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莫逐

多墙头;懒人一个;文笔废;吃货

古今中外怪志谈【何瀚篇】(项允超x何瀚,吸血鬼AU)

前几天开了一个怪力乱神的脑洞,奈何等等角色差别太大,一个背景写不出来,就只好‘古今中外’一起上了。。。先弄一个何瀚的现代篇试试感觉~


【何瀚篇】

卷一

如果你问项允超,他信不信吸血鬼的存在,他一定会给你一个他宁愿相信有白雪公主会拖着鱼尾巴跳脱衣舞也不会去相信什么劳什子吸血鬼的眼神,末了你没准还能获得项小少爷友情冷哼一声,作为话题至此终结的标记。

 

不过项允超要是知道有一天自己会如此打脸,还是声音响彻天地的那种,他一定不用别人动手,自己早就撸胳膊就上了——你他丫的怎么不早去相信!!!

 

事情的发生其实很简单…

 

作为何慕的死党,项允超在好哥们又一次被逼婚的时候突然兽性大发(划掉)良心发现向他伸出援手,提议两个人开车去散散心。何慕早就被家里人烦的不行,自然一口就应下了。

 

于是他俩就这样像个愣头青似得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事后俩人回忆起来都觉得一定是因为和对方愚蠢导致自己智商也降低了,要不冰雪聪明的自己怎么会做出如此二货的决定。

 

项允超一路上都在听何慕抱怨他家老头子,有时候看何慕说激动了自己也吐槽几句,十分心思只花出了一分看路,而他的车一般都是由司机在市里开,车上压根就没有导航仪…所以等到俩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他们迷路了!

 

“我说你怎么开的车阿!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连信号都没有!我告诉你阿项允超,虽然我长得漂亮但你可不准有什么非分之想,咱俩绝对不可能的!”

 

看着项允超做出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何慕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庆幸还是不爽,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态度不太好,毕竟人家也是好心带自己出来散心,就是智商出门忘了充值了。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把车放在这儿咱俩下去看看有没有人能让咱问个路什么的,至少开到附近的加油站再说。”

 

两人无奈把车开到路边一片草地上停住。说来也奇怪,往常公路上就算再怎么偏僻也会有零零散散几辆车路过,但是项允超回忆一下发现好像半个小时之前路上就只剩下自己一台车;而且虽说他很少开车出门,但是他印象中从来没有这条路存在过…项允超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叫上何慕一起沿着路边一片树林走。

 

“我说你究竟靠不靠谱阿?这究竟要往哪走…”

 

何慕话还没说完就自动噤声了——他被眼前的场景震惊的有点说不出话来。

 

他和项允超已经不知不觉穿过了那片树林,映入眼前的是一个欧式巴洛克风格的三层建筑——只是杂草丛生的院子和布满爬山虎的灰暗墙壁让人觉得这片地方荒废已久,被窗帘挡住的窗户和厚重的大门都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可即使这样仍然掩盖不了这栋房子的气势磅礴之感。想他何慕和项允超也算是富家子弟,什么豪宅别墅没见过,但眼前的建筑却让两人都略微有些怔楞。

 

“我怎么不记得咱们这儿附近有这么复古的建筑?”何慕用手肘捅了捅仍然有些失神的死党,不确定的问到。

 

“我怎么知道。”项允超没好气的给了何慕一个白眼,“我看这应该是方圆几里唯一的房子了,进去看看。”

 

“项允超你开什么玩笑!这地方一看就荒废了好久了好吗!而且你不觉得这个地方莫名其妙的多出来这么个建筑很诡异吗?!万一…万一是…”

 

“万一什么,你小子电视剧看多了脑子进水了吧。”项允超不屑地打断了何慕,“你见过荒废了的屋子里窗帘还好好挂着的吗?这地方一看就人迹罕至,周围又没有什么旅游景点,咱们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感受到被深深鄙视了的何慕只好硬着头皮跟在项允超的后面走进荒废的前院,两个人都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深色大门上,完全忽略了被疯长的杂草掩盖住的一块破碎墓碑…

 

项允超和何慕在大门处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任何起门铃作用的物件,可是敲门?这么大的屋子除非运气好赶上主人在门口趴着,否则谁也听不见吧。

 

“我说要不咱们还是走吧,这个地方总给我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怪不舒服的。” 何慕看了一眼项允超,不确定地问到。

 

项允超其实也不太想在这里多待,别的不说,这股背脊发凉的感觉他也感受到了。但是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要是贸然将车沿着原来的路线开能不能坚持到下一个城镇还不好说。他可不想黑灯瞎火的守着一个没油的车露宿道边。

 

“敲个门试试,总要确定屋里确实没有人再走。”

 

项允超打定了主意,打算破罐子破摔。

 

“叩——扣……吱呀——”

 

项允超这一拳头下去没想到门竟然自己开了。良好的家庭教育让项允超和何慕两人觉得就这么直接走进别人家里似乎有些不太礼貌,但是俩人在门口面面相觑了半天也没拿定主意下一步怎么办,项允超决定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

 

“大不了见到主人赔罪就是了,反正是他没关门在先。”项允超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和何慕一前一后挤进了建筑。

 

门外看上去荒凉无比,屋里倒是打扫的干净利落。虽然厚厚的窗帘让大厅显得昏暗无比,但是借着门外透进来的光亮两人还是将大厅扫了个大概——这是典型的宫殿式结构,中央的楼梯似乎直接通往二楼,天花板将二三层阻隔开来,头顶中央巨大的吊灯目前只起到了装饰作用,主人不在项允超和何慕两人也不敢蓦然开灯。

 

不得不说,看着整洁的室内项允超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的,一来证实他关于这里确实有人的猜测,二来他的轻微洁癖症让他忍受不了想象中的灰尘满屋的场景。不过这么大的地方总要有人来打理吧,怎么一个仆人都没见到?

 

“咳咳”项允超清了清嗓子,冲着空无一人的大厅喊着,“抱歉,请问有人吗?我们不小心路过这里却迷路了,有没有人能帮我们一下?我们问个路就走。”

 

项允超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回荡了好几圈,但是就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眼看着太阳马上就要西下,门口照进来的光线越来越暗,胆大如项允超和何慕心里也有些犯嘀咕。

 

“项允超,我看这屋子里应该是不会有人在吧,要不咱们回车里再想办法?”

 

“好…”

 

项允超的尾音还没落,就听到楼梯处传来一个清冷的男声——

 

“你们是谁?”



这篇写的略快,欢迎捉虫

评论(13)
热度(148)
©墨竹莫逐 | Powered by LOFTER