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五

卷五

何瀚今天难得心情还算不错,便趁着月黑风高之际出来觅食。他虽说是吸血鬼,却从来都不屑于吸食人类血液——他有一片自己的森林,林子里的动物已经足够支持他原本就食欲不大的胃口。

 

于是他亲自目睹了公路上那场惊心动魄的车祸,也在项允超的车子撞上树干之前将他救了下来,虽说开车的人已经因为酒精的缘故和骤然的刺激昏睡了过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何瀚一直知道项允超在找他。有一次项允超的车子甚至已经开到了院子外的栅栏处,但何瀚仍然没有解开屋子外面的屏障让他进来。何瀚本以为项允超在尝试几次之后就会将他彻底忘记,然后两个人就将至此形同陌路毫无交集,但是他终究低估了命运开玩笑的能力。

 

何瀚看着眼前昏睡的一脸平静的项允超,任命的把他背回了自己的住处。

 

于是在后半夜醒来的项允超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痛苦地摇了摇头,终于确定自己不在做梦。

 

“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项允超猛地抬头向房间一侧望去,这才发现在角落里看书的何瀚。

 

“你带我回来的?我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的车子好像……”

 

“我不清楚你的车子在哪,不过我是在我的家门口发现你的,就带你回来了。”为了阻止项允超的车撞上树干,何瀚徒手将车阻住,车子自然报废了。不过这种事不能让项允超知道,否则就解释不清楚了。于是何瀚干脆撒了个谎,反正项允超当时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果然项允超虽然仍一脸疑惑,但是终究还是相信了何瀚的说法没有多问什么。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还以为我再也找不到了你了呢。”项允超难受的揉了揉太阳穴,显然宿醉的影响还没有过去。

 

“客气了,你既然没事了,我……”

 

“陪我坐下来聊一会儿吧。”项允超看何瀚有离开的意思,赶紧打断他的话厚着脸皮央着他留下。

 

何瀚一开始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只是定定地看着项允超灰白的脸色和隆起的眉头,印象中的项允超就算略有些低沉但是绝对不至于丧气,他见过好几次项允超想找他却无功而返,但哪一次也没有眼前如此的沮丧颓唐。

 

许是看项允超今天的状态实在太过不好,那低沉的气压连5米开外的何瀚都能感受的到。他只好叹了口气任命地坐在了床的另一侧,反正人已经救回来了,再刻意保持距离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

 

项允超似乎没有料到何瀚会答应下来,连忙受宠若惊的将身子往外挪了一挪,给何瀚腾出点地方。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靠在了同一张单人床上,倒是也不觉得挤,但项允超却觉得自己心脏莫名其妙的加快了跳动,望着何瀚的侧脸一时竟也忘了开口说话。

 

被项允超的心跳声吵的不行,最后还是何瀚先开口了,“你不是要聊天吗?”

 

“哦哦”项允超这才反应过来,稍稍理了理思路,然后问了何瀚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兄弟什么的?”

 

何瀚没有预料到项允超第一句居然问的是这个,一时间居然也忘记了回答。好在项允超也不是真想得到什么答案,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倒是有一个哥哥,只是有还不如没有。我从小就活在哥哥的阴影之下,小的时候看别人家的哥哥带着弟弟出去玩耍打闹,出了事儿两个人一起挨骂挨打,就算有时候兄弟俩闹得不可开交转天也就好了,看着那样的兄弟我不知道有多羡慕。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两个兄弟之间一定要比出个高低来,我无论做什么都比不上我的哥哥,而他无论做什么都能得到父母所有的肯定和目光。你说,我是不是多余?”

