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项允超x何瀚】古今中外怪志谈卷二

慕瀚是兄弟向!兄弟向!兄弟向!




卷二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疑问句,却让两人心里莫名的一颤,有种如坠冰窟的寒意瞬间布满全身。项允超下意识的觉得说话的人现在有些不爽,却又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毕竟能震慑住见惯大场合的项总和何慕的人着实不多。


 


初见的场面给项允超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很多年之后他疑惑地问怀中的男子:我们当时擅自闯入你家是不是让你很生气。谁知怀中人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答到:我只是有很严重的起床气而已,弄的项总哭笑不得。


 


项允超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向楼梯上只能看到身形的暗色人影说到:“我们不是有意闯进来的,只是开车路过这里却迷路了,就想问问这附近有没有地方能让我加个油或是住一晚上,哪怕借我们一个电话也行,我们手机在这边没有信号…”


 


对面的人听到这一番话后什么反应也没有,双方就这么沉默了下来,但是项允超觉得暗处的人似乎在审视自己和何慕,他甚至隐隐约约中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双暗红色的眸子。


 


就在何慕也快沉不住气打算开口的时候,对面人说了见面后的第二句话,“把门关上。”


 


项允超和何慕对视了一眼,还是乖乖把身后的门给掩上。就在屋子完全被黑暗覆盖的那一瞬,楼梯上的人不知道触碰了什么开关,项允超甚至觉得他只是打了个响指,头顶的吊灯就被打开,将整个大厅照亮。


 


忽然的光亮刺激的两人感到略微不适,等双眼完全适应了以后才再次将视线聚焦在主人身上,这一看不要紧,便是让阅人无数的项允超和何慕都不觉怔了一怔。


 


楼梯上的男人身形挺拔而消瘦,黑色的西装一丝不苟的穿在男人身上,让项允超觉得多了一条褶子都是罪大恶极;他的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在灯光下尤其明显,但这并不能掩盖其精致的外表和出色的五官,反而将双唇显得鲜红欲滴;明明摆着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表情,但项允超愣是察觉到一丝隐藏极深的媚态…


 


想到这里,项允超骤然感到了一股凌利的视线,立刻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也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有正事没办。


 


“那个,这位先生,你知不知道最近的加油站或是城镇怎么走?”


 


男子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不咸不淡的扔下两个字,“何瀚”。


 


项允超和何慕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自报家门,不过…这也太惜字如金了一点吧!


 


虽说从进门开始一直在努力说话找存在感的是项允超,但是明显何瀚似乎对自己身边这个死党更感兴趣,除了刚才的暗中打量和一个凶狠眼神,何瀚几乎全程将目光放在了何慕身上,这使得项允超不知道为什么隐隐感到一丝不爽。


 


就在项允超打算再次开口给自己刷存在感的时候,已经走到二人身边的何瀚居然先说话了:“这附近路不好走,我就算告诉你们路线你们在晚上也找不到。”


 


这下可使何慕和项允超犯愁了,难不成今晚真的要露宿荒郊野岭?


 


何慕看了一眼似乎一直在注视自己的何瀚,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我们能不能在这里住宿一晚?你要是需要我们也可以按宾馆价位付给你住宿费…”不过能住的起这种地方的人应该也不需要钱吧。


 


何瀚皱了皱他好看的眉毛,似乎在思考何慕的提议。这厢项允超他俩连大气儿都不敢喘,生怕何瀚一个不高兴就把他俩扔出去。


 


“我不用你们的钱,愿意住在这里也可以,不过我这里没有晚饭。”


 


“这个不要紧,我想起车上还有些备用食物,我们一会儿拿来就行,不过你不需要吃饭吗?”


 


何瀚淡淡瞥了项允超一眼,扔下两个字“不用”就又转身上楼了,颇有让他们二人自生自灭的意味。


 


“项允超你还不感谢我!何瀚一看就是生人勿近的一个人一定是觉得我亲切才允许我们留宿的。” 


 


何慕一边帮着项允超拿所谓的备用食物——也就是方便面——一边对他吐槽。


 


这边项允超连一个白眼都懒得给他,不过何慕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刚才那一小段相处何瀚基本没有给他太多关注,这让自傲如项允超不禁产生出一丝挫败感。


 


两人抱着车上搜刮到的一些零食回到了何瀚的住处。本以为会一直被放置play的两个人有些意外的在大厅里看到了何瀚的身影——只是察觉到项允超和何慕进屋,何瀚头也没抬,仍然全神贯注的坐在沙发上看书,像是走进来的不过是两股空气一般。



鬼使神差的,项允超就想要看何瀚多一点反应,至少对他们表现的像对待两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两件会移动的物体。于是他难得对一个陌生人苦口婆心地劝道,鸡婆到自己都有些鄙夷自己,“那个你自己一个人在家还是把门锁好,这样太不安全了。”




何瀚倒是没有让他失望,居然真的抬头看了项允超一眼,眼神也终于不像原先一样审视中带点敌意。




“嗯。”似乎这第三次的打量让何瀚感到满意,他略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仅仅是一个字的肯定却让项允超打了鸡血一般,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兴奋些什么,但还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们还没有介绍,我叫项允超,那个看着超级二货的叫何慕。我跟你讲你晚上不能不吃东西,我们备用的食物还很多,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何慕虽然对二货这个评价感到不满意,但是还是认同项允超的提议,略带期盼的看着何瀚。




究竟多久没有和人打交道何瀚自己已经记不得了,时间拧成了一条锁链将他一圈一圈的困住,挣脱不开亦不想挣脱。所以早已习惯孤身一人的他在面对两个陌生访客略带期待的目光时竟然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就好像两条温润无害的可爱狗狗瞪着大眼睛向你卖萌,你却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将他们抱住还是摸摸他们的头。




好半天何瀚才轻咳了一声道:“我吃完了,不过可以陪着你们一起到饭厅。”




听到这话两人自然是高兴,且不说项允超和何慕都对这个仿佛凭空出现的豪宅的主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就光是何瀚的外表就够让两个外貌协会的人想要越发了解和亲近他一番。




席间的气氛要比项允超预想的好太多,何慕本来就是活泼的性子,而惯于逢场作戏的项允超更是练就了一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所以虽然何瀚表情仍然是冷冷的,大部分时间也是在保持沉默,但是只要两个人将问题抛给他,他也绝对会回答,不至于彻底冷场。




一场简单到都不能算作吃饭的晚餐下来竟让项允超感到异常的轻松与满足,他发现其实何瀚并不像最开始总是保持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他更像是不知道如何去与别人交流,只好突兀的将自己的语言化为最简练的形式来避免一切可能出现的尴尬与无措。




项允超觉得,这一定是他迷过的最值得的一次路。




下一篇争取让电灯泡何慕同学下线了哈

评论(11)
热度(120)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