机场的那点人脉,两人就算没有机票也畅通无阻的过了安检直奔登机口,他不管项允超一路上老大不愿意,拖着人在登机前5分钟发现了等在座位上的何瀚。

 

不得不说看到他们两个人何瀚自己也是十分诧异的,他顾不上见到自己就脸色苍白几乎僵在原地的项允超,叹了口气认命向何慕两人走去。

 

“你们怎么会过来?”

 

何慕看了一眼身边好像仍在神游天外的死党,心中默默鄙视了他一下。眼看着项允超是指不上了,只好何慕自己上阵:“你先别管我们怎么过来的,你究竟对项允超做了什么?他为什么把你给忘了?你又究竟是什么人?”

 

何瀚当时给项允超下心理暗示的时候其实有想过何慕那边怎么办,他本以为就算何慕发现了这个事也不会追究下去,就把他当做一个小小的插曲,随着时间的流逝便会渐渐淡去。但何瀚是万万没想到何慕居然会在他走之前就能追到机场来,他本不想对何慕也下心理暗示,毕竟机场人多眼杂很难不出差错,但是现在看来也没有别的路可走。

 

下定了决心的何瀚带着何慕和项允超来到了僻静的角落,耳边已经响起了空姐通知登机的声音,何瀚稳了稳心神,让何慕注视着他,同时自己的眼瞳开始慢慢变红。

 

这时旁边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项允超却突然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他一把推开何慕,在何瀚反应过来之前便捧着对方的脸颊吻上了他的双唇。

 

何慕被推开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等他缓过来的时候他发现项允超已经将何瀚压到墙上吻得难解难分。

 

作为被闪瞎的单身狗何慕只好默默的转过去替两人留意周围的动向,好歹何瀚选的这个角落并没有多少人来,要不“项氏总裁机场强吻同性恋人”这种标题明早一定会出现在各家媒体的头版头条。

 

何瀚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项允超会做出如此反应,下心理暗示需要高度集中,这么突然被打断让他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项允超吻过来的时候用了不小的力道,唇齿相碰让他的嘴里带了淡淡的血腥味,所以等项允超的舌头撬开何瀚的贝齿时,吸血鬼的本能让何瀚也有些轻微的失控,两个人接吻就像叫劲一样,好像要把对方啖入骨血才善罢甘休。

 

终究还是没有太多亲吻经验的何瀚最先败下阵来,说来这也不过是他第二个吻,没有被吻到手软脚软已经算他吸血鬼的身体素质强硬了。

 

项允超意犹未尽地放开何瀚,双手环住对方纤细的腰肢同时将脑袋枕在对方的肩上,好像这样何瀚就再也跑不掉一样。他也不管两人略显狼狈的状态,在何瀚耳边狠狠地说道:“你要是再让我把你忘了,老子就把你艹到三天下不来床。”

——————————————

小老板终于在媳妇面前硬气了一把~~~~~~~~~

评论(35)
热度(126)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