 

何瀚看着眼前自暴自弃的项允超也不懂得如何开口安慰,亲人、朋友在他记忆中早已远去成了一个个模糊的影子,他只好轻轻握住项允超的手,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项允超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将这几年沉积下来的苦涩一股脑全部倾倒了出来。他实在是压抑了太久,愤懑、不甘甚至是记恨已经像一根刺一样横亘在项允超的心里,他毫不怀疑自己若再不将那些负面情绪发泄出来,他早晚会被推入一个万丈深渊,到时自己将再没有回头的机会。

 

那天晚上项允超说了许久,直到他再也抵挡不住睡意沉沉地睡了过去。何瀚则一直尽职尽责的充当着听众的角色,看他睡熟了才出门离开,走之前还不忘帮项允超把被子盖好。

 

何瀚看着外面姣姣的月色难得没有了看书的兴致,原本静如止水的内心也仿佛被投入了一颗小小的石子,由中心的一点点波澜扩散出一圈一圈的涟漪。

 

项允超第二天一大早便被自己出色的生物钟叫醒,只是起来的时候仍然头昏昏的。他记得自己屋子里是没有卫生间的,便睡眼朦胧的凭着记忆摸到了何瀚的屋子。他看床上没有人,就以为何瀚不在自己房间里,于是想都没想就推门进了浴室……

 

现下的场景和初遇那天晚上出奇的相似,只是项允超和何瀚的处境对调了而已。

 

何瀚前一天晚上思考了很久,所以早上在洗澡的时候便精神不佳,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项允超上来的脚步声。所以等到项允超推门而入的时候,便看到赤//身//裸//体的何瀚正躺在浴缸里闭目养神,姣好的面容被氤氲的水汽描摹的更加出色,玉白的肤色和完美的身材更是一览无遗地呈现在项允超的视线里。眼前的画面实在太过劲爆,导致项允超的鼻子差点充血过度,连小项允超都开始举旗示意。

 

“那个我、不是,抱歉,我不是有意的。”项允超手足无措的开始解释,却唯独忘了退出浴室,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相较于项允超的惊慌失措,被看光的何瀚倒是显得淡定的多。“我马上就好,你稍微等一下。”

 

项允超刚想离开才忽然意识到有一点不对劲,浴室怎么一点热气都没有?他皱着眉头在何瀚略显诧异的眼光中走近浴缸,用手碰了碰洗澡水——果然,何瀚在泡凉水澡。

 

“你怎么用这么冷的水洗澡?不要命了吗?”

 

这话一吼出来两个人都楞了一下,项允超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么激动,何瀚则是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和自己这么说话。

 

项允超倒是很快就恢复常态,他二话不说卷好袖子就将何瀚从浴缸里抱了出来。何瀚实在没料到项允超会有这个动作,差点把他的獠牙吓出来。好在项允超专注看前面的路,没有注意到何瀚这边变幻莫测的表情。

 

项允超温柔地把何瀚放在床上,但是给他盖被子的动作倒是霸道地让人无法拒绝。

 

“我昨天就发现你的手特别凉,身体不好怎么还敢洗凉水澡!”

 

何瀚看着项允超似乎真的很着急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吸血鬼生来体温偏低,且对温度并不敏感,所以洗凉水澡对何瀚来说一定影响也没有,但是他又不能和项允超说实话,只好表示他今后不会再这么干了。

 

何瀚此时也没有意识到他究竟为什么要对项允超这个‘陌生人’答应这种生活琐事,就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一步步迈入一个叫项允超的陷阱而不自知。

 

项允超将何瀚裹的严严实实,简直恨不得将他包成一个粽子。他再三确认了何瀚没有发烧或是生病的症状才放下心来,嘱咐何瀚不要乱动便下楼去厨房里打算给他准备一些简单的早饭。只是项允超无奈的发现何瀚的冰箱里干净的都能当镜子使,本想问问他家里是否还有其他存放食物的地方,却发现何瀚已经睡着了……

 

项允超倚在门框上看着黑暗中蜷成一团的何瀚自己不知不觉地弯起了嘴角。他想,也许就这样开始一段感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在痛苦烦闷之时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人。

评论(23)
热度(121)